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故乡的竹篱笆

2017-11-15 13:06 作者:小潭影月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曾经,挣脱竹篱笆的庇佑,沿着一条又长又苦的藤之路,艰难地寻找,终于有一天,找到一座不再长出袅袅炊烟的城市。几年下来,竟也习惯了这儿的喧嚣与浮躁。从此,将故乡幻化成月光下的一片竹篱笆,融化在枝疏叶柔的风姿里。

前几日,偶然读到郑板桥的“一片绿阴如洗,护竹何劳荆杞,仍将竹作笆篱,求人不如求己”。于是,关于竹篱笆的记忆刹那返青,她那浑然忘我的情怀和傲骨精神瞬间洗涤心灵。她那馥郁醇厚、沁人心脾的温暖和亲切,以诗意的笔调和散文唯美,勾勒出农人的本真、平淡、淳朴和超然。

小时候,走在村里,房前屋后,随处可见乡亲用竹子搭起的篱笆,在阳光下簇新发亮,闪着金光。

我家屋前有块空地,母亲琢磨着挖出来种菜,等蔬菜成熟后拿到集市交易,也好贴补家用。为了阻止闲游的家禽糟蹋菜地,母亲就计划着一边刨地种菜,一边砍竹搭篱笆。母亲是种菜能手,负责打理菜园。自然而然,搭篱笆这样的重体力活就由身强力壮的父亲挑了起来。

鸡叫三遍,父亲便匆匆起床,披星戴月,钻进竹林,开始忙碌起来。当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桌时,父亲便扛着一大捆竹子回来了。

晨雾中,家家户户屋顶炊烟袅绕,随着太阳的逐渐升高,慢慢消失在茫茫天宇。天宇下,父亲用力地抡起铁锤,一锤一锤,将一根根木桩砸向土地。一根、两根……无数根木桩像卫兵一样,直立在菜畦周围。待木桩都扎根大地后,父亲就用早已准备好的铁丝或草绳,用竹竿将木桩分两截连接起来,木桩便像玩“丢手绢”游戏一样,乖乖地手拉手围成了一圈。这时,父亲又请来竹条,将它们挨挨挤挤地斜插进泥土。然后,拿来锄头,一锄一锄刨来泥土,厚实地覆盖住插进土里的竹子。竹篱笆望着挥汗如的父亲,笑眯眯地在风中驻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篱笆不挑地也不挑人,你把她扎根在哪儿,她就在哪儿安家,就在那里站成风景,随遇而安。天来了,篱笆邀来了阳光雨露,邀来了和煦春风,也邀来了青葱植物。辛勤劳作的母亲在篱笆旁栽上各种瓜苗,沐浴着阳光的苗儿们争先恐后地疯长。细细的藤蔓长出了脚,沿着篱笆四处攀爬,绿油油的叶片在阳光下一闪一闪。一场春雨过后,不知是哪位画家为竹篱笆描绘了一幅五彩缤纷的画。你看,青青的藤蔓,绿绿的瓜叶,黄色的瓜花,五彩的蝴蝶……还有蔚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眼前这片万紫千红,似诗,似画,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敬佩,那是对蓬勃生命力的礼赞!

去春来,一年又一年,母亲就用瓜儿装饰着这长长的竹篱笆,也点缀着我儿时的。一户人家、一方篱笆、一缕炊烟,把庄稼人的日子渲染成清香四溢的田园诗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9354/

故乡的竹篱笆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