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愿你被眷顾

2018-03-07 15:42 作者:作业本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图书馆人很少,空气自然没有温热的味道,但却显得有些刺骨的冰冷,门窗紧闭,风没吹过来。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和对面的男生不小心对视,眼神里没有笑意,也不是陌生。

今年我大四,却还在准备六级。莫名其妙的悲伤成功偷袭了我,一整天没有见过太阳,不知道谁欠了我,欠我一个结果。婷去逛街了,没有和男朋友。另两个去充军了,考研的大军。而我在考研军队的外面搭了一个自己的帐篷,看和他们不一样的树,对抗和他们不一样的敌军。陪考,对,陪考是对我最好的定义,虽然不知道陪的是谁。郭敬明的《愿风裁尘》写“你笑容里的天地,有黄昏里起风的悲伤”。但是天像是没有黄昏,风赤裸裸的刮过来大片大片的黑暗,路灯拯救了路,谁能拉我一把,不看天亮也行。

天黑前,校门口躺着一个路过的中年妇女,面前放了一个碗。我没有看见里面有没有零碎的硬币。我躲她躲得远远的,我前面的人都绕了其他的路,从她身后溜了。只有我从离她两米远的地板上走过,她驼着背一直点头的样子,像是在求我。一直看着我,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心紧紧的被刚才吸到胸口的空气堵起来,我没有给她钱,落荒而逃。去年大概空气也是这个温度的时候,一个拾荒的老人。想买两块钱的米粥,但却偏偏少了五毛,老板娘不看他,不管老人怎么央求她都假装看不见。我在旁边看不出老板娘眼里的眉目。当我把粥递给老人的时候,我又落荒而逃。隐约听见那个爷爷说要给我邹巴巴的那一块五。我怕我停下来会讨厌那个老板娘,讨厌一个人真的好累。然后我记得我再也没有去过那家店,再也没有看见过那个买粥的拾荒爷爷。愿你被眷顾,在这个冬天可以拾到一床干燥的棉被,遇到好多好多塑料瓶。遇不到我也没有关系。

两年前,见过一个在开往机场的大巴车上哭了两个小时的女孩,耳朵里塞着耳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头靠在车窗上看着湿漉漉的车窗,外面在下所有的一却都是巧合。她蜷缩在小小的座椅上十八九岁的脸上挂着刚刚淌下来的眼泪,不抽泣,不悲伤哭都哭得那么小心翼翼。好想抱住她告诉她一却都会风轻云淡。但她没有看我。沉浸在一个人的悲伤里,听着我听不到的歌,车窗外隐约的看见开满了的油菜花,风一吹就看见了菜籽油。机场的门口,她径直去了候机室。

不像是在赶时间,更像是在寻求一个回答。

她始终没有看我一眼。愿你被眷顾,再回到这里的时候,油菜花还在开,愿你看见。再看见我的时候告诉我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不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个男生从我身边跑过,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却看着他跑过远远的路。书架上的书好冷,没有灰尘。手里握着《小心轻放的光阴》我没有写英语试卷。

愿我走了以后,你会给我一个小小的,在我想你的时候,你还可以陪我一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119/

愿你被眷顾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