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庚子疫情见闻忧喜点滴录

2020-02-17 18:00 作者:芙蓉莘莘学子+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庚子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突临荆楚之地,数日遍及全国,人心惶惶。

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对人们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人们响应政府的号召,紧闭家门,足不出户,关注前线。疫情爆发在新年,唯一的一个新年,大家没有走亲戚,老实呆在屋子里头,没带孩子出去。孩童没有收着多多的压岁钱,也没跑出去和玩伴东西瞎窜。街头白天,也没见着三两个小孩围着耍鞭炮;半里,也少了噼里啪啦的烟花声。少了很多年味,嘴里也不念叨家里长家里短,只是轻叹着疫情。老人红帐挂床头,只盼着身处前线的孩子平安归来。

医护人员在前线英勇奋战,他们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面罩,佩着口罩。他们是医护人员,同样也是别人的丈夫、妻子、孩子、父母,也都是血肉之躯。这场无硝烟的战争,却使他们疲惫不堪,挑起沉重的担子,还要微微一笑告诉我们,他们没事。他们不能倒下,他们是十四亿人的希望,是已感染人群的救星。

短短个月,我见到了这样的悲痛:刚面世不久的婴儿,不幸被感染,都还未曾领略人事美好,都还未曾看清父母的面庞,匆匆来一趟,又匆匆离去。

我见到了这样的遗憾:女孩喜欢男孩三年,前一天被感染,躺在病床上,问男孩愿不愿意在一起,男孩同意了。第二天,女孩走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见到了这样的情:妻子是前线医护人员,二月十四号情人节那天,她的先生来找她,她们隔着玻璃亲吻。也有夫妻只靠眼神和声音认出了对方,他们也会在防护服上写上爱人的名字。他们也许在等待暖花开,也许在等待疫情结束后的亲吻。

我也见到了这样的乐趣: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也带来了许多不便。就学生而言,学校延迟返校时间,学生在家自主学习和上网课,通过网络和老师联系。学生一边庆幸不用去学校,一边烦恼在家还要抱着手机学习。截不完的图,下载不完的文件,听不完的课。他们鬼心思也多,被老师点名就干脆装卡,老师也没得法子,只好叫其他同学。还有的放着照片,或者提前录好的视频对在摄像头前。学习网站的课程,也专挑好看的老师下手,硬是让那几个老师在学习的圈子里“火”了一把。

“战争”是残酷的,黑云蒙照,但人间希望不断。

我还见到了这样的感动:在湖北和红十字募捐动员活动中,本身贫困,捡瓶子讨生计,无儿无女的老人,捐出自己本就不宽裕微薄的积蓄。

也见到了这样的帮助:一月二十八日午夜,日本政府包机赴武汉接回撤离人员,随机运去了日本政府援助武汉的医用防护服,眼镜,口罩等物资。捐助词:“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辽河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判春来。”

俄罗斯也多次捐助中国,外交部没有买热搜,第一批好几架战斗机闷声不吭来到中国,捐助了手套、防护服、消毒液等。

伊朗也倾尽全力,向中国捐助百万口罩。美国多次打压、制裁伊朗,伊朗在此经济萧条的情况下毅然帮助中国,实属令人感动!

截至2月2日中午,韩国、英国、法国、土耳其、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匈牙利、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11国和联合国儿童基会帮助中国,帮助这几万万人民。

疫情死伤人数数万计,上至花甲老人,下至满月婴儿。身边乡亲没有被感染,常置身村中,便不觉得这事与他们有关系。没有绝对的感同身受,“感同身受”这个词也很混蛋的很,但若真发生在自己或自己熟识的人身上,怕也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身处武汉的人,和从武汉回来的人,他们的心境大多也是不同的。他们可能是直接接触者,或被感染者,也可能在鬼门关看着医生和死神对抗。几个月前的自己,又怎会想到自己不久后就会和死亡搏斗呢?但是就这而言,死亡是不可违抗的,但是他们能做的就是配合医护人员,让医护人员来帮助他们。

目前,治愈人数也达万。有一治愈者,在记录本上写道:“只有更多健康的人顺利躲过了这次瘟疫,中国才有救。”“内心没有害怕,恐惧,一切的难受都是慢慢到来的,我只要一天天变得坚强挺住就可以。”恐慌是不必的,有了还让人困惑。疫情也不是绝对无望的,是可以战胜的。可偏偏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还未蔓延的时候,就是有些人喜欢瞎跑。从武汉跑上海,跑湖南,跑其他地方,不去医院。“我又没病去医院做什么。”他们也贪吃,鸡鸭鱼满足不了他们,也不想老老实实吃蔬菜,偏是爱上那野味。说着那野味,寻常人也不吃,但他们不是寻常人家,蝙蝠嚼的很有滋味。说不定他们没读过书,也不知道蝙蝠有什么病毒,只是觉得稀奇,或者觉得吃了自己可能就与众不同了。确实有些不同,死的更早,还祸害别人。也许是不满足在陆地上走,也不愿坐飞机,想长个翅膀飞一飞。

经过这次肺炎,人可能把自己的命看到更重;也有人经历了生离死别,才更懂得珍惜;也有的,这一别就是两个世界。等疫情过后,这次疫情会成为人们饭桌上的闲谈,有人或许会和亲戚朋友吹嘘自己的亲人是这次疫情的前线人员,然后他们就会有一种很厉害的眼神看着他,但其实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二零零三年七月五日,台湾地区最后一个宣布解除非典警报,全球首次非典流行宣告结束。

那么二零二零年几月几日,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会结束呢?我想,在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下,这场武汉疫情阻击战,很快就会结束。也许坏事会变成好事,让我们中国人更加团结,更有决心和毅力,战胜一切困难。

作者:唐允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iukbkqf.html

庚子疫情见闻忧喜点滴录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巴吾其仁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