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文与自然的重庆——我的山城印象

2018-02-10 02:42 作者:利祥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文与自然的重庆

——我的山城印象

小时候读过小说《红岩》,重庆让人想到的是白色恐怖和血腥风;革命者伟岸,反动派狰狞。

还有,“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尔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我所想象的是,这“渣滓洞”非常窄小,而且,这洞是建在比较陡峭的山坡上的。人要往外爬,头朝下,脚在上,浑身的血都涌向脑袋,感觉一定非常难受。我虽然没有亲自爬过,但在读小说的时候我在晚上的中经常遇到的。

读过《红岩》,又过了几年,我从平原到了深山里——这是一座面积不大的县城,父亲工作的地方——这一呆就是40多年。出门被山所挡,视野被山屏蔽,天大亮了还看不到太阳,离天黑还早着呢太阳就落下去了。刚开始那几年很不习惯,我苦闷,每天都皱着眉头,象总有什么心事似的。

后来知道了重庆也是山城。听去过的人说,重庆房子都建在山上,道路盘旋而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就想,重庆是一座大城市,那么多的人是怎样拥挤在山里的呢?我所在的这个小城是否能向重庆学习一下呢?

伦敦是英国的首都,名气很大。伦敦的别名叫“雾都”,有人把重庆称作中国的“雾都”。这样,重庆的知名度似乎一下子又被提高了许多。

天,重庆的热也是出了名的,被列为中国的“三大火炉”城市之一。

总之,重庆一直就令我神往着。从十多岁到年近花甲,这一神往就神往了几十年。

从重庆回来许久了,拖至今日,还是要谈点什么,以对得起我这几十年的神往。(利祥)

一、人文的重庆

到了重庆,渣滓洞是一定要去的。

渣滓洞是关押政治犯的,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些政治犯被关押在洞里,设置监狱的那些人把政治犯称作“渣滓”。看了介绍,方知大谬不然。渣滓洞在重庆市歌乐山麓,原是重庆郊外的一处小煤窑,因渣多煤少而得名。渣滓洞三面是山,一面是沟,位置较隐蔽。1939年,国民党军统特务逼死矿主,霸占煤窑,在此设立了监狱。

读小说《红岩》的时候,我那时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阅后,与小伙伴们侃起来,顶多又添了一个眉飞色舞的话题而已。对我印象较深的有,双枪老太婆,两臂挥枪,百发百中,让然羡慕不已,心想,要是自己也能练就这般本领,那该谁也不怕了;华子良机智,也很有趣,可;甫志高是书中最令人痛恨的一个大坏蛋,一边阅读一边担心他再出卖更多的地下党人,恨不能立马整死他;直到他被击毙,让人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至于江竹筠,被人称为 “江姐” 的,自然是好人。她丈夫的头颅被敌人砍了下来,挂在城门上示众。对于小读者来讲,那种场面想象着都很害怕。对于江姐内心的悲痛,当时的我也自然没有成人理解得那么深刻。而在少年的我的心目中,江姐应该是妈妈、阿姨辈。

真正让江姐“火”起来的兴许是歌剧《江姐》吧。惭愧的是至今我还没有看过这部歌剧。但歌曲《红梅赞》、《绣红旗》等,虽然唱不全,但也早就会哼了。“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线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绣呀么绣红旗。热泪随着针线走,与其说是悲,不如说是喜……”那旋律激昂、优美,令人振奋,经常听,经常被感动

在电视综艺节目中看到的“五代江姐”,唱功、演技自不必说,还有,当年她们都很年轻、靓丽,十足的美女,年轻的小伙子,甚或年老的太爷们都会愿意多看几眼。

这次到了重庆,看到了真正的江竹筠的照片。圆圆的、微胖的脸型,似乎刚刚描了眉、烫了发,眼睛、嘴角呈微笑状,面目和善。再看看有关介绍,这是我多少年来,第一次在有关现场近距离、细致地了解江竹筠——被杀害时,她才29岁!从照片看,从年龄看,江姐,江竹筠爱美,时尚,爽朗,大方,她的生命本该十分鲜活,她的事业也才刚刚开始。

在少年的我的脑海里,江姐是英雄,是前辈;在青年的我的眼里,江姐是是舞台形象,艺术作品;当我进入花甲之年,年龄对比一下,她去世时还不足我现在的一半,完全是我子辈的年龄。哦,原来这么年轻,甚至可以说,原来这么小!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巨大的反差,她被杀害在人生本应正在走向辉煌的年龄,身后还留下了一个没有父母的3岁多的孩子

目睹老虎凳、吊索、钢鞭等刑具,推想当年大屠杀的场景,至今都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人类对人类的摧残、灭绝,竟是如此的无情!

从最高层的统治者到那些行刑的刽子手,在家里也许是顺的孩子,体贴的丈夫,慈祥的父亲,面对自己的同类,仅仅因为政见不同,他们是怎样发出杀人的命令,怎样举起手里的屠刀的呢?从年龄上讲,这些人或许应该是我的长辈,我现在已经很难理解这样的长辈,并为曾经有这样的长辈而难过!

那时以及后来,这些人没有一个受到反人类罪的起诉,但这绝对是中华民族向民主、文明、自由、法治社会迈进史上最痛的一页,也是中华民族现代史上最沉重的一页。这是人类发展史上总要经历的一个阶段吧——我只能这样想。(利祥)

二、自然的重庆

我对自然的重庆,远比人文的重庆要轻松得多。

出了火车站,大重庆就展现在我的眼前——这哪里是山城,简直就是平原了!

看了有关资料,知道了重庆原本就处在四川盆地——四川盆地的边缘上。本文所说的重庆,仅指重庆的市区。从东北划向西南的武陵山、大娄山,距重庆尚远。

重庆的母城渝中半岛约9平方千米,三面被长江、嘉陵江切割,最低处朝天门沙嘴海拔168米,比较高处的鹅岭海拔也不过400米。道路虽然有起有伏,但就整体而言,还是一座凸起的大台子。相对于这么大的一个凸起的台子,我们的每一个人都显得过于渺小,以至于对地形起起伏伏感觉都不是非常的明显了;只是汽车时而上坡、时而下坡,还提醒着我们是行走在凹凸不平的所谓的山城中。

如果一定要说重庆是山城,那么至少可以把世界上的山城分为两类:一类是建在山坳里的,四周被崇山峻岭所包围——就像我所在的山城。一类是建在较为平坦的山顶上,四周是空旷的——就如重庆的母城渝中半岛。

我在重庆的那几天正值7月下旬,也是重庆一年中气温最高的时候,平均在26至29℃之间。这个气温比我所在的地区高了大约4℃。在空调时代,我们很难品尝到“火炉”的真正滋味,也让人殊为遗憾。不过,打开洗手间的水龙头,我们还是能够感受到重庆的不同。水管流出的凉水,我们感觉到的不是凉爽,而是温乎乎的。(利祥)

三、结束语里的未结束

20世纪前半叶,中华民国政府曾颁布《 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定重庆为战时首都。在将近8年的时间里,重庆曾为战时首都。临时政府和最高领导人不免会留下许多遗迹,供今人瞻仰。作为一座城市,这种履历的确很辉煌。但我想,还有别的一些城市,在别的一些朝代,作为战时或非战时一下定都数百年的也有。这样一想,即时处在风景优美区的总裁官邸,也让人失去了参观的动力,被挤出了行程安排之外。

末了,我还要说点自己的意见。

我在网上搜索有关重庆的资料,“市情简介”里有这样的话:重庆“旅游资源丰富,有长江三峡、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世界自然遗产武隆喀斯特和南川金佛山等壮丽景观。”我不是说这4处景观不壮丽,也不是说这4处景观的名气不足以大;我只是想在后边另加上一句,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私心吧:“重庆还有20世纪40年代行政当局对政治异见者的逮捕、虐待和屠杀的现场”。“现场”的价值在于无法复制,更在于目前国内还没有能够完全替代的。我们这个民族经常会做一些选择性的失忆,暂时还没有被失忆的“现场”就显得尤为珍贵。(利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463/

人文与自然的重庆——我的山城印象的评论 (共 8 条)

  • 春暖花开
  • 鲁振中
  • 江南风
  • 老党
  • 树情
  • 淡了红颜
  • 大三毕业
  • 清荷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