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地皮菜

2018-02-26 19:44 作者:老夫子(熊自洲)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地皮菜,又名地衣、地耳,雷公菌等,学名葛仙米,是真菌和藻类的结合体,一般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暗黑色,形似木耳,但比木耳小且肉薄。

天来了,几声春雷叩响,几场春过后,休眠的地皮菜萌发出新的生机,一簇簇,一窝窝,贴在地面上生长,嫩嫩的,绿绿的,稠稠的,远看,像一坨黑狗屎。

据史料记载,地皮菜具有明目、益气、利肠胃、清热解火、消除疲劳、治盲症等功效,全植物入药,春采收,可食用。

小时候,常常听老人讲过去捡地皮菜充饥的事儿,在那荒年里,地皮菜不知拯救多少劳苦大众,是大自然馈赠的宝物。那时候,家家户户捡地皮菜,附近的捡完了,他们翻山越岭,到很远很远的大山里去捡,有时遇到豺狼虎豹,把命都搭进去了,还有的饿死在山中。地皮菜捡回后,熬一锅汤,再放点盐,填饱一家人的肚皮。

老一辈人吃地皮菜,是为了充饥,我们吃地皮菜是用来作蔬菜。记忆中,每年春天蔬菜青黄不接,我和哥哥姐姐挎着竹篮,拿着脸盆或筲箕,到山间或野地里去捡,拿回家给母亲做菜吃。母亲将地皮菜洗净,放在锅里清炒。有时,母亲打个鸡蛋,热油下锅,鸡蛋成块后再和地皮菜一起烩炒,起锅后黄黑相间,闻则香气扑鼻,食则鲜嫩可口。每当吃上地皮菜炒鸡蛋,我和哥哥姐姐抢个不停,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不一会儿,就把这碗菜消灭得干干净净,滳水不剩,母亲却坐在桌子上末动筷子,看着我们吃完为止,这浓浓的母温暖了我一辈子。

地皮菜好吃,鲜嫩可口,但一定要清洗干净。捡回后摘去杂质,放在脸盆和水桶里浸泡,然后慢慢洗去泥沙。地皮菜捡多了,母亲将它晒干,放在碗柜里,招待客人,要吃的时候,跟木耳一样,用开水泡一下。地皮菜炒肉末,地皮菜炒韭菜都是上等的好菜,风味独特,令人食欲大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地皮菜是一种混搭型野菜,可以炖、煮、煲汤,还可以包饺子,做馅饼。儿时最多的吃法是清炒或凉拌,现在没有人吃了,尤其是年轻人,不知道地皮菜为何物,也不知道地皮菜能吃,更没有人关注它。

好多年没吃地皮菜了。现如今老家很少有人捡地皮菜,超市里虽有地皮菜卖,但都是经过深加工的,没有从前爽口,有时还吃出沙子来,让人倒胃口。

托腮遐想:这个春天,郊外踏青,定会众里寻它千百度——让心情与地皮菜一起笑迎春风

2018年3月28日《鄂东晚报》6版〃东坡文廊"副刊刊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1037/

地皮菜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