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儿时学画(散文)

2018-02-10 22:41 作者:素墨清风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儿时学画(散文

读梁实秋的《豆腐》,就跟自己吃一样味美。梁老先生五十年前的记忆,挑起了我要写篇散文的兴致。那我写什么呢?就写写小时候自学画画的经过吧!

其实,我并不文章,从小就喜欢画画。虽然没人教,但我执着,象现在写文章一样自己摸索悟道。不是因为理想大志什么的,就图个喜好劲儿。

我学画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的,但一直到进高中才中止。虽说没人教我画画,但画出来的画还可以。这话不是我吹的,是几个六机部分厂的上海青年夸的。后来把我画的画都贴在了墙壁上,和他摆在家里心爱的又笨又大的树菇菇一起,做了家里又一道风景。

我记得在小学读书。一天,不知是哪位聪明的小朋友发明了用捡来的香烟锡珀纸,小心撕去锡箔,将薄薄的白纸映在书本的图画上描画,非常成功。于是,呼啦一下子围了许多好奇的小朋友,抢着相互传递欣赏,并纷纷仿效。就象写文章一样,好多人写着写着就消失了,小伙伴描画也一样,描着描着尽兴了,只有我还兴味盎然地在仿效,甚至拿出自己珍藏的金贵烟盒纸与小伙伴兑换这种锡箔纸。

纸映着描图总觉得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如意,尝试挪开纸画。画根草还象,画棵树也还象,画人无论如何都不象,索性干脆画草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烟盒纸太小画不起劲,有的根本画不下。可画画不同练毛笔字,报纸啊旧书都行,画画要用白的纸,折皱了都不好用。怎么办呢?只好瞒一回母亲,偷两个鸡窝里的鲜蛋到凉亭供销社商店兑张五分钱的白纸,剩下的钱买块橡皮擦一支铅笔。白纸买回家是不能被爹看见,被他看见会问我钱从哪里来,审出来是要挨抽的。鸡蛋也不能常偷,被母亲知道虽不至于挨打,骂总是跑不掉的,逼得在家的窗台上抽屉里到处翻铜钱,拿到凉亭店里卖钱换几张白纸和些颜料。

涂上颜色的画好看多了,那怕是用指甲刮得掉的蜡笔颜料。画得好的画,玩得铁的小伙伴也会拿去欣赏,有一次被老师撞见,还夸画得好呐,我因此神气了好久。

书本上的画仿完了,就找连环画仿。连环画上都是人,而且是很多人,我没办法画,猛然想起贴在门上的门神和玻璃匾,那上面的画容易模仿。问题又来了。画门神用蜡笔涂些颜料还可以,仿玻璃匾上的画没有水彩总画不出神气来。水彩很贵,便宜的要七毛钱一盒六支,贵的一块二毛钱十二支,差不多能卖两斤肉呐,我个小屁孩,不当家的,哪来那么多钱?超支户一年到头当老子的荷包里都难得有一块整钱存着。

十一二岁能做事了,有的小朋友早晚都要砍柴做饭,我们大屋谌的童年知道挖草药挣钱。早上和下午放学后都是一会儿工夫,把书倒在桌子上,挎着空书包扛上锄头,在村庄附近田埂地坝坟墙边上到处挖。青木香、荷首乌好挖,洗洗晒干八毛的六毛一斤。队上的地坝田埂都被我们挖塌了,后来队长开会说,再发现哪家的孩子在地坝田埂上挖草药就扣大人的工分,从此小朋友再也不敢。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时间长,我们三五成群地到石峰岭和扇户口山上挖党参。

党参长在石头山上,光用锄头还不行,后来几个小伙伴邀着一起到六机部厂边上捡根大拇指粗细,两三尺长的钢筋,叫凉亭的铁匠打个一头弧形的钎子掏,方好。钢筋说捡是好听,就是趁没人时偷的。

我们都喜欢挖党参,兜回来洗了用破瓷片把表面上的皮轻轻刮掉,放在汤罐里用水煮一下,晒干可值钱呐,一块二毛钱一斤!我不喜欢挖天花粉,很深我挖不动,碰到天还发霉卖不掉。柴胡轻又不值钱也不愿挖。

小时候我们忙,挖草药卖的钱虽然自己得不到,总能藏个两毛三分的买支铅笔几本本子用,还是挺乐意做。我夹私多,我要卖毛笔买水彩画画,挖起来当然卖力,回家也从不要父母帮。一块两块的大钱小孩子是没胆量敢夹私的,爹收工进门自觉交到他手上,爹会用好听的话奖励我。

用夹私的钱买水彩颜料,画出来的画当然好看,那怕是黄黄绿绿都鲜着。

彭泽人家堂厅里挂的玻璃匾尽是亲戚送的,或做房子或做寿时的贺礼。我画画时仰着头看一眼,低下头画两笔,很累。那天趁爹妈不在家,兴冲冲地跑到柴房里搬个梯子,准备上去摘下匾放在桌子上照着画。我喜欢凤凰栖在牡丹花上的那块,不仅精致象镜子有水银,还因为牡丹富贵的气质和凤凰的美,让我有迫不及待的冲动。我把楼梯向那匾一靠,那知人小力气不够撑不住,楼梯一下子歪在了玻璃匾上。“啪哒”,玻璃掉了下来,我赶紧抱着头跑开,楼梯一斜,又砸到另一块匾。我吓哭了。这时,有个在队上开工回家送奶的妇女路过门前,听到我在家哭,连忙跑进来看看。见到家里被我捣得乱七八糟,就搭好楼梯帮我把两个木框取下来,楼梯放回柴房。走的时候还叮嘱说:“我要给孩子喂奶,没空帮你收拾,你自己扫莫割了手脚哟。”虽然捡扫得很干净,晚上还是免不了被爹爹狠抽了一顿。

做这无益的事,又累还挨打,但听到亲戚的赞誉声,看到小朋友羡慕的眼神,我从不动摇画画的思想。

上初中,一位同学知道我喜欢画画,从家里带来一本速描书籍,我如获至宝,连躲在被窝里看了个通篇,后来从中慢慢地悟出了些道理,学些笔法。到这时才知道速描画人不象,是不懂“站七坐五蹲三”这门子诀窍。

暑假,我学着六机部厂里的那些人,捧着夹子(我没钱买架子)在竹林嘴的树林里写生,当时画勾着杪末的古槐树很逼真,可惜现在槐树杪未也断了,我的画连同几十本小人书,读书时的日记,手抄推背图册一并不见了。

再后来,这些功夫在打工的生涯中帮了我。公司里出块板报写几句短文什么的我不用求人,袖子一撸伸手就成,想起来还挺庆幸当时执着的那股子劲儿。

2018.01.02.于芜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597/

儿时学画(散文)的评论 (共 13 条)

  • 大三毕业
  • 听雨轩儿
  • 草木白雪
  • 火淼
  • 鲁振中
  • 老党
  • 紫色的云
  • 雪
  • 木谓之华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青丝暮雪
    青丝暮雪 审核通过并说 这回忆够喝一壶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