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摆地滩

2018-02-12 08:02 作者:素墨清风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摆地滩

南岭县屁股般大,地瘠人多企业少,难得有个就业机会,所以无业游民多。许多年轻人混成了地痞,妇女老头则混上了麻将桌,从此把自己托咐给了麻将牌,一天到晚在牌堆里醉生死。家住县城街上的上官正早就没了事做,也成了南岭县无业游民的一员。

别以为上官正平时吊儿郎当二十四个不在乎的样子,但心里有想法,从不与他(她)们一般作为。虽然没有老婆,但还有个家,有个儿子在念初中,他得为儿子着想,跟儿子维持好个家庭,这是上官正唯一活好的精神支柱和希望。

可做什么嘞?上官正在心里反复琢磨着。

摆地摊,“对,摆地摊!”上官正一拍大腿说,“老子就到街上中心广场去摆地摊。”

这倒是个好主意!摆地摊这事很适合自己这副懒散性格,无约无束早就早点迟就迟点自由自在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上官正想到的,别人也想到了,等上官正拿着地摊纸和塑料枪啊什么的儿童玩具到中心广场去摆摊,那儿早就有四五个人在摆上了。上官正站在广场边看了很久,终于选了一个别人不占的地方,弯下腰铺上地摊纸,摆上小孩子喜欢的玩具,坐等开张。

老天的脸在天里并不好看,总是愁云密布不说,还常常夹带着些纷纷扰扰的蒙蒙,特讨人嫌。不过上官正上街摆摊子,老天爷还是露出了笑脸,风赶走了乌云,太阳露出了笑脸。

摆好地摊上官正坐不住,就站着,站着无聊就东张西望。望望西边练剑的老头半天甩不开一朵剑花,就转眼朝东上望去,见一些老不老少不少的妇女跳起舞来倒是有模有样的,就多瞄了一会。他的眼睛特贼,这一瞄就发现人堆里有那么一两个身材较好的样子还蛮显年轻的女人,上官正就盯上了,一时挪不开眼睛,直到那驼背老头被一个小男孩拽着来到面前才回过神来。

“没有钱,不能买。”驼背老头对着又高又大的上官正伸着头昂着脸无奈地说,“一来就要买玩具,找点钱不容易啊。”

“就要,这枪我没玩过。”小男孩还是拽着老人的衣角不松手。

“买!买!小老子,侬松手啰,我来拿钱。”又问上官正,“几多钱一把?”

“五块!”上官正向老人一伸五个手指。

老人一边扒开小男孩的手,一面掀起衣角,从里面贴肉的内衣里掏出一卷卷得紧紧的钱,右手指在舌头尖上舔了点口水,将钱掰直后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张五块钱来递给上官正。又对着蹲在地上选枪的孙子说:“选好了吔,莫选个无用的还没玩到家就坏了吔!”

上官正晓得了,要批点别人没有的孩子们喜欢的货回来卖钱才来得快。

这摆地摊的地方说是中心广场,也就街上人这样叫。南岭县规划得乱七八糟,老街在芦花荡拥挤不堪,新街建在东边山脚下好几年了还是冷冷静静,也就中间这一块地集中点,又有好吃街在旁边伸着,所以,巴掌大的道场就慢慢地热闹起来了。

广场中间一大片被小孩占着开碰碰车,跳舞的卖糖的玩古董的则被挤到了边上,摆地摊的就围住碰碰车团了个圈,霸着几个靠近进广场的路口。

上官正今天来得早,见正门口天天摆摊的红衣女人没来,心中乐道:“她的地盘旺,就在她这里摆会儿”。东西一放就在红衣女人的地盘上摆起了自己的摊子。

上官正前头摆好摊子,后头就围上了几个小朋友,买枪的买枪,要芭比娃娃的要芭比娃娃,忙得上官正不亦乐乎。

红衣女人一连两天都没来,上官正乐得在她的地盘上直摆上了。上官正知道这地方旺,就早早地来占着,生怕来迟了被别人抢占了。

第三天约摸到了上午十点来钟,上官正正忙着,红衣女人提了一包东西不声不响地来了。等上官正忙完一阵子,抬头才发现红衣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上官正并不理会红衣女人,低头只顾卖货。

红衣女人站在旁边等了很久,还不见上官正有挪窝的意思,更不见他打声招呼说一声,就没好气地说:“大哥,这是我的地方,让开好不好?”

上官正装着没听见,依然在卖货。

“这位置是我的,让开!”红衣女人大声地对着上官正说。

买东西的见吵架了,个个象躲瘟神似的一哄而散。

“侬的?侬家里的还是侬用钱买的?”上官正阴阳怪气地反问红衣女人。

红衣女人也不示弱,上前一步抵近上官正:“我在这里摆了一年多了,是我先占的。”

“侬先占就是侬的?”上官正蔑视地回着红衣女人,“我先占着现在就是我的!”说完示威似的头往红衣女人面前一点。

红衣女人再也忍不住了,一抬脚照着上官正的地摊就是一脚,玩具飞出去老远。上官正往边上一闪,上来就要动手推红衣女人。

两个摆摊的男人见状上前制止了上官正动手。旁边女的则上前用手指指点点数落上官正,谴责男人欺辱女人,又说他不懂规矩……

在众人的谴责声中,自知理亏的上官正再也不作声,低头弯腰捡起自己的货默默地走了。

红衣女人也没有多说话,只是站在原地转过脸,一直望到上官正提着一包东西去到自己的地盘上,她才蹲下来摆自己的摊子。

上官正这几天在红衣女人的地盘上摆摊,自己的地盘也被别人占了,那人见上官正回来了,也很自觉地捡起自已的货到一边去了。

不是节假日,幼儿园和学校都不放假,摆地摊的生意差得就不是一点两点,卖小孩子喜欢的东西,没小孩来侬卖给谁?

生意淡上官正坐不住就找人聊天,这不值钱的地摊还牵着心嘞,聊天是不能走远的,侬得看住摊子啊,不然东西被人拿尽了还不知道是谁?所以,上官正只能到旁边摊位上走走站站,闲扯几句打发时间

上官正常到一起聊天的是在自己位置上摆过地摊的男人,这男人看上去要比上官正大些,红得发亮的头皮上只栽着稀稀啦啦的几根头发,还有就是青筋。

男人在一起闲聊说不出什么正经话,三句话不离“本行”,一扯就扯到了女人身上。头皮发亮的男人见上官正闲聊时不断地朝红衣女人那边望,就嬉皮笑脸地问:“哥们,看上了?”

上官正斜了他一眼说:“不是看上了,是觉得她怪怪的。”

头皮发亮的男人望着红衣女人说:“这女的能吃苦会做事,南岭县第一个在好吃街上做蒸米耙的就是她,可惜男人不成器,她白天买点钱,晚上回家就被男人拿去打牌了。比她后做蒸米粑的人现在都买了房子,她却连个店面的租钱都交不起,只好到广场上来摆地摊。”

头皮发亮的男子说了一大堆,见上官正还在认真地听着他说,就接着道:“她也是第一个到中心广场来摆摊的,莫说侬我还真得力她想到这个主意,慢慢地我们就跟着来了。”

“侬怎么晓得这么清楚?”上官正突然反问道。

“我当然清楚,她是我们北门街的,小名叫细毛女。”头皮发亮的男子以为知道别人的底细特别提劲,得意地说:“前几天没来,她是跟男人离婚去了,那男人一根针都有没给她,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儿也跟着男人,自己净身出门。”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说,“做一生,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小时候几漂亮的女孩,要是嫁个好男人护着,跟别的女人一样画着眉毛涂点香,好看得很。”

头皮发亮的男人只顾自己说的带劲,却不知道上官正去自己摊位卖东西了。

自从晓得了红衣女人细毛女的身事,上官正感到很内疚,心里有种不踏实感,像有事搁在心上让人放不下一样的。以前摆摊子上官正是不准时的,有时候早有时候迟,现在心上有事,总是早早地就来摆摊子。

本来早上买早餐,上官正走自己一边还近些,但偏偏要打细毛女身边过,好像这样心里才踏实些。

细毛女见上官正走面前过,装着不知道的样子自顾低头看摊。

上官正走到细毛女摊前停下脚步,小声试探着问:“侬也没吃吧?吃点什么我跟侬带。”

细毛女看都没看上官正,仍然只顾低头看摊子。

上官正陪着不是说:“那天是我不对,细妹子大人有大量,莫怪我无知。”

细毛女还是不说话,但抬头看了上官正一眼。

上官正见细毛女还在生气,就大声说:“再不原谅,我就哭了吔?”

细毛女见说,“卟哧”地笑出声来。上官正乘机调皮地说:“我就不相信哄不到你开心。”说完盯着细毛女的脸。

“讨厌!”细毛女瞪了上官正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上官正忙蹲下带笑带哄说:“吃点什么?哥给侬买!”

细毛女再也不好意思推辞了,就说:“跟我带四个蒸米粑来吧。”说完从兜里掏出两块钱递给上官正。

上官正忙说:“不急,不急。”人就轻轻松松地走了。

上官正买来后将蒸米耙送到看摊的细毛女手里,说:“给侬!”

细毛女接过蒸米耙又要塞钱给上官正,上官正推着说:“块把二块钱,算了算了。”说完就要走。

细毛女忙爬起身来坚持要塞钱给他,上官正不好意思,忙说:“妹子莫扯,广场上人多,看见怪不好意思的。”边说就边走开了。

后来,上官正买早餐都打细毛女面前过,每次都关心地问上一句:“妹子,跟侬带份来?”

有时送早餐给细毛女,一不小心两人的手碰到一起,细毛女抬头看了上官正一眼,脸就红了,上官正心里则暖和了一阵。

一天早上,上官正又送蒸米粑给细毛女,细毛女接过上官正手里的蒸米粑,突然对上官正说:“正哥,把侬的摊子搬到我边上来吧,侬那市口不好,生意淡。”见上官正还在犹豫,就赶紧补上一句说:“一起也好有个照应。”说完就望着上官正的脸等他回话。

上官正不敢对着眼看她,头向一边嘴上“嗯”的声就走了。

在中心广场摆地摊,平时赚不到什么钱,能挣个生活费就算不错的了,主要是靠节假日赚点孩子们的钱。

现在年轻的父母平时都忙,难得有时间陪自己的孩子玩上一趟,南岭县也没个别的去处,一放假就都带着孩子到中心广场来玩。荷包里都装上几个钱,孩子要什么都照买,年轻的父母要脸,还生怕买迟了买便宜了被人小看,所以,但凡节假日里,上官正和细毛女们都能赚个盆满缽满的。

过几天就是“五一”节长假,上官正想到了,得批些孩子们喜欢的新货回来好卖。

他将自己的想法小声跟旁边的细毛女说了,说完后又问她:“细妹子,我明天去九江批点新货,侬看要带点么?”

“那怎么好意思,尽是重脚货。”细毛女不好意思地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反正车来车去的,又不要自己驼。”上官正蛮不在乎地说,“就是不知道侬要些什么货?”

细毛女随口道:“侬批么事货我就批么事货,反正在一起卖,又不影响谁。”说完又往上官正脸上看着。

“五一”节这天,上官正和细毛女两人都来迟了些,等他俩摆好摊子,大人小孩早挤到别人的地摊上买玩具去了。上官正一看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就跟细毛女打声招声:“侬看下摊,我去去就来。”

上官正个子高,站在外面就能看到围在人群里的人在卖什么东西。

一样的枪,他买十块,还这么俏?上官正就站在那里边看边想。

有了!上官正有意识地碰了一下站在自己前面正往里挤的女人,那女人机警地回过头对着陌生的上官正脸上一望,见上官正和颜悦色,又用手暗指着细毛女的地摊,对自己一伸五个指头。

那女的也聪明,立即明白了上官正的意思,扯住往人堆里钻的小孩就奔细毛女这边来了。

上官正也随后跟了回来。

细毛女给小孩选了一把枪,女人递上五块钱给细毛女,细毛女一愣,上官正赶紧伸手接住钱,女人和小孩欢天喜地的走了。

细毛女没有说话,还在愣愣地看着上官正。就见上官正若无其实地说:“没事,看好摊子等人来买。”边说边走到自己摊位旁站着等人来买。

不一会儿那女的就带着几个男的女的还有小孩子一起来买枪,也不问价,每人选了一把枪掏了五块钱就走了。

这边人一多,其他人就都往这边涌。头一个人给钱时也递上五块钱,上官正反问那人道:“都是十块,怎么给五块?”

那人拿钱在手疑惑着说:“刚才那女的不也是给五块钱?”

上官正笑着解释道:“那是我表妹,送把枪给她小孩,她硬是塞给了我五块钱。”

旁边的同伴见了,一碰那给钱的人说:“都是十块,一样的算啦!”

下午四点多,太阳还在老高,中心广场上的人就开始散去,摆地摊的人也开始收拾摊子。

上官正和细毛女守了一会,就蹲在地上开始收拾摊子。

细毛女一边收摊子一边对上官正说:“就侬鬼点子多,一下子就招来那么多人买。”

“没法子,不然我俩的货没人问。”上官正有些无奈地说。过了一会上官正又笑嘻嘻地问细毛女,“哎,细妹子,侬卖了多少钱?”

“大概有千把块吧?”细毛女也乐着问上官正,“侬卖了多少钱?”

“差不多。”

细毛女捡完自己的摊子,见上官正还没收拾完,忙凑过来帮忙。最后一件玩具,两人都怕捡迟了,一齐伸手向那件玩具抓住,上官正稍迟了点,一不留神正好把细毛女的手逮个正着,细毛女并不缩手,只是两眼用情地看着上官正。上官正见细毛女如此痴情,索性大胆地双手抓住细毛女的手不放,两人深情地对望着……

2017.04.10.初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715/

摆地滩的评论 (共 11 条)

  • 雪
  • 大三毕业
  • 三月风
  • 白山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老党
  • 听雨轩儿
  • 紫燕之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