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和小果园

2017-06-06 14:55 作者:薛峰孙高民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从我记事起。在我家居住的三孔土窑洞的窑背上,有一个大约1分地大小的小果园,它伴我度过难以忘怀的童年少年

小果园内有两棵较大的乔华红果树。两棵较小的的国光苹果树,果树不是很高,但树冠很大,像四把巨伞,遮盖了果园大部分空地,在苹果树的东边空地上,栽植了 5行黄花菜,大约有100余株,在苹果树底下的空闲地上,星罗密布的种植了一些羊角葱。

每年清明前后,在经过漫长严寒之后,当万木复苏,暖花开之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不起眼的羊角葱,从地面上渐渐地露出了嫩嫩的小芽,再过了几天,便快速成长,和家用筷子似的,嫩绿欲滴,成为全家人吃饭的蔬菜了,紧接着,几株苹果树也不甘寂寞,长出了绿芽,渐渐地绿叶舒展开来,价值而来的还有无数株花蕾,每株有四五朵花蕾,依次竞相开放那庞大的树冠变成了巨大的花团。远远看去,一簇簇,一团团,一阵风吹来,扑鼻的花香直透心脾,让人觉得那么舒服,那么清爽。真叫人心旷神怡,也招来了辛勤的蜜蜂和五色斑斓的漂亮蝴蝶,它们在花海中穿梭,不辞劳苦的采蜜授粉,黄花菜也同时在他那枯黄的叶子间绿芽出现,从远处望去。是整个果园显现出了春意盎然的画面。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苹果树极少,对果园的管理不像现今果园管理那么精细,既不浇水施肥打药灌溉,也不剪枝疏花疏果,完全是任其生长,就像那个时代的孩子似的,既不补课,又不需要学钢琴、美术等特长。是任其快乐成长。

到了五月份,苹果树的花落了,地上铺了细细的一层花,满树长满了翠绿的、樱桃般大小的苹果,像琉璃球,像翠玉缀满枝头,随风摇曳,婀娜多姿,若人怜,随着炎的到来,苹果树也渐渐形成葳蕤壮观的景象,像几把巨大的伞把火辣辣的阳光遮盖,减少高温下果园水分的蒸发,尽心尽力的进行光合作用,呼出氧气,吸收各种营养,使树上的果子渐渐变大。

与此同时,黄花菜也一路前行,到了8月份,开始抽薹,花蕾初现,绿油油的叶子衬托着黄灿灿的花儿,在花儿未开之际,母亲便命我拿着小篮子到果园去采摘黄亮的黄花菜,然后一部分鲜食,大部分蒸一下,在阳光下晒干,作为日常吃麻食子、馄饨等饭食之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进入九、十月,随着天气渐渐凉爽,树上的果子开始着色,渐渐地呈现出红果绿叶交相辉映的景象,这时就和几个小伙伴到果园,去偷香甜可口的纯天然苹果吃。可惜好景不长,我们全家人搭梯子把树上的的苹果一扫而光,给亲朋四邻送一些,自家留一些,再把一部分偷偷的拿到桑树坪镇街上卖掉,补贴家用。

随着天的来临,苹果树已经光秃秃的,只剩下树干和树枝,在漫长的的寒冬里,它们看似默默无闻,忍受西北寒风的肆虐,其实也是不甘寂寞,地下粗细不一的根系不知疲倦的吸取养分,为果树储蓄能量,只是在耐心的等待阳光和煦春天到来,将在来年尽情的绽放生命的精彩。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一天天渐渐长大,苹果树则一天天衰老了,在那饔飨不继的日子里,那些红苹果不时地填饱我那饥饿的肚皮,正是这些果树,使我们家有些余钱,才是我父母供我兄弟二人上到高中毕业,成为我们那个小山村的首例,也是我在1985年跳出农门,走出故乡的大山,到数千里之外地高校去求学。

多年过去了,再也无法吃到纯天然的果蔬,再也无法到那小果园去玩,田园生活离我愈来愈远,成为挥之不去的印迹,然而,小果园将在我的脑海中更加清晰明朗,伴随着我一路前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20591/

我和小果园的评论 (共 5 条)

  • 清澈的蓝
  • 心静如水
  • 倪(蔡美军)
  • 东湖聚李胤德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