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烛火

2012-06-22 22:45 作者:吴炜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月凉如水,天幕上有云浅浅浮动。

清冷的风疏疏漫漫地掠进窗台,侵入一角肌肤,我躲在床上,裹了裹被子。入秋了,虫开始蛰伏,也变得安静而沉默。翻开随身的小本,浅浅吟诵,心情如剥落了纤尘的玉石,渐渐露出一些澄澈来。

是不是该找一处静谧的地方,独自漫步,静静地思索一些解不清的绪结,怀念一些人、一些时光。想象古人也是在这样的秋夜里,伴着一豆烛光,细数秋天的脚步。

烛火,也应是属于秋天的精灵吧。银烛秋光冷画屏,冰凉的火焰,静静地吞吐着。君或是守着巴山的秋,想着何时能与知己秉烛夜谈;或是闲摆一局棋与自己对弈,听烛芯下落成花的声响;又或者怀抱难以释怀的思念,与蜡炬一同垂泪到天色亮起;也可能仅仅是执一盏灯在窗前静坐,遥望着九天的明月,感受烛焰里微凉的暖意。

多想在孤独的夜里燃起一盏伶仃的、小小的灯火,让温暖缓缓跃入指尖。只是这零星的温暖,竟也是难以祈求的。当在无数盏白炽灯下生活了许多年后,烛火渐渐成了一个久远的不可触摸的意象。我触着白色的灯管,虽然被高温灼了手,却捕捉不到久违的柔意。

但我一直记得,曾经的曾经,自己是真切地触摸过烛火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时候住在逼仄的平房里,最盼望的事情却是停电。没有电视,没有动画片,却有母亲繁多的故事夏天在院子里铺张蒲苇席子,点一根白蜡烛,耐心地引出烛油让蜡烛黏在地上;天便坐在小板凳上,抱一杯热茶,看父母映在烛光下庞大的身影摇晃着。自己总是这样呆呆地看着,黑乎乎的影子带给我太多的敬畏,孩提时的烛光始终是神秘的。

中学时常常在做题之余,咬着笔杆子祈祷,停一下电吧。当整个教学楼突然陷入黑暗时,老师就会在讲台上燃起一只蜡烛,带着我们讲笑话、唱歌。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同学们也开怀畅谈,烛光的暗影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淡淡的光芒。在有温度的烛光里,那些横亘在人与人之间的冰渐渐融化。

当我在熄灯后打开应急灯,炽烈惨白的光一瞬亮起,习惯性地抬手遮挡。开始怀念拿火柴点蜡烛的时刻,看着柔软的光缓缓燃起,照亮了一隅黑暗,橘色的烛光里仿佛伸出了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慰灯下的人。

疲惫时就燃一支蜡烛吧,在静静的烛光里触摸那久远的温暖,穿越苍凉的时光,同封尘的往事依偎,在美且凉的秋夜里,体味烛光里的温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53295/

烛火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