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这最幸运的遇见

2018-03-07 16:07 作者:Qing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死亡是拒绝一切理解的 ——题记

爷爷去世了,也许是昨天,或是前天,我不知道。

他是不幸的人,与死的不期而遇;奶奶也掺杂其中,与死的同床共枕,像是被震惊,更像是恐惧。

葬礼上我没有流泪,不是因为不悲伤,只是因为氛围压抑的不仅是精神更是肉体的眼泪。我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沿上——感知周围的一片漆黑,像是死一般的压抑。爷爷一生清苦,从小父母离婚被亲戚抚养长大,后来走过半世纪的风才终于了个家……但,不幸的人难逃不幸的结局,死的降临如期而至。

死亡何尝不是一种悲伤。一个生命的凋零,势必伴随着其它生命的苦诉,这点无需证明,这是一个年轻生命对消亡生命的同情,同情他的不幸与其生命历程,这是生命的本性。爷爷死去的那一天,家人的悲伤不可名状;但爷爷去世的面孔依然安详,解脱的是他,不解的是我。

爷爷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我按着记忆的纹路记得他告诉我经上的那句话,很模糊有很清晰,“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吧!”;只有死这个字眼才让一位老人害怕,但是安详的遗容却是从容的走向死亡。死亡不过是肉体的衰老,生物学的生命结束,但是作为人这个个体却诠释的如此深奥,几十岁的老人也许不会明白,十几岁的少年也不一定明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靠在枕头上,那句经上的话一直出现在黑暗中,忽明忽灭像残余的蜡烛的烛光漂泊在黑暗中。当“死人”的灵魂在送葬,当心灵的悲伤被照亮——我哭了,眼泪被眼眶的压力挤出。

那天,我是一个不幸的人,我遇见了死亡;但是我又幸运的看到了向死即生的希望。人类潜意识里畏惧的并非是身体的灭亡,而是对恍惚没有来过此世充满了隐忧。爷爷的那份安详想必也是参透了死亡的存在——从无中来,又要回到无中去。这一趟他走的很完美,也许不必那位史铁生差,能参透死亡的人值得敬佩。

很幸运的,我遇见了死亡没有惧怕。转眼间,这里充满着生的希望,这或许是最幸运的去世,解脱的是他,诠释的我;“死非生的对立面,而是生的一部分”。我也会如此活着,平静而不惧怕的活着,好好走完这一生。这是在爷爷的遗像的承诺,这是这次遇见最好的结局——一个幸运的人对另一位幸运人的许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143/

这最幸运的遇见的评论 (共 10 条)

  • 老党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 襄阳游子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江南风
  • 雨袂独舞
  • 木谓之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