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P书记的日常剪影

2017-11-18 00:48 作者:四叶草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P书记是被一阵啾啾的鸣声吵醒,他烦躁地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可是那鸟固执地一直在耳旁叫,生生将睡意赶跑了,他才意识到这哪里是啥鬼佬子鸟哦,明明是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他的手机铃声被女儿设成鸟鸣音。

他一边伸懒腰一边打哈欠,懒洋洋地拿起手机。

是弟弟打来的,他嘟囔着打开接听键,弟弟那头话语里带着一丝讨好:“哥,我中午这边来客人了......”

他没好气地回答:“你个木卵,你自己直接过去就是了,一大早的你要吵死人呀?”

“那我签你的名字哦!”

“ 哎呀烦死人,签不签都无所谓了,他们还敢不帮我结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接完电话,P书记复又靠在床头闭目养神,他最近一直闹失眠,晚上两三点才能勉强入睡,这下好不容易睡着了,还被电话给吵醒,心里直烦这个弟弟,像个娘子人似的磨磨唧唧的。上个月他和人合伙开了个饭馆,生意挺红火的,自己单位来客自不用说直接往那安排,乡直单位那些家伙好在也机灵,够聪明够义气的,只要有客人,必定安排在那里。他奶奶的,既然官场不如意,不如自己弄点实业赚几个钱才是正道——他时常这样愤愤地想道。他这个做大哥的倒不忘惦念手足之情,开张当日就向弟弟们宣布,以后凡是需要自己做东的都到我家“食堂”来,签下我的名字就行,单位会定期去结账的。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九点一刻,索性不睡了,给行政办公室挂了个电话,随即起床。

刚洗簌完毕,办公室小周就端来一碗泥鳅泡粉。

正吃着泡粉,就听得外面一阵嘈杂声。一会乡里第一副书记Q书记急匆匆进来了,原来是陈家村新农村点的农民因为自来水一事前来上访。陈家村新农村点的自来水工程是P书记的小舅子承包的,应农户要喝山泉水的要求,工程是从大约三里外的山涧将泉水引至新农村点的农户家。不知是水管质量不达标,还是塑料水管埋得过浅,且水管所过之处没有设明显标示,农民在给桔树深施肥以及翻土耕田时,经常会“不小心”把水管弄破,十几万的工程做完通水没几天就开始三天两头停水,农户意见大得很。这不,外面熙熙攘攘的上访人员放出话来,这个问题在乡里得不到解决他们就要上县里去,县里解决不了他们上省里,总之不会罢休。

P书记脸色铁青地快步来到会议室,并让Q副书记招呼几个上访代表上会议室来。Q副书记到底没能抵挡住,一群人呼啦啦全都涌进会议室,七嘴八舌地吵得不行。P书记右手拿着手机贴在耳朵上,左手手掌向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也许是被P书记的脸色镇住,也可能是终于见到了乡里的最高领导,上访者逐渐安静下来。只听得P书记铁咬牙切齿般地冲着电话吼了一句:“马上给我滚过来!”吼完啪地合上手机。

像是川剧里表演变脸,P书记随即迅速换了一副和蔼可亲的笑脸对上访者承诺:“你们刚才也听到了,我已经给施工方打过电话了,我保证,在今天之内你们一定能用上自来水。家里也挺忙的,桔树第二遍药水打完了没?还没打完哪?那你们看,你们是不是可以先回去一边做事一边等?”上访的人群又是一阵骚动,七嘴八舌的叫嚷,在经过短暂的商议后,一个高个子站起来说:“你们说这句话也不是第一次了,哪一次不是隔个一两天又停水?我们这回要在这等着,要等到工程负责人来,到时派人轮流监工。”

P书记又马上让办公室人员给上访者一一倒上茶,并亲自下台和上访群众坐到一起,亲切地与他们聊自来水的事,聊农事、也聊家长里短,还不时说起小时候在家种田的事,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直聊得上访者满脸歉疚起来,好像刚才说要去县里省里上访那些话多么对不起这位亲民民的人民书记。这时一个头发卷曲、宽扁脸型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会议室,一踏进门槛就满脸堆上笑颜抱拳说对不起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他正是P书记的小舅子,也就是这次自来水工程的施工负责人。P书记指着他小舅子开玩笑般地对上访者说:“今天通不上自来水就捉到他杀。”上访群众脸上浮起卑谦的笑容赶紧附和:“那哪能呢那哪能呢!”

终于一大群人又呼啦啦地跟在小舅子身后走了。P书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中午林管站请客。P书记当然不让地坐在主座席位上,他的小舅子也被请为座上客。饭桌上,P书记的活跃劲又上来了,只要有他在,往往就能将酒桌上的气氛调剂得热烈异常。他脑子灵活反应快,口才也极好,若是参加辩驳赛,一般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当然,上级领导可不能算一般人滴!只要到了饭局上,P书记就成了段子手,常常是妙语连珠,把全桌人逗得哈哈大笑。又是地方上一把手,在他的地盘上作为座上宾,不自然就显出几分霸气。P书记先举起杯子提议喝一个,二两半的杯子,一仰脖子吱溜一下就浅下去一半,见一把手都一口闷掉半杯,其他人自然不敢落后。他咂咂嘴,开始对小舅子训话:“你个鸟工头,差点误了老子的大事,做的什么鸟工程,幸得老子在乡下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否则今天非出事不可!”一桌子的人赶紧附和:“是哦是哦,还是我们P书记经验丰富能力强,有几多越级上访就是因为基层处理不得当造成的。”P书记把脸转向说话的人:“噢这还真不是吹牛哈,只要发生越级上访事件,那乡里的综治工作就全盘完了哇。”小舅子右手端起杯子敬P书记,因为是一家人,说话也不用像在座的各位那样毕恭毕敬:“来咯,恰一个啦,修复自来水是没问题,不过这些维修费太贵了,杀了我我都垫不起哇!”

又是几声啾啾的鸟鸣。P书记在从裤兜里掏手机的当口就爽快地答复了小舅子:“灭(或者是为了添加些幽默感,P书记常将“没”读成“灭”)问题,只要不出事,什么都好办!”电话是P夫人打来的,无非就是叮嘱P书记保重身体少喝酒少抽烟之类的,确实,大概是因为烟酒过度吧,P书记整个人看上去瘦小焉巴,P夫人甚是担忧。P书记面露诡秘的笑并一一大声地“好,好,好!哦!哦!哦!没喝没喝”应着。挂了电话,P书记继续保持住那个诡秘的表情像是继续幽默又像是自我解嘲:“纯属妇人之见!我也就这么点小爱好,如果连喝点革命小酒吸点革命小烟的爱好都要剥夺,那我当这个卵书记还有什么劲?”众人附和着笑着。P书记在刚把手机收回裤兜里后,像是故意和P夫人作对似的,拿起桌上的中华烟抽出一根,坐在身旁的站长立马将点上火的打火机凑过去。

几杯酒下肚,P书记瘦瘦的脸上隐隐有了一圈红晕,他又一次感慨地开始骂娘:“妈的,老子早两年还有点激情有些盼头,现在你们轮一轮算一算,乡镇里还有哪个书记资历有我老?去年倒还有B乡的书记惺惺相惜,可他妈的今年也被安排进了A局,那么好的局,谁不想去呀,老子也想去呀,就老子生生被给遗忘了,我做得还有什么卵劲?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我也不怕说,现在的官场呀,我跟你们说,真他娘不是个玩意!老子还不如哪里有酒就哪里快活快活,只要确保不出事就阿弥陀佛!”

最后上的一个菜是青菜叶子醒酒汤,服务员端着一大汤钵滚烫的汤远远地就嚷嚷开来:“让一下让一下哈,烫啊!”触景生情,P书记又十分风趣地给大家讲起了那个他不记得在几多场合讲了几多遍的黄色小段子。话说某年某月某一天,也是饭桌上,也是一个热气腾腾的汤,一个递过来一个伸手接,一个没接牢一个就放手了,结果,一盆热气腾腾的汤结结实实浇在旁边坐着的一位女同志小腹部......一个简单而又悲催的故事,经过P书记的添枝加叶的加工以及夸张的语气渲染,尤其是当P书记说到“毛都肯定被烫掉”的时候,一大桌子人全都笑得稀里哗啦,一个个都像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故事似的。

所幸酒精有催眠作用,天天晚上闹失眠的P书记在中午结结实实睡了个痛快的午觉。睡到自然醒时,已是下午四时还过了几分,P书记顿觉神清气爽。一会想起昨天石头村的支书邀请他去村里吃个饭,说是村里有人弄到了“土货”——野生的蜂蛹,据说那可是大补的玩意呢。于是喊上Q副书记以及计生所年轻漂亮的女医生Z小姐一起去下乡。虽然Z小姐业务水平P书记心里有数,不过她是个爽快人,不像有些女干部扭扭捏捏抠抠索索不大气,P书记就喜欢和爽快人打交道。他常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逗Q副书记和小Z:“我迟早是调要进城的,到时我把小Z带过去,哈哈Q书记你就莫作气哈,我是不会带你过去的,谁让你多长了那么点东西呢是吧?”小Z顿时兴奋得撒娇般地回应:“你要说真的哦书记!你莫说话不算数哈。我们女人家,能调进城里是最大的愿望了!”Q副书记只大智若愚地嘿嘿憨笑。

吃过晚饭 回到乡里,P书记酒意朦胧地躺床上看电视,举着遥控器按过来按过去,正无聊间,城里一牌友打来电话三缺一,要他来救场子。他恨恨地想你个狗日的家伙,上周手气居然那么顺,你家房子的卫生间起码算是老子赞助的吧?风水轮流转,说不定今天顺气能转到老子这边来,逐夹上包喊上司机往城里方向绝尘而去。

p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642/

P书记的日常剪影的评论 (共 7 条)

  • 鲁振中
  • 漫舞洛城
  • 春暖花开
  • 火淼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王平如是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