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昨夜西风凋碧树

2017-10-04 10:56 作者:人梦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再见到庸的时候,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庸就是当初认识的那个倜傥的庸。眼前的庸蓬头垢面、目光呆滞、邋里邋遢、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与他说话,他也不搭理,总是那一句话“不要耍弄人,不要耍弄人”。

许多年前的庸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十三岁那一年便学会了吹笛子,一首首悠扬的曲子随口而吹,就像是古时候的一位才子佳人,随便那么一折,一片叶子,一根枝条,放在他的嘴边就是一首好听的曲子。可是好景不长,在十五岁的那一年,庸的姐姐生病了,终因家里无钱医治,一朵待开放的花谢了。女儿的去世给母亲打击很大,庸的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哭瞎了双眼。这双重的打击使这个家庭上加霜,庸的父亲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轻则大孔,重则还动手打人。为了这个家,为了弟弟还能继续上学,初中还没有上完的庸被迫辍学了。

庸在上初中的时候,与邻村的一女同学相好,那女同学叫花,人长得水淋淋的,细条条的个子,浓眉大眼,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聪明可。两个人常常走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结下了感情,有好事的大婶便说他两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自从庸的家出了事,便再也没有人说这话了。

庸与花认识快一年了,他两花前月下手牵着手,庸为花吹曲,花为庸唱歌跳舞,双息双飞,就像两只蝴蝶在追逐。没有庇护的爱情总召来风,风言风语的人很快把这一情况传到了花父母的耳里,还添油加醋的说什么伤风败俗。花的父亲大怒,坚决反对他两的交往,并警告花如果再去见庸就打断了她的腿。在父母的坚决反对和强迫下,花流着眼泪离开了庸。庸是痛苦的也是无奈的,他爱花,但他深知他的家庭条件无法给花带来优越的生活,他两分手了。二年后,在父母强烈的撮合下,花嫁给了村长的儿子。村长的儿子走动豪华的车子,整天与他那些狐朋狗友吃喝玩乐,赌博,凭借着村长的那一点权力,占尽了全村的好处,许多人想巴结他,给他送礼,托他办事。

自从花嫁给了村长的儿子,庸变了,变得消沉了,整天村东村西一个人,日光着个膀子,日顶着个厚厚的被子,邋里邋遢,没吃的就回家要,不给就偷,农活也不做了。庸的父亲见了大骂,一二再再而三,庸的父亲在盛怒之下动手打了庸,庸反抗,庸的父亲追赶着打,把庸赶出了家门。自此,庸再也不回家了。

庸没了饭吃就去乞讨,老人见了他说“庸,回家吧,你娘还在等着你呢”;孩子们见了他,有人向他砸石子,有调皮的把一条蛇甩在他身上,然后,一哄而散,庸也不生气,把蛇捉了,说是烧了吃;小媳妇们遇上了他,胆小的远远的躲着,胆大的近了就开口骂他“今天又摘了谁家的桃?偷了谁家的瓜?”,庸也不申辩,傻傻的那一句话“不要耍弄人,不要耍弄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每年逢年过节,庸挨家挨户的乞讨,有的人家给一个馒头,有的人家给一点面,也有给钱的,但很少。这时候母亲就会多给庸一点,让他坐下来吃,吃完了在带走一些。母亲叫我喊他叔,说他可怜,以前像我一样幸福,如今落成这个样子了。

后来,再没有见到庸,偶尔听人提起说“庸疯了,饥饿的时候抓蛇吃,不是那种架起枝条烤熟了的吃,而是生吃,剥了皮,血淋淋的吃”。开始我不信,可是说的人多了,我才有些信,我问母亲,母亲说她也不知晓。

许多年过去了,母亲也老了,再回到那个村庄,那个村庄已不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了,虽然有几户盖了大红楼房,矗立在村子的中央,但四周散落的仍还是一些陈瓦旧房。路已不是那路,树也不是那树,风凋落了叶子。好久没有见到庸了,也没了他的消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4193/

昨夜西风凋碧树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