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把桐油伞

2012-12-30 17:27 作者:青裳孤客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家的角落里,藏过一把桐油伞,一同藏着的,还有我的记忆

那是一把样式很老的伞,黄褐色的伞布上散发着不太好闻的桐油味,由竹条和铁丝混合制成的伞骨也显得很笨拙,至于伞把就更土气,不是非常轻盈时髦的不锈钢管,而是一根很粗壮的竹筒,整个造型既呆板又笨重。与漂亮洒脱、可以刷的一声自动打开的花折伞相比,简直是丑八怪遇到了白天鹅。

母亲认为它结实耐用,便于二十年前买了下来,给正上小学的我用。然而我却对它的样式耿耿于怀,从来就不带。一个风交加的黄昏,刚刚放学的我站在校门口房檐下,看着同学们一个个撑伞离去,孤独、寒冷、无助与恐惧正在心中翻腾时,突然发现一个小黄点正在移来,近了,又近了,原来是母亲撑着桐油伞来接我了!途中还碰到一位熟人,抱怨说她的伞花里胡哨怪漂亮,没成想扛不住这么猛的雨,才一会儿的工夫伞布都被扯开了。再看看母亲撑着的桐油伞,猛然间觉得它竟是那么的可敬可。后来我就想,在凄风冷雨的世界里,是伞为我们遮风挡雨,给我们提供了一片充满温暖、希望与力量的庇护所,一个甜蜜幸福心灵港湾。真的,我们应该感谢伞。

风雨袭来时,母亲是我的伞。几十年来,父母一直是家里的伞。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发高烧的我被误诊为脑膜炎,准备按此施治时,父母要求转往县医院。在县城幽暗曲折的街道上,父亲抱着我急匆匆奔了五六里路,虽然最终只是虚惊一场,却把父母操累不小。再结实的伞,也扛不住岁月的侵蚀。随着时光的流逝,那把桐油伞越来越破旧,终于也经不住风雨了,被静静地放置在角落里,蒙上一层层孤独的尘。

后来,我也成了家里的伞,然而总会想起那把陈旧的桐油伞,总牵挂着千里之外那双日益衰老的伞。我想,每一把伞都有自己责任、义务和使命,都应感恩曾经撑在自己头上的伞,都应更好地为亲人遮风挡雨,都应使家庭乃至社会多一些温馨与希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0258/

一把桐油伞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