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nāmóēmítuófó]

2016-05-16 08:02 作者:上善若水任方圆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世上没有什么命中注定,人们口中的命中注定不外乎你过去或当下有意无意的选择。

我有一个特殊的本领,思绪随时可以随着日月交替季节轮回而飘忽飞扬。所以,如果哪天,走在大街上看见一位大师在梧桐树下矗立着,拿着一串佛珠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耀耀生辉。请不要以档你路的缘由上去就是一脚。因为,我保证他会立即褪下那层圣洁的袈裟,当街如泼妇似的叫嚣:“你丫的,傻逼东西,找抽呢是吗?”然后不追满你三条街道不罢休。

最近遇着一孩子,对我文青式的多愁善感甚是不满,常常赠我以各种心灵鸡汤:

(1) 忽晴忽的江湖,愿你有为马,随处可栖~

(2) 不要那么孤独,请相信这个世界真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3) 愿你我带着最微薄的行和丰盛的自己在世界流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4) 候不飞,是因为它早已√ ̄温暖无力~

耐不住小姑娘长长久久的软磨硬泡和各种波浪号与根号的轰炸,在假装学习没时间。真的哭穷没路费之际,带着满满的委屈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有有有!”说实话,隔着1172公里,我仿佛看见她忙手忙脚地准备爆米花与可乐,似乎打算做一次长时间的抗战,不把我这些年积累的故事一股脑地榨干净不罢休。甚至,我听到她没心没肺的大笑。

估摸着她也准备得差不多,正襟危坐之际,我顿了一会,叹口气道:“小姑娘,今个天色不早,大叔身体不好,不能和你们年轻人那样熬,我先歇着,欲知后事,下回吧!”正当我得意之际,世道轮回,报应不爽,满屏幕的“卧槽”飘得我眼睛生疼,万万没想到,两个大写的卧槽也能讹走我的一个故事、一本书外加十五块钱的邮费。卧槽,我的故事,我的书,我的钱……

阿弥陀佛,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段过往,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一段薄凉抑或温暖的刻骨铭心。下面,我要讲述的故事不诉温暖不诉离殇,只讲缘。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份。

(一) 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净土

故事发生在古城,那时候,父亲上午刚送我来这里读大学,细细嘱咐一番下午便驱车回去了。初入荆州,映入眼帘的是在风雨里飘摇了1700多年的古城墙,几百年的古巷,几百年的青砖,几百年的月亮

古城在长江中下游平原,四季还算分明,只是二季显得格外漫长。夏天一过,连绵的秋雨便刷刷地下,城市一直笼罩在阴冷的水雾中,清冷的街上也只有到了饭点才有一丝喧嚣,片刻功夫便重新安静了。而打惊蛰起,古城在第一场雷后,往往会多上一丝好闻的味道。护城河两旁鹅黄嫩绿,姹紫嫣红,不知名的小鸟在图书馆旁的树上发出欢快的啁啾,东边的太阳正顺着爬山虎的脚印吃力地向天上爬上。

此刻,立夏已足足十日,只是时令还未到小满,却有人早早穿上短袖,要数最养眼的还得是图书馆里着白绿大花长裙、绑着马尾辫、穿着纯色白布鞋的姑娘。

小美女,宜昌人,符合我脑子里有关江南水乡女子的一些美好的特点。鹅蛋脸,身材高挑,温婉柔和说起话来软软糯糯带着三分娃娃音,长发通常是随意披着或扎成麻花辫。好像她跳出了中华传统文化中“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观念,在我看来她哪里都是极好的,除了本应长在x前的肉长到了脸上……。

我知道,哪天她看到这篇文章,无论当时在干嘛,一定会握紧拳头,大叫一声:“王八蛋,下次见面老娘不抽死你。”然后吃掉手里粉碎的薯片或者酸梅,各位文友,自行脑补(画面太美,我简直不敢写)。

她原名小美女,一般人都叫她zmm,世界上大抵也只有我乐此不疲的唤着她这特殊的别号,多次被暴力非暴力纠正无果,也只好由着我这么叫着。

第一次见她是在某个午后,只隔着远远的望着她,那时候特胆小,远远见着便远远的望着,有时候看入了迷待她走近跟前了,才想起仓皇逃窜,虽然怂得让人发指,却也乐此不疲。上聊得火热,现实里却不敢见面。

偶尔会给她买些小礼物写写信件,却往往苦于不知怎么送到她跟前。那时候,宿舍离自习室只有四百米不到,眼看快走到教室了。暗暗偷喜于当年的机敏,灵机一动便走到奶茶店,买了奶茶不拿走,还对着做兼职的小姑娘微微一笑递过去一包东西。小姑娘当时就愣住了,眨巴着眼睛不知所云。听清我的来意后,只傻头傻脑龇着牙冲我笑:“哥,你放着吧,我帮你给她,对了你要不要那姑娘电话啊,我帮你问问?”吓得我赶紧逃了出去,万万没想到,这个奶茶店倒成了我们私信联络的重要据点,现在想起,倒也十分浪漫。

要说这世上什么东西最壮胆?

“酒酒酒!”重要的事我得说三遍,记得我是喝完酒才给她发了一条长长的讯息:“xxx,我告诉你,我喜欢你,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具体内容你们脑补!)出奇的是,我没有被拉黑,没有被删除,没有被打死。至于后来,她还和我见了面(嗯,面对面那种,顺带着喝奶茶散步那种)。

那时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九点以后,二教门口,其实真正见面也没想象中那么尴尬。这里我得感激两个行业的人,第一是这么些年来教我的老师,是你们告诉我哈雷彗星公转周期,是你们告诉我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公式,是你们告诉我柯西不等式和拉格朗日中值定理,让我可以无限侃大山,和人聊得晕晕乎乎。第二我得感谢古城爱开飞车的司机们,不是你们吓到她,她也不会蹬蹬蹬跑过来就紧紧挽着我的手。再次感谢~

(二)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可能那时候,不贪,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

自此以后,我们俩常常会在校园闲逛,那时候没有电影院,没有高档餐厅。只有横横竖竖的小巷,方方正正的空地。现在想来,人和人之间单纯到只谈星星谈月亮,只谈诗词歌赋和人生理想是多么不易。

常常是我赠于她一杯奶茶,她回赠两个苹果。我赠于她四叶草一片,她赠于幸运符一枚。未谈情却处处是深情,大抵不同于爱情

只是感情这东西,纵然相恋情深似海,纵然誓言沧海桑田,经年后,谁也不是谁的等待永远成了别离,一切成了过去。大概是因为我的太过自我,在这段年华里遇着了一见倾心的人,但不敢面对内心深处的我,不敢坦然面对心里最真挚的情意。

时间转眼到了第二年的小暑,你整装出发去了东校区,校车走时,我没送你,只远远看着。如我第一次见你那般,只消写一句话:“红尘邂逅,相思缱绻,为谁饮尽孤独,为谁书写寂寞,情到深处不怨尤!”

后来,你来还书,绕学校三大圈在情人湖将你寻觅到。你依旧温润如玉,奈何岁月将我做了包浆,竟多了许多顾虑,少了些许张狂。你我坐了一盏茶的时间,便相互告别,离席而去。自此,再未相见。

后来,我找到了一位很爱我的女生

也许爱情对我来说,就是个美丽的童话,华丽登场,凄美落幕,谁为谁伤都不必细追究。情感最经不住的便是岁月的消磨,若是有情,一生相伴,若是无缘,分道扬镳。无论是刻骨铭心还是轻描淡写,只惟愿心中常存的是那一份相遇的美好,相伴的温暖。

(三) 着相修行百千劫,无相修行刹那间,若能万法尽舍却,顿悟入道须臾间

不觉间,又到了惊蛰时分,这是我来古城的第三个年头了。春来了,长江平原再一次展现了它的活力与生机。天边的雨云与城外蓝色的雾气熔接在一起,翻腾涌动,生机盎然。护城河两旁依旧是鹅黄嫩绿,姹紫嫣红,不知名的小鸟还在图书馆旁的树上发出欢快的啁啾,东边的太阳也正顺着爬山虎的脚印吃力地向天上爬上。

这是她搬走的第二年,校园里新来的姑娘们又开始穿长裙绑马尾,而我却愈发内敛。手里拿着的早已不再是奶茶,去得最多的早已不是校园的角角落落。时间无疑展示了它强大的愈合与包容能力,此刻,我手拿佛珠,背着书包,在阅览室敲打着昨日的故事,看着书,准备着来日的一场场面试考试。

偶尔下楼一个人随处走走,偶尔默念[nā mó ē mí tuó fó](南无阿弥佗佛)。

这一生,无非就是一场旅行,一路邂逅,一路擦肩,弯腰拾起,转身遗忘。谁是谁的旧相识,谁又是谁的命中缘?我无法预知,相遇时彼此珍惜,有一天成为陌路也会心存感激。感谢生命里走过的每一个人,或许在无意中我们都变得慢慢生疏,遥远,甚至不记得彼此,但还是感激曾经留下过的美好和温暖。不知道谁会陪我走到到最后,谁会给我一份永恒的情感,我会用一生追寻。就像一场修行罢了,经历一次次劫难,品尝无数的辛酸,心在沉沉浮浮中净化,情在颠沛流离中完善。

光阴的某些故事,终会将一个人历练的不惊不扰,不紧不慢,学会了将心事悉数隐藏,学会了安静和独处。

(四)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一直很想写篇文章来纪念这一路的点滴,可当提起笔又愈发觉得笔尖清浅,也许有太多感慨弥漫于心间,有太多铭记需要用心描绘。

便记此文,聊表慰藉。

感谢文友:常文宇 送你一段缘分: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因缘生灭法,佛说皆是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8816/

[nāmóēmítuófó]的评论 (共 7 条)

  • 生如夏花
  • 雪灵
  • 歪才(卢凤山)
  • 云施
  • 心静如水
  • 成飞烟
  • 白草诗人
    白草诗人 审核通过并说 好作,有血有肉,声韵俱佳。顶一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