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绽放在足尖上的音弦

2016-07-10 19:11 作者:漫步人生  | 8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桂花香,青草碧,绿野仙踪怎描红?院里秋千院外道,游人无意佳人笑。

——题记 留影于2015年9月20日浙江西天目山

文╱漫步人生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北京的金山上…”,每当我听到这些经典优美的乐曲,如玉流心脾间淌动,会情不自禁地脉动神弦,驰思浩淼。记得读高中那年,班里为了表演《江姐》的歌剧需要编舞来陪籿,我很想成为其中的一位舞者,老师却要我演一农妇,我很不情愿,班主任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别人都不愿担当该角色,你是班干部,共青团员,你就帮老师一个忙吧。尽管我心有不甘还是答应了下来。临上台前参加演出的同学们都浓妆艳抹,我却拒绝化妆,素颜出场,但还是颇有分寸的完成了任务。

起舞弄舞影,蹁跹又一季。一次学校组织咱班同学去横沙岛参加秋收与贫下中农同住。劳动快结束时要搞一次联欢,我呀心里想着这次机会来了,便自告奋勇地要来段独舞表演。当时没有录音设备,也没有歌带,歌者理所当然由演过江姐的谢同学担任。苍穹下,月的脸庞,晶莹透亮,简易舞台下是黑压压的一片,农民朋友们正端坐在小板凳上聚精会神的朝台上观望着。伴着风轻云淡的星空,我的脚步随着《不忘阶级苦》的悠悠节奏曼舞轻扬,“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怨声…”,时而激情洋溢、嬿婉回风;时而纤姿飘摆、柔若羽翼,双手在的灯光中缓缓舒展,我的足尖循环往复的轻挪舞步。我形舒意广,志在高远,意在眼前。这月光下的黑土地啊,便是我人生最好的舞台……。那次的独舞表演自然得到了贫下中农的一片叫好声。

跳舞,小时候就喜欢,从来也没人教过。那时没有电视机,人们的文化生活很是匮乏,唯有收音机里传出的音乐声给小巷带来些许的灵动。我清楚地记得学龄前,父亲总喜欢带着我在他的朋友面前显摆:“这是我的二女儿,会唱歌还喜欢跳舞。”朦胧中只见到大人们惊讶地端详着我,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啧啧”的赞美声……。弄堂里的居民每到节庆日,便会自动组群搭台或唱或讲故事的自娱自乐。在大人们的喝彩鼓励下我毫无一点畏惧感,脸上总带着微笑地上台为大家稚嫩的童音唱歌、从容而舞。在泻银般洒下的清澈月光下,身无彩凤独翩迁,身轻似燕地摆动着小手臂,身体缓缓地扭动着,韵律感十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岁月年华如青葱,上小学了,深得老师喜欢的我,每到六一儿童节,学校里的跳舞表演是少不了的。自从得了校三好学生后,更得父亲的宠。智慧的旋律始终在我的心中荡漾着,初中时依然是班级里舞蹈表演的主角,诸如“南泥湾”、“洪湖水浪打浪”、“赞歌”、“北京的金山上”等歌声似磬韵舞姿。我生来骨骼柔软,所以舞姿轻灵,伸展双臂宛若云絮飘渺,最后总是两腿一前一后足尖伸直朝前一滑来个一字开舞步的亮相,引得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我喜欢跳舞,不同于现在流行的广场舞,而是一个人的独舞。哪管什么古典舞还是现代舞,只是“袅袅腰疑折,褰褰袖欲飞”直到现在。没有休止符号的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伴我轻轻走过了如风岁月,如水年华。现如今的我呀,音乐无时不在,生活处处是风景。从浦东陆家嘴回浦西静安家中,一路归来的途中,那路边的每一朵鲜花、每一片绿叶,仿佛都是为我而跳动着的音符。身处高楼,隐藏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每当抒情音乐声响起,如同弥漫在空气中的缕缕清风,馨香四溢,是灵性的音弦绽放在了我的足尖上,我便悠然地在宽敞的客厅里丽华翘袖,翩翩起舞,柔柔地摆动着腰肢,慢慢舒展,脚尖在平滑的地板上旋转。此时此刻的我呀,宛如白兰绽放,兰叶飞舞。

看我的人生,在这浅浅的平淡里,生活就是舞台,那清婉舒缓的旋律,浸入到心灵深处,舞出纯情寂静的灵魂。那一刻忘却尘世的烦恼,摈弃凡间的喧嚣,任诗的足尖、绽放着明澈境界,湛然而现的音弦,伴着风轻云淡的蓝天,尽情地舞蹈,感受大自然共同的脉搏与呼吸。我转,世界亦转,我美,世界亦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51255/

绽放在足尖上的音弦的评论 (共 8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