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红墙白雪,要你喜欢

2020-04-20 20:14 作者:亓方文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记得看过一篇《中国式决斗》的文章,说的是“比境界”,都可以退出——结果是三个人相邻相伴过了一生——终究是一对夫妻加一个人。

就像看了好几遍仍忍不住再看的《将》。

那个万千心目中的女神啊,山山。

她宣布退出时候留信:

“或许命运安排你们很多年前便是单独的世界,不需要有人站在柴门外轻敲,也不需要有人在院外树下呼喊打扰,但我不相信命运。”

“荒原一路同行,我受益极多,长安冬日并肩而游,很是欢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夜红墙,你曾说过喜欢,我曾说过喜欢是不够的,而且最后证明确实是不够的,但至少你曾说过喜欢,我很喜欢。”

“长安城与大河国相距甚远,但不及荒原路途遥远,若真想来,若真想去,也便极近,日后你来看我,或我来看你,或他山云雾之中再见,都是人生欢愉事。”

“经历诸多事,我眼中河山已有新意,重逢那日,所书所写定然较今日更加壮阔,望你也多加努力,莫要令我失望。”

而在她临退出前,其实男主——那个信奉宁滥勿缺的宁缺,很是挣扎:

“我不能骗你,我确实很喜欢她。”

宁缺看着低着头的桑桑。说道:“你不用问我,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我小时候偷看那些大姐洗澡的时候确实说过喜欢,在红袖招里看见水珠儿陆雪我也说过喜欢,但……她不一样。我是真的很喜欢她。”

桑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沉默不语。

宁缺接着说道:“而且问过你,你也说她很好。”

桑桑抬起头来,说道:“她确实很好啊。”

宁缺说道:“但你又不喜欢。”

桑桑说道:“很好不代表我就要喜欢。”

宁缺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喜欢?”

桑桑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我不喜欢你喜欢别人。”

书房里安静了很长时间

宁缺低声说道:“但我已经对她说了喜欢。”

就像过去这些年里很多次那样,遇着真正难以抉择的问题,他总是习惯于从桑桑那里得到建议答案或者哪怕是精神上的支持,然而他忘了一件事情,这次的问题涉及到桑桑自己。

桑桑的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没有生气没有愤怒也没有哭泣,她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我饿了,要睡了,你走吧。”

饿了所以要睡,这句话说的毫无逻辑。

宁缺看着她说道:“你不在家我睡不好。”

桑桑不说话。

宁缺说道:“那我饿了谁给我煮面吃啊?”

桑桑不说话。

宁缺忽然说道:“我给你煮面吃好不好?”

桑桑还是不说话。

宁缺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我先去静一静,明天我再来接你。”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书房外走去。

桑桑走到书房门旁,看着向花圃里走去的宁缺,说道:“鸡蛋在灶房米缸里,煎的时候你少放点油。”

宁缺只能做出一个选择。

他做出了选择。

他不是渣男。

这是他那次说出的喜欢:

莫山山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回头望向他,随着这个动作,如瀑的黑色秀发自肩头滑落,白色的裙在红色的宫墙前显得格外美丽,就像先前那些飘落的雪花。

宁缺看着她漂亮的脸,紧抿若红线的唇,发现她的眼神没有丝毫飘移离散,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专注,不由莫名地紧张起来。

莫山山静静看着他,说道:“在魔宗山门里我说过我喜欢你。”

宁缺微怔,有些艰难地挤出一句话:“我记得。”

莫山山微微抬头,微圆的小脸显得格外倔犟和骄傲:“我也要你喜欢我。”

宁缺的视线穿过少女的肩头,望向夜色中的红色宫墙,然后发现没有什么好看的,然后他望向船桥下缓慢流淌的护城河,发现夜色中的河水像墨一般,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看的,所以他只好重新望着她的脸,认真说道:“这是很公平的事情。”

莫山山缓缓低头,看着裙摆前的鞋尖,声音细微说道:“那你喜欢我吗?”

…………这次宁缺真的望向了少女身后的宫墙,因为那一大片的红色宫墙已经高出了他平行的视线,占据了夜色里的绝大部分区域,可以充当一面很好的背景幕墙。

人生如题各种痴,莫山山是书痴,那么也是一道题,而且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所遇到的最难回答的一道问题,所以他需要认真地思考,并且在脑海里反复放映某些画面,以来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那片细蓝如腰的海子畔,在清晨的枝头上看见那个随风轻轻摆动的少女,还有她腰间的那抹碧蓝,然后一路同行看见她散漫而冷漠的目光,看着她漂亮的眉眼,像包子般可的小圆脸,看着她施出半道神符,看着她从空中坠落,然后再一车同行,说着那些关于书法符道的事情,直至王庭再入北荒,雪中不独行,湖畔曾烹鱼,在满山满谷的石头间蹒跚前行,他背着她她指引着他,她说过喜欢他的大黑马,喜欢他的字,然后在白骨尸堆山前临死之刻说喜欢他。

这些画面在宁缺脑海里、在他眼前的红色宫墙上快速掠过,那些他曾经触碰过的感觉,那些他曾经偶尔想过的事情,再次出现,他无法确认更多的事情,但至少有一件事情他是完全可以确认的,而且居然让一个女孩子先说出那句话,他觉得自己再把时间拖长哪怕一刹那都是不正确的。

他看着身前的山山,看着她微微颤动的疏长睫毛,肯定说道:“是喜欢的。”

告别之后三人重逢,匆匆一晤匆匆分别,分别后:

莫山山身体微僵,没有抬起头来看他,而是直接走到船桥边。她低头静静看着像墨水般的护城河,看着河里的浮冰,淡然的脸上渐渐生出微羞的笑意。

行走在瓦山小镇里的青石道上,感觉着身旁传来的温暖可靠气息,莫山山的情绪渐渐安宁下来,不再像先前那般惘然。

这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手里一直拿着个匣子,正是先前宁缺和桑桑突围时,那辆黑色马车里扔给自己的那个匣子。

她打开匣子,发现匣内的绒棉面上静静躺着一个奇怪的东西,两根直架中间是两个连在一起的圆框,框中是透明的薄片,不知是用什么做成的。

“这叫近视眼镜。”

大师兄看着她的神情,神情温和解释道:“薄片是用上好水晶研磨而成,据说可以帮助眼神不好的人视物,是小师弟请六师弟做的,费了不少功夫。”

莫山山听着这话,心头更暖,从匣中取出那事物,却不知该如何用。

君陌走在一旁,神情漠然说道:“架在鼻梁上便能用……宁缺就是做给你的,还让后山同门瞒着桑桑,不过我早就告诉桑桑那丫头了。”

莫山山微笑说道:“宁缺闲时能有些闲情,像先前那种危险时刻,他只想着逃,哪里还能记得这些事情,想来是桑桑扔给我的。”

说完这句话,她把眼镜架到鼻梁上。

她转身望去,原本有些模糊的秋山景致,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只不过这种清晰,并不真切,有些变形所以透着股虚无的味道。

远处残寺乱山,斯人不见。

此处应该有音乐:

与君相逢 寒枝露正浓

心生欢喜 一眼印永恒

湖面秋风 廊前侧影

默契借着诗与歌

托起朗朗的心声

墨池有 我从书中来

红墙白雪 岁月满苍苔

一纸便签 牵我心怀

它从没向我飘来

直到你走向城外

几番霜 几番雨

长风里的诗 咏尘世的别离

岂能忘 无声对望的你

就算天地颠倒 未动摇 我等你

一程风 一程泥

长空洒下雨 湿了迢迢归期

常眺望 隔山隔海的你

就算岁月无常 未动摇 我等你

几番霜 几番雨

长风里的诗 咏尘世的别离

岂能忘 无声对望的你

就算天地颠倒 未动摇 我等你

一程风 一程泥

长空洒下雨 湿了迢迢归期

常眺望 隔山隔海的你

就算岁月无常 未动摇 我等你

盼着有风捎去 那一句 喜欢你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fhybkqf.html

红墙白雪,要你喜欢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