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野荆枝

2018-01-18 17:22 作者:张升平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野荆枝

我的村庄坐落在一个叫做灵鹫的小山旁,据地方地理志介绍,这一带的小山均是属于沂蒙山的余脉,它们山势绵延低矮,山体岩石裸露。可是在它低缓的山坡上却生长着一种你翻遍了所有的生物教科书,也找不到踪影的小灌木,它就是被祖祖辈辈的村民们叫做野荆枝的小植物。

野荆枝属于多年生草本植物,尽管经过了千万年的繁衍和进化,但它仍然是保持着那种原始的蓬松草率的形状,呈现出一种低级粗俗的外表。当你走近它,它不但不能给你以视觉的愉悦,反而给你带来行走的羁绊。

野荆枝,几乎在所有人看来,它的形象都是丑陋的,它的身份都是卑微的,它的生命都是可怜的。从来就没有人认真地多看它一眼。因为它太没有价值了。它的枝条,脆弱而又短促,没法用它编筐织篓;它的叶子稀少而又有刺鼻的味道,没法用它饲养牛羊;它的花朵,细小而又隐蔽,没法用它芬芳公园和庭院。

一年四季,你远远地看去,它就是那样蓬蓬松松的一丛丛;走近再看,也还是稀稀疏疏的一株株。

在漫长地生存过程中,野荆枝经历了无数个风吹、淋、霜打、压的日子,还有更多人为的刀砍镰削、野火的焚烧,然而这些生长在巨石旁、山路边的平凡生命,竟然奇迹般繁衍和生息着,不管人们对它是多么的不满和厌恶,就那样默默无闻地生长着。它以它的顽强和坚韧,维系着生命的存在,就是从来没人待见,它也要生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生存,就是它的哲学。

这种名不见经传的生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岁月的流逝,它的枝杈虽然仍摆脱不了野生灌木的凌乱和粗俗、单调和猥琐,但是它的身材也会长地很高大,它的枝条也会长地很茂盛,像小树一般,一棵棵连成一片,很有一点气势。

也许是因为有了绿色,因为有了生机,因为有了蓬勃,秋二季,偶尔也会有翩翩的蝴蝶,驻足流连,深情地看它几眼,每到这时,荆枝就很激动,那身子就会喜悦地摇摆。

为美丽舞蹈,那是每一个生命都愿意做的事情!

俗话说:蒲公英都会有天。如果你把荆枝树只看做是自然界的一种毫无作用的摆设,那似乎也不是太公道。上帝创造万物,都赋予它们存在的意义,几乎没有一样事物是一无是处的。作为一种看着不起眼的野生植物,也有它的优点,有它不可替代的用途。

我小的时候,正好是一个物质极其匮乏的艰难时期,农户家不只是没有吃的东西,烧柴也是一个让人发愁的事情。那时,因为我的父亲是一名教师,每月都有四十斤煤炭供应,相对还好一些,其他的农家烧柴就只好自己解决了。那时满山遍野的山茅草、荆枝条,就是村民们烧柴的主要来源。茅草燃烧的快,不熬火,相对而言烧荆枝就太好了,它有干有枝,像树枝一样耐烧,所以它成了农家烧柴的首选。

是荆枝陪伴村民走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

如今农民生活条件好了,有穿有吃,原来那土里土气又有污染的地锅,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现在农妇们做饭,都烧煤气、用电饭锅,那满山的野荆枝,虽然长得还是那么茂密茁壮,但是却被村民们冷落在山坡路旁,真正成了无人问津的东西。荆枝每一年就只能那么自娱自乐地孤独地生长着,不管不顾地傻傻地快乐着,聊以自慰的是,还有草儿在它旁边荣枯,有儿在它头顶翔集。

春华秋实,这是植物的本能,野荆枝也不例外,每到它的枝叶已经生长到足以回报春天、阳光、山坡的时候,它还不满足,它还会用它那生长得象米粒大小蓝莹莹的小花,诉说对季节的感激。那微不足道的小花,当然就像它自己一样,不被人重视,没有人欣赏,但是荆枝可不管这些,它要用自己的表现来证明,它来了,它生长了,它开花了,它收获了。这就足够了。

但愿,平凡的荆枝有一天能够让从它头顶飘过的白云,多看它几眼;能让从它身边走过的脚步,再停留一会。

有时我就想,这不起眼的荆枝,多像山村里的村民,生存没人知道,蓬勃没人欣赏,死亡没人难过。但是它们还在生长,还在努力,还在尽其所能地让自己的生命辉煌。它的坚持只为告诉人们,这个世界它曾经来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6928/

野荆枝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