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吾心安处是江南

2017-01-11 14:33 作者:清欢。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楔子

景和三十七年,帝薨。

长生元年,女帝登基。

杳杳飞花,重重宫阙。御笔轻点,国相姜南,姜氏一门荣华;太傅苏陌,苏氏一族显赫。

暮色四合,宫苑冷清。红衣女子凭栏临风,俯视皇城,烟火繁华。官场沉浮,亦荣亦枯,一朝功成名达,富贵荣华,却不愿放过自己,深宫幽庭,妄自执迷。

琴声弹起,散落天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她这半生,不曾赏过东都霞色,不曾听过大漠雁鸣,不曾踏月而歌,不曾描眉如画。

昔日少年,曾许诺,风月缱绻,相携天涯。怎奈何,今朝却,分道而行。

这些年,她甘愿为囚,眷恋荣华;这些年,他踏遍江山万里,信马由缰。

里烟华,偏居一隅

我不知道我是谁,只是旁人都唤我江南,那我便是“江南”罢。我如今生活在桃花镇,在我来到这儿之前的许多事情,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我一无所知。

这个小镇很美,处处种了桃花,而我就住在北郊,桃花的深处。

我很喜欢坐在桃树上,抱着我的琴(乡人们说,我一来到这儿,身边就带着它),一年四季都喜欢。

日里,桃花开得妖冶,大朵大朵地绽放着,就像红色的霞云从天空中坠落下来,带着盛世的繁华与无尽的悲伤。我坐在树枝上,将这一切默默看着,而后谱成一首芳华。

日里,桃叶密密麻麻,树上结满了粉嫩的桃子,一个个足有拳头那般大,上一季的酝酿,这一季的收获。我坐在树枝上,将这一切默默看着,也摘几个桃子送给口渴的路人,谱成一首不言。

秋日里,叶儿随着风打转儿,悠悠地转过一圈又一圈,就这样转过了一个春夏。待叶儿落尽,秋风渐息,我坐在桃树上,将这一切默默看着,而后谱一曲肃杀。

日里,花纷纷扬扬,皑皑的白雪是是桃树的冬衣,纯洁而无暇,日光下熠熠生辉。我坐在树枝上将这一切默默看着,谱成一曲刹那。

刹那间,已是四季轮回,昔日芳华不再,默默无言,便是肃杀,刹那之间,又是芳华。

而今,正是三月,芙蓉城的细密如织,桃花镇的桃花早早地便开了,我自花期而至的那一日起,便日日抚琴。

桃林里只住着我一人,我又喜欢宿在树上,日日与清风明月,灼灼桃花作伴。

偶有过路的行人,琴声所引,七弯八绕的便进了我这儿,遥遥望着远方,疲惫而放松,目光延顺的方向,其名为“故乡”。彼时,我总望着他们的眼睛,那目光中流露的情绪叫人悲伤又欣喜。我不知道自己的故乡,桃花镇无法带给我那种难以言说的那种感觉,每一次抚琴,心中多是难以自抑的怅惘,偏又不知,怅何?惘何?

身世哉?故乡哉?也许都有,也许都不是。琴有灵,抚琴者的情绪化作指尖的宫商,绕着琴身,漫向天际,袅袅不息。

被引入桃林的多半是羁旅之客,也有二三受伤的江湖游侠,一身是血,我只得将他们挪到自己的草堂,拜托林外的人们买几副草药,以桃花的露水煎服,生死由天。

我依旧是抚着琴,在日月升沉中,在花的开落中,迎来他们,送走他们。

可近日,中总是难眠,从无噩梦的我竟夜夜困于梦境

隆冬时节,一人白发墨裳煮雪煨酒,自斟自饮,目光浅浅,看一树一树的桃花刹那间开放,刹那间凋落,兀自欣赏,不悲不喜。

红衣如火的女子执剑而立,凛然如冰霜的剑气划破苍穹,一抹白虹。

带有几分疏朗的花枝纷纷落下,一地狼藉,白雪覆盖的地上却现出殷殷血迹,是花的泪还是树的血?

转瞬之间,大地一片血红,宛如人间炼狱,好似经历过大战。而那踏在花枝之上,执剑的女子突然化作流光,转瞬间便逝去。

落花风里,静坐的那人依旧静坐,看不清眉目,只是那微晃的酒壶,泼洒出的那一滴珍酿,是他的怜惜么?

每每惊醒,枕巾微湿。夜风透过窗棂徐徐吹来,携着一律怅惘,风干了泪痕,抚平未眠人的伤痛

花看半开,赌书泼茶

这一夜,明月姣姣,繁星点点。突兀地,青石冷桥上传来马蹄声悄悄,惹乱飞

莲步轻移,轻轻推开屋门,一人白发墨裳,执扇纵马。

彼时,如墨的夜色里,你的眼前站着这样一个人,白发若雪,一袭墨裳,一柄折扇,一支玉箫,身侧是温驯的青骢马。

他的眼睛宛若深沉的苍穹,映着明月,映着星光,映着你。

断了琴弦,断了心跳,断了浮生,置身虚渺;心如三月,心如荒草,心如泥沼,红尘颠倒。

仿佛一个梦,一春一春的花季,一秋一秋的岁月,一呼一吸间,是一步一步的遥远,那人踏破软红千丈,长路萧萧,纵马而来,只为这一刻,这一眼的风华绝代,这一眼的前世今生。

缘起,咫尺;缘灭,天涯。

苔痕苍苍,夜深露重,月上纱窗,树影婆娑,灯火烟霭处,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公子缓缓向前,躬身施礼,他说,烟雨江南,幽梦一帘,那一抹琴音袅袅,竟入了他的梦,乱了他的心。

我浅笑不语,将滑落眉边的青丝撩起,望着庭树苍苍。

公子说,春花秋月,夏雨冬雪,琴声零落,弹琴人的灵魂飘荡在斜阳古道的渡口,悠悠望着远方。

公子说,风鬟三五,江南无路,他愿驾着小舟一叶,越过迢迢难度的沧海,逶迤而来,与我放舟散发,行遍天涯。

公子说,一箫一马,赏过千里烟霞,万里飞沙,却不及一琴一纱,十里桃花,黛瓦蜿蜒的小桥流水。

公子说,烟雨红尘,百代沧桑,富贵荣华,功名天下不过一盏清茶,且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公子说,烟柳画桥,朱亭小楼,青石向晚,我是江南画卷里最点睛的一笔,青山隐隐水迢迢。

月光在中宵洒下一片清凉,泪水早已湿了眼眶。你的眉色清浅,波光流转,清逸,静华。

其实,你的马蹄哒哒,早已踏破长亭短亭繁华;你的眉目如画,早已乱了我的斑驳半生;你的温柔细语,早已散了红尘纷扰,心事忧伤

其实,桃花灼灼,染尽烟霞,不及你的笑意浅浅。

其实,心如荒颜的城,在你打马而过的那一刹,便为你割地称臣。

其实,你就是我的江南,恋你白发墨裳,绝代芳华。

年华如诗,流光清浅,你是我前世今生,最美的一曲,袅娜在烟雨江南,爱如朱砂,音落成花。

我们相守在江南,赌书泼茶,访山赏花。公子无双,剑舞飞花,伴和我的一曲肃杀;水袖飞扬,浅吟低唱,在箫声的温婉悠长里。若风月怠倦,便驾长舟,煮沸江雪,与烟雨对酌。

陌上花开,春归缓缓,诗酒年华,浮世清欢。

江河萧萧,身向榆关

芙蓉镇的雨下了停,停了下,整整一季,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彼时,我不知,公子不知,世人不知。

那个曾困扰我许久的梦并未曾离去,一日一日,一夜一夜的折磨着我。梦中白发墨裳的他冷漠无情,梦中我的桃花凋落一地,梦中红衣女子的决绝离去......

当边城被破,烽火便烧进了中原,百姓流离失所,纷纷涌向京都。而这安详宁和的芙蓉城因了地理位置的险要,成了敌军进取中原,攻占京都的必经之路。

城中百姓惶惶,大户人家早已变卖了家产,前往京都;商铺也都冷冷清清,早早地便打了烊;城中的守卫一班又一班,持枪披甲,闯入民居,搜捕内线,却是一番破坏。

芙蓉城的桃花不谙世事,依旧灼灼开着。

公子收拾了行囊,放下玉萧折扇,披上战甲,手执长枪,赴那一场烽火战事。

我亦收起古琴,拿起针线,一针一针缝制冬衣,为他,为守疆卫土的将士们。

山水一程,风雪一更,凛冽的北风不懂柔情,不解风月。

茫茫旷野,西风大漠,红尘千帐灯,寒月悲笳,公子在战场上厮杀,这乱世烽火,狼烟四起铭刻着风雨飘摇的江山。

千里迢迢,传来急报!城破!

城里的妇孺们哀嚎着、哭喊着、叫骂着,恨这凶猛敌军,恨这战火连绵,恨这苍生造化!

生死茫茫,血染黄沙的枯骨散落天涯,无人拾其回家。

这几日,夜夜噩梦,原本开得热烈的桃花仿佛一夜之间凋落,散落一地,如一地鲜血,像极了梦中的情景,只是少了那么一分杀戮,更多的是悲戚,哀伤

芙蓉城的雨渐渐地停了,人们换上素缟,唱着殇歌,一座城响彻着哭声,愿那些漂泊的灵魂得以归家。

寒烟微乱,我不愿再等。暖黄的烛光,不知剪了几晚;点在门前的灯,不知亮了多久;含泪的信笺,不知写了多少。我不愿再等了,不想再等来城破的噩耗,不想再看到萧条的街市,不要再听悲恸的殇歌了。

脱下红装,剪下长发,穿着皮甲,紧握着手中的剑,奔赴有他的地方,为情,为义,我无怨无悔

一路北行,沿途的城镇静得可怕。行经之处,皆是白骨,枯树上栖着成群的乌鸦,声响惊动,哗啦啦地飞起,落下几只凌乱的羽毛。

山河在此时沉寂,战火绵延。再无烂然成锦,葳葳蕤蕤的盛世桃花;再无春花秋月、夏蝉冬雪的琴音袅袅;再无轻舟逐浪,煮酒烹茶的清浅时光。

一路行,一路风雪;一路风雪,一路行。

执枪血战,携手终老

天光乍亮,号角吹响,旌旗蔽日,浩浩荡荡的军队向前行进,

高唱着: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公子执枪立马,冲锋在前,黄沙卷起他的衣袂飘飘,歃血飞沙,策马疆场,气贯长虹,宛若地狱修罗。

敌军来势汹汹,冲乱我军阵型,欲长驱直入,直捣黄龙!我军将士奋勇争先,浴血奋战,对敌军隐隐形成合围之势!

我挥起手中的长剑,不畏血腥,不惧杀戮,抛却生死,用力的砍向敌人。

原来,我不仅会弹琴,还会剑术。

眼前是一片刀光剑影,却突然有什么东西仿佛要冲破脑袋,带着一股强大的血气,喷涌而出。

一会儿置身于杨柳花间,执一卷诗词,闲闲翻阅;一会儿身处战场,羽扇遥指千军阵,一会儿斜倚阑干,细雨飘飘,临风而立;一会儿残阳如血,立于巍巍城楼,焚香抚琴......

我似乎想起了什么,当我拼命地想要抓住那些片段时,眼前却一片血色模糊。

所有的一切在眼前消失,恍若置身黑暗,无光无影,一片虚无。

我在黑夜里前行,独自一人,走走停停。

前方似有什么声音呼唤着我,轻软温润的话语如同春风过境,缥缈空灵。

可是为何,只觉心中空落落的,似乎缺失了一块什么?

我不再前行,缓缓蹲下来,双手环抱着自己,慢慢地,一点一滴地回忆

我看到灼灼桃花,白发墨裳的公子打马而过。

我看到小桥流水,白发墨裳的公子驾舟而来。

我看到月斜西厢,白发墨裳的公子剑舞飞花。

我看到长枪破甲,白发墨裳的公子纵横疆场。

我看到血染大地,白发墨裳的公子自斟自饮。

我看到月落日升,我看到云树绕堤沙,我看到烟雨危楼的江南。

我缓缓睁开双眼,是我在江南栖居的那间草堂。

窗外,公子坐在花影垂垂里,一壶酒,与绵绵花开对酌,说不尽的风华绝代。

诸般开落,诸般离合。

流落江南前,我是当朝国相,唯一的女相;他是当朝太傅,太子之师。

我玩弄着权术,谋天逆命,极尽疏狂;权术玩弄着我,黑白颠倒,天下难饶。

机关算尽,终是败给了权术。贬谪流放,驿站被刺,流落江南。

彼时,京城飞花似雪,他本该斗酒纵马,赏花填词,却苦苦寻我至此。

我已负了当年诺言,又误韶华七年,而今,又怎能再辜负这一汪深情?

荣华也罢,富贵也罢,不过尘土黄沙,又怎敌他的眉目如画?

江山已定,盛世繁华,正可赏流光夜雪,清风明月,碧瓦飞甍。

一箫一马,一琴一纱,倾世桃花,咫尺天涯。

我盈盈起身,走至他的面前,眸光温柔,巧笑嫣然:“春深似海,桃花静美,君可愿过春风十里,看珠帘暮卷,六角朱亭,行遍江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0734/

吾心安处是江南的评论 (共 10 条)

  • 于正祥
  • 龑
  • 纤纤柳絮
  • 雪灵
  • 冰山雪莲
  • 漫舞洛城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草木白雪
  • 雪中傲梅
    雪中傲梅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祝您创作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