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初冬里的一封信

2017-11-19 16:30 作者:星光伴我飞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林森兄

近日可安好?乌龟山一别已有数年。两年前,听闻你回了欧洲,住在古城堡里。你的来信我已于上月收到,只是一直忙于生活俗事,未能及时回信,甚为抱歉,你在信中向我陈诉:自己经常陷于生活琐事,困于精神的焦虑,十分的痛苦。老实的讲,我的处境,与你颇有几分相似,你我虽分居地球的两边,远隔千山万水。但确有同病相怜之感。所以,我未必能说些阳光激励的话语,这点你恐怕要失望了,在这里,我想我们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学一学,阿q先生精神胜利的法门,得一点自欺欺人的道理,不要走进死胡同,要往开阔出想,很多事情只是我们的杞人忧天,庸人自扰罢了,天是塌不下来的,即使天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当被子盖而已。

你寄给我的书莫言的《檀香刑》我已看完,我替你买的格非的《江南三部曲》也已寄出,不知你是否收到了?看完《檀香刑》之后,我有些感想,写了几句话,现抄录如下: 风流少妇孙眉娘,抗德义士老孙丙,似傻非傻赵小甲,杀人机器老赵甲,进退两难钱知县。老叫花,朱老八,小人物,热血仗义英雄汉,檀香刑,檀香刑,末世王朝缺德刑,唱一曲猫腔调,叹一声,乱世人不如太平犬。

我现在是着实感恩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的人们,为新中国成立牺牲的烈士们。因为,如我这样平凡且性格怯弱的人,是很难苟全性命于乱世的。

你最近有看什么书吗?一年又快到头了,我忽然想看旧书了,我又重新读起周作人的散文了。周氏散文,散淡,有趣味,散淡之中又有几缕浅浅的哀而不伤的情绪。我觉得,每当临近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或者,江南的阴天,窗外下着蒙蒙的细雨,有一个平和的心境,这样一来,就最适合读周作人了。只不过,外部的气候条件是较容易达到了,内部的平和心境于我来说是不易取得的。

喔,差点忘了,我想问一问,卡夫卡先生最近怎么样了?他还是白天工作写作吗?望他保重身体,代我向他问好。前几日的一个傍晚,天快要擦黑了,我走在路上,清冷的空气,近旁小孩子的嬉笑声,路边车来车往,人来人往,这一切都是心中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微风吹过平静湖面,舒服且有些感伤,这与我以前读卡夫卡先生的小说的感觉很有几分相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时,我这边太阳快要下山了,天边红红的一大块晚霞,不知,你那里是何时间,先写到这里吧,初寒,望自珍重。

2017年11月19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816/

初冬里的一封信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