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误入风尘4

2017-09-13 12:36 作者:亓方文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09-04-05 21:41

天的童话十六

光走进悦的办公室,大咧咧坐下,问“为什么非要留下那个什么九公主?她到底有什么本事?莫不是你看上她了?那就把婕让给我吧?”

“别拿婕开玩笑!还问九公主有什么本事?那天是谁把你气得脸刷白的?你俩大保镖还打不过人家一个小姑娘;她的资料我都让你看了的,那还不是全部!她是自由的,有很多东西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社会关系很复杂的,涉足领域那么广,每个领域都很优秀……”

“是,我看了的,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她是能帮你开赌场?还是卖毒品?她是能打,让她带敢死执行队?”

悦被气乐了,“动动脑子吧,我的好兄弟!她的观察力记忆力,看问题的方法和角度,正是我们需要的——别不服气,就说昨天那事,那个警察进来多久了,为什么是她先发现,而且只是在屏幕上看了一眼,她指给我看的时候,我还不敢确定,他是警察吗?咱和公安局多熟啊,他们怎么会派人来,不打招呼?结果怎么样?她有她的消息渠道,她一眼就认出那是刑警,你能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不能,但那小子也够倒霉的,挨得那一顿臭揍……看以后谁还敢来我们月光会捣乱!什么新局长,我才不在乎呢。”

“呵呵,挨揍了还不能说,我们还先报了警,‘发现有人非法持有枪械’,这也是她出的主意!我注意到她有一句自言自语:活该啊你,谁让你上次那眼神看我?”

“哦?好可怕……比我都狠?”

“所以啊,我们要把她收罗进来,最起码不要让我们的对手得到!”

“可是你也知道的,她和那浩好象也有点……”

“我知道,但她做事随机性很大……浩这些日子变化很大的……我不清楚她是不是都知道呢。”

“你让她接触那些东西,如果她不和我们一条心怎么办?如果她和那边通气怎么办?”

“你以为我们不让她接触她就不知道了?你知道前几天我们的网络出现故障、遭到攻击?我怀疑这里边就有她的事呢。她是吃软不吃硬的,礼节上越恭敬,越相信她,她就越不好意思做对不起我们的事了。”

“一切都听您的,您是大哥。你说她好就好,我尽量躲远远的,还不行?”

“恩,还有件事,这几天风声紧,上头换人了,让兄弟们注意点,保持低调,别惹事!”

2009-04-06 23:41

春天的童话十七

九儿这几天很忙,有太多东西要熟悉,她只看有兴趣的东西也觉得时间不够用呢。也许是自己兴趣太广泛了?但真的熟悉过来了又觉得好无聊。

芊请她过去,到了才知道是有别人想见她,也不是外人,是云风。

风请她喝茶,说跟调酒师在一起当然不能喝酒,九儿笑了。

“听说九公主现在在月光会?悦给你了很高的职位?”

“我只做我自己感兴趣的那部分,悦很相信我。”

“那光呢?你俩好象有点过节?别让他弟兄俩为了你反目哟。”

“如果真那样,你应该高兴才对,那对你有利——没有啦,现在光很规矩。”

“恩,我听说了悦是怎么说服你的,我想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你才会回到我这边来?”

“恩?回到?”

“对,我记得你,在浩的生日晚会上,而且你早就和我们磊有生意往来。”

“切,这算什么理由……”

“悦给你的我都给你,悦没给你的我也给你。”

“恩?你要给我什么?”

“有幅画在我别墅里,叫《春天》,那只蝴蝶真漂亮……”

“啊?在你那里?!”

2009-04-07 19:34

春天的童话十八

九儿来到一扇门前,还是没有门铃,她用力拍打着,门簌簌作响,旁边出来一人,“别拍了,这几天这家是怎么了,这么不肃静……找花桐的吧?他被打住院了,一直昏迷不醒,恐怕不大好呢。”

“啊,在哪家医院?谁在陪着他?”

“在和平医院,他女朋友真不容易呢……”

九儿见到了这位真不容易的女人,看上去她很憔悴,脸色有点苍白。

“你就是娜吧,我猜你也快来了……”

“恩,真对不起,桐他……”

“不,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桐经常跟我说起你,在他嘴里你就是完美的代名词……当然我也经常看你,在我认识桐以后……去年五月我认识的他,那时候刚刚画完?那幅《春天》。”

“恩,四月里画完的。”

“桐很听你的话,你说这画不许他让别人看,只许最亲密的人看或者公开展览,他就听你的不让别人看;他也不想想,没有人看、没人知道怎么可能公开展览?”

“桐……”

“去年我认识他以后,我问他你说你是画家,那你画过什么?就那一墙的破烂?他急了才说起他画过一幅《春天》,但不能让我看,因为只能给最亲密的人……我当时还以为是他在泡我,没想到是真的。”

“恩,我那时只是说笑的,毕竟那是他的作品,他有权利处置的。”

“他可不那么想,他那么痴……我一直在嫉妒你,可惜你不知道。”

“别那么说……”

“上俩礼拜,他告诉我有人来向他打听你,他没告诉他们实话,只因为看上去那俩人不像是好人,他怕伤害到你;上周有人带文化馆的来看他的画,我那么劝他才把那幅《春天》拿出来,那人一看就要买,出的价好吓人呢。他说坚决不卖,最多就是公开展览。那人马上说那就办展览,说回去做前期准备。谁知道三天前,又来一伙,点名要那幅《春天》,桐不给,他们就动了手,把桐打得头破血流,抢了那幅还又加好几张,领头的那小年青打得最狠,最后还不解气,还要放火烧房子,因为警车快来了才走的。”

“领头那人叫什么名字?你听到了吗?”

“我听到他们叫他浩哥。”

2009-04-08 13:23

春天的童话十九

桐闭着眼静静地躺在那里,神态似乎很安详,眉头偶尔会皱一下,仿佛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在凝神思考;手指也是偶尔弯曲,像要抓住保护什么东西似的……

九儿蹲在病床前,轻拉起桐的手,就是这只手呢,流出了那么美好回忆和印象,但现在它那么无力,听凭九儿就那么牵着,不再躲闪。

春天,还会再有吗?……

九儿站起身,长舒了一口气,用力向桐点点头,又向桐女朋友努力笑笑,转身出来了。

九儿约风和浩到曼萨风情,这次是里边的一个包间里。她打开带来的笔记本,让他俩看月光会的情报部门搜集的所有关于三和帮的情报,包括各分部位置、人员配备、武器技能、以及各利润区的财政收支情况,赌场毒厂性基地,还有各种白道的生意,“简直比我们的报表还细还准!”浩咂舌说。

九儿随口介绍着光的设想,“这只是关于你们的一小部分,对于每个他认为有威胁或有价值的帮派和部门都有这么一份清单加资料;光是要把整个城市都在他眼里变得透明,他要做地下市长——呵呵,瞧那点出息,也就只想当个市长呢。”

风不说话,看着屏幕闪过的字符。

浩一声冷笑:“就是啊,做就做地下皇帝!没有远大志向做不成什么大事情的。”

“是啊,还要不择手段地冰冷凶狠,是不是?”

风一抬眉毛,因为他正好看到了屏幕上的花桐的名字。

“是啊,就像你教我的,大男人就要喝烈性酒”,然后浩就哼唱起来:

“我宁可不再那么乖

宁可去把血汗流

……”

“可惜一两个人的错误却要连累那么多弟兄,这不是忠诚的问题,而是方向的必要了……”

“恩?”风警觉地问道:“你们要下手了?”

“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快结束了……”

风嘴角一搐,但还是笑出来:“太自信了吧?现在我还没收到被攻击的消息。”

“但我已收到胜利的消息。”

风拿出手机来拨号,打不通!他急速起身开门,门刚一打开,他和浩的手机就都响个不停……

是提示有未接来电……

各分部的,各赌场的,各公司的……凡旗下的概莫能免……

当风回拨过去,却没人接……

他忽然想起外边的那几个保镖,抬头看,早没有了影子。

只有九儿还坐在笔记本前,微笑着。

2009-04-09 11:08

春天的童话二十

九儿从书房里出来,回头说句“您保重,再见。”里边回一句“问你妈好,告诉他们我记得他们的。”

九儿点点头,把门关好,转过身来,旁边沙发上坐着的于姐站起来:“谈完了?”

“恩,收下了,告诉我不要急,哦,对了,好象他已经收到一份类似的东西了,虽然他没明说。”

“恩? 那还会是谁?爸爸没应你吗?难道他也不管吗?”

“不是不管,他说要全面考虑,要等待最好的时机,他说没什么可怕的,不能急,说急了反倒做不干净。”

“那你呢,还回去吗?”

“为什么不回去?‘玩,就要懂规则;玩好,就要利用规则;全胜,就是改变和创造规则’,这就是今天学到的东西……”

“我就不能回去了,看你给我安排的这摊子事……”

“恩,你有的忙呢,钱要不够的话告诉我,再抽调给你;已经就看你大展身手呢,等那边消停了我会来看你,许还要在你手下再打工呢,到时候可别假装不认识了呀,呵呵。”

“九儿~你要小心点……听你那么一说,我才觉得,光还好点,至少在明处,那笑脸的悦更可怕呢。不如你也别回去了,就在这儿,我们一起干?”

“才不要,我是个大懒虫呢,回去做我的九公主多好呀,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

“可是……”

“安啦,大不了我就多出去走走,有空就来看看你;别担心我,我是谁呀,我怕过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41856/

误入风尘4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