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旧屋帮我藏着的童年时光

2017-03-30 18:17 作者:箭号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得闲,回旧屋那里走走看看,找找童年的旧影。真的是好久没有回去过那里,也甚是想念了。

刚刚搬家那时,我还是会很依恋地会跑回到老屋那里,因为那里藏有很多的我的欢乐时光,这些是搬不走的。慢慢到后来上学了,慢慢也就减少了回来的次数,到现在都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回来过,都不记得了,只是那些回忆怎舍忘记,那如今也该去寻寻觅觅,把追不回的的时光,再忆一遍,也很好。

旧屋架构分上屋,中屋,前屋三部分,每屋都有一个天井相隔着。上屋住着太婆,中屋住着五奶和五爷,因为五爷排行第五,所以就按排行来称呼他了,前屋是我们一家子在住着。那时候,我们家是除了有一盏电灯外,就没有任何电器了,这样的生活也不觉得会清淡到寂寥,反而到处都是乐趣。有时候我会跑到太婆的屋上面的大门口那里躲在墙角边,好奇地望着屋内的任一东西,那里的东西我都很好奇,但是我从不敢踏进过那里。我母亲说太婆年纪大,喜静,我不能去扰她,但是这个并不是我不敢走进屋里的原因,而是太婆屋里很黑,也真的很静,静得躲在旁边的我连我自己的心跳都听得见,静得太可怕,所以我对这地方总是望而却步。其实太婆的身体很硬朗,每到傍晚她都要自己提着水桶到屋前的井边打水回去,她不让人来帮她,母亲每次想去接过她手里的桶,她总是有些小生气地说这些事她是可以做得到的,让我母亲自己去忙自己的事情,她也总是能顺利把水倒进天井边她的那口水缸里。太婆的晚饭时间很早,馋嘴的我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绕过屋檐阶,跑到太婆侧屋厨房,那里因为有个侧门,光能照进来,屋里不黑,所以那里我并不害怕,静静站在门外叫一声阿太,太婆应着,也总会微笑着夹一些菜给我吃,这可不能被母亲发现了,一旦发现就会把我捉回去教训一顿,说这是个不好的习惯,要改掉,但是这个习惯我并没有因此而改掉,只是后来会偷偷地跑去,并没有被发现而已,只是这个频率是减少了。

到中屋去是次数总比到阿太的上屋去的次数要多,原因应该很明了。五奶和五爷他们一起总是在拌嘴,但总也还是一起拿起镰刀说着笑着到竹林去管理他们自己种的那片竹林。说起那片竹林,那一直是我最想去看看的地方了,但是这个地方是对我来说是个禁区,我母亲从不让我靠近那里,她告诫过我林中有条小河,曾经有发生淹过人的事故,那里还有蛇虫出没,所以是不能去那里玩的,站在屋门前就可以看到的那片竹林,只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平时在家跟着母亲去邻居家串串门,也是一种乐趣呀,假若有哪天天是不出门了,就可以跟母亲在家,听听她给我讲讲她的往事故事,还有一些像鲁迅先生听他的长妈妈讲的山海经那样的稀奇小故事,这样的故事足足可以让我有整天的好奇心去追问母亲各种各样的问题了。

屋门前是一片草坪,这是我们平时游戏开乐的一处好地方。傍晚时分才是最热闹的,因为只有等到那时邻居家的哥哥姐姐们才放学回来,我准时守候到点,听到吵闹声就知道他们回来了,得过母亲的允许方可走去他们那里,而他们总要把家里的大小事先分工做好才能一起来游戏的,所以我也只能跟在他们跟后装着也很忙碌,若有可以帮忙的就帮忙拿一下东西。每当他们说要去提水了,就知道这是家务细事的最后一道工作了,便跟在他们背后提着水桶到我家门前的那口井去,提水这重活我是干不了了,那就帮忙压水,但是哥姐们又嫌弃我力气小压不出来大的水,所以每次我都只能在旁边看着他们卖力地压,井吐出一口一口清澈的水把水桶灌满。“好,剩最后一桶水了就可以把水缸装满”,我们异口同声带有点小兴奋在喊,而最后的这桶水就可以暂时放在井边停留到游戏结束时才提回去。

我们的游戏很简单,假若是天到初秋,我们都可以玩泼水,但是这个游戏大人们一直都是很反对的,说会着凉,易感冒,偶尔玩还是可以的。天这个季节最好打发了,那时的草坪刚刚换新装,嫩绿色,小鸡在草丛捉虫,我们就可以在草丛打滚,追逐,摔跤也不会感觉疼。季就可以到草坪前那片已干了水的稻田上踢球或者选一段电视剧的武打片来分角色表演,那可以笑着玩一天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夕阳快落山,天将黑,母亲在准备我们的晚餐,这个时候其实阿太早已吃过饭,除了冬天外,她都会坐在屋旁的小巷边乘凉也好,跟来往农耕回来的人一起拉拉家常也好,她就爱坐在那里透透气。而我也没有空呀,倘若到春和秋季,那我的第一时间就是先到屋右侧的那一小块地里看看种着唯一的一棵桑葚树有没有熟了的果,到了那也不管熟不熟都会摘些大点稍稍绿转淡红的果塞进嘴里吃,好不好吃这个根本不重要,主要是心这就已经很满足了。然后就偷偷爬过短围墙,爬上屋前种着的那棵小树上坐坐摇摇,听说这棵树叫“狗牙花树”,因为它长出来的花型像狗的牙齿那样,也不知道是否真的这种树就叫这个名字,反正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见过那里有跟这种树是一样的树。摇得正开心时,这就被出来打水的五奶发现了,大喊母亲出来,最后的收场就是我被母亲拎着回屋里,并告诫着这样子的行为,我的晚饭也不能吃了,那时这样的情节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着。在这般告诫下,我只能乖乖搬个凳子坐在门前,看看蝙蝠和燕子交错飞舞,时不时有几只燕子还会飞回到我们屋里的那个燕巢稍作休息后再外出,我很好奇燕子的泥巢是怎么垒的,竟能在墙上那么安稳地连在一起。如果实在太无聊,我就可以承诺母亲说,只在屋前那块石块上坐坐,不会跑远,你一叫我就可以回来了,母亲也很宽容大量地允许了,我站在石块上面,本以为伸手可以捉住飞来的燕子,让它们也可以带着我飞起来,只是每次都是什么都没抓到,也没能飞起来过。

晚风清凉,入时可以看到萤火虫绕屋飞,屋外面蛙声虫鸣一片,菜园的瓜菜此时应该在悄无声息地长着,今天那棵桑葚树上还没熟透的桑葚果,明天应该就会熟了,依偎在母亲怀抱里,看着星星,听母亲说着北斗七星在哪里,怎么连起来才像一个斗,慢慢进入到里面继续想捉住正在飞的燕子,让它也可以把我带飞起来,飞得很高,飞得很远,飞到那片竹林看看小河的水有多深,水到底是不是清澈的,有没有小鱼在游,竹林里面的草丛是不是有蛇藏在里面,看看……

第二天醒来才发现阳光已经升起来了,穿过小木窗照在地上,在光的照射中可以看到尘土起起落落,往往第一反应就是想知道母亲是不是还在家里,大喊几声没人应,就知道她是在菜园里面浇菜摘菜了,走到大门前叫,对面菜园那边肯定会听得到母亲的回应,那便可安心自己坐在门槛边上等着母亲回来。

记忆中的童年就是这样的,没有很多玩具,没去过什么游乐园,但我有很多玩伴,我们一起草坪稻田上追逐奔跑,玩得也不亦乐乎。后来慢慢长大了一点,我们的玩乐的场所就越来越阔,可以奔跑到竹林中拣竹壳回家当柴火,趟过小河到对面的小山里面摘野果,躲猫猫时也无畏惧地躲到没人住的草房里面,屏住呼吸,假装自己可以隐形起来,任何人都看不到我,找不到我。

留在旧屋里的童年的趣事还有很多,我要留点时间慢慢去找找,怕放太久时间了,我没有忘记它,它却会忘记我了,这会惹我落得一地伤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6455/

旧屋帮我藏着的童年时光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