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所希望的颜真卿

2020-01-11 11:21 作者:利祥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所希望的颜真卿

序:据唐人殷亮《颜鲁公行状》载:颜真卿“……葬万年县凤栖原之先茔。”

凤栖原是西安地铁2号线靠南的一个站,万年路与东二环和万寿路平行,并处于二者之间。

我曾在万年路的一家店里吃自助饺子餐,更是多次经过凤栖原。近半年来,几乎天天看《勤礼碑》,突然感到“凤栖原”、“万年路”这些冰冷的文字不自觉地灵动起来。这就是历史的现场感?我这是在感知历史的温度?

有意思的是,我们学习古人的字,比如王羲之,却不称王羲之为先生,也不认为自己就是他的学生。也许这个问题比较复杂。

字写得好,人品也为后世所推崇的,颜真卿一定能算一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颜真卿去世已有1200多年。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距颜真卿这么近。

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有关颜真卿的文章;现在,快过年了,对这片小文略作修改,算是对一个人、一个时代的祭奠吧。

正文:

早些年,看颜真卿的楷书,那是叶圣陶先生题写封面的“中学生字帖”,觉得肥肥胖胖,中规中矩,又是放在那么个“米”字格的方框框里。字与字之间的意思互不关联,每一个字又都仿佛是一堆零部件。手捧字帖,乍看眼羡,久看瞌睡。临摹起来,仅“点”就有长点、撇点、挑点、垂点、瓜子点、竖点等等,只痛恨自己的手好象别人在指挥,无论怎样努力,都不能写出令自己满意的“点”。转而推想,一笔一画,不慌不忙,古代的人或许有的是时间。我为自己写不好找出貌似能自圆其说的理由。过后,在学习、工作中,使用的依然是多年来形成的带有自己风格的“手写体”。万不得已,拿出来见人,虽不免汗颜,但也无可如何。

年纪稍长,偶然看到了颜真卿的《祭侄文稿》,顿感赏心悦目,如果比作音乐来形容,可以说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如果比作山水,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也将为之黯然失色:此件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那种洒脱,那种酣畅,那种张扬,那种不拘一格,那种汪洋恣肆,那种率性而为,实乃书法中的诗文,书法中的豪放派,书法中的“大风歌”——长歌当哭,那种当哭的歌。

近来,当颜真卿的《祭伯父文稿》又摆上案头,联想到年轻时,还没有见到《祭侄文稿》之前,还以为颜真卿只会楷体一种写法。那是怎样的可笑呀。

有论者将《祭侄文稿》、《祭伯父文稿》、《争坐位稿》称为“三稿”。我以为,若再细分,《争坐位稿》为公文,而《祭侄文稿》、《祭伯父文稿》是家书——是阳间通往阴间的信件。“家书”大多会有些私密性,会少些官话。不过,从祭文广传于世来看,说明颜真卿并不认为有什么私人秘密,本来就可以用作宣扬。当然,就内容而言,也可以认为是以书信的形式写纪念性的文章。如在现今,拿到媒体上发表,挣点小费,也无不可。

《祭侄文稿》通篇有234字,“银青光禄夫使持节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上轻车都尉丹杨县开国侯”共为28个字,为全文的12%,说明颜真卿还是很看重这些头衔的。有人统计,在51年的宦途中,颜真卿升降累迁内外的官衔有49个。这12%的比例有些大,挤占了祭文有限的长度,虽没有妨碍后人对他笔随心走、亦真亦草、辉耀千古文章的欣赏,对用鲜血掺和泪珠哭诉的浓烈感情倒没有什么帮助。

《祭伯父文稿》全文共410字,比《祭侄文稿》的内容更加丰富,写作心情相对也比《祭侄文稿》较为平静。作者用了“圣朝哀荣”、“褒赠”、“并赠”、“二圣悯焉”、“圣恩锡类”、“尽蒙国恩”、“赐绯鱼袋”、“并蒙迁改一门之内生死哀荣”等等感恩的话语,但透过字里行间,再联系到颜真卿的一生,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人的血泪史,一个民族的血泪史。

入仕之初,宰相杨国忠及其党羽便把颜真卿当作异己加以排斥,把他调离出京,降为平原太守。安史之乱,其堂兄颜杲卿任常山郡太守,叛军进逼,太原节度史王承业拥兵不救,以至城破,颜氏一门罹难者多达30余人。乾元元年,颜真卿被御史唐旻诬劾,贬为饶州刺史。大历元年,因奏宰相元载阻塞言路,遭贬为抚州等刺史。建中四年,受宰相卢杞陷害,被遣往叛将李希烈部晓谕,为李希烈缢杀。

颜真卿的一生,可以说是古代官场正直人士的一个缩影。唐太宗李世民、魏征君臣的例子可谓凤毛麟角,这就常常被后人提起,称为“从谏如流”了,而更多的却是比干、屈原、司马迁这样的下场,或被挖心,或被放逐,或被腐刑。以魏征自比的人,也就希望当朝皇上以李世民为榜样。把美好的愿望建立在盼望“明君”的基础之上,我们的前人就是这样每天在面对着尖刀利刃在生活着。

在历代中国官方有关记录中,从周秦至明清之际2000余年的历史上,中国人口数量一直呈波浪形在1000万与6000万之间摆动。人口的骤减,除了自然灾害、瘟疫,其余多为战争。

令人痛心的是,这些战争多的是内战。

公元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的安史之乱,历时七年零二个月。让人沉思的是,中国历代政权的更迭,有时很难说历史是螺旋式的上升,甚至往往可以说是大踏步的倒退。唐代人口,公元755年有5292万,到760年减少到1699万——安史之乱使人口损失率达到了68%.刚直不阿、疾恶如仇的颜真卿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年代。

现代的人呐,实在很难想象唐代的颜真卿是怎样面对灾难的。

岳飞善诗词、会书法,文武双全,而以抗金将领载入史册。辛弃疾是军事将领、词人,而以词人闻名。颜真卿一生都在宦海中沉浮,官至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封鲁郡公,还著有诗文集,却是以他的书法极大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后来人,并且成为中国书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我所希望的颜真卿,不做官员、不做书法家也罢,即使吃得糙一点,穿得差一点,生活能舒心一点,幸福指数能高一点;尤其是在安史之乱中罹难的那颜氏一门30余人都能活到寿终正寝,过年、过节时,聚一下,聊聊天,吃个饭,喝口酒,或者写封信,祝声福,道个安——这点愿望不算高吧?

谨此祭奠颜真卿,也为在天灾、人灾中失去生命的先民们祈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ibi/vdvlbkqf.html

我所希望的颜真卿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残影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