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关于死亡的谈话

2016-04-25 08:36 作者:Randy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会很痛吗?我这样问着医生。麻醉师娴熟的操作着,我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动作,偶尔听到器械相互撞击的声音,还有冰冷的回声。他没有回答我,直到我的背部感觉到一阵的痉挛。我不禁回头,他又迅速的将我的头转回。眼角的余光中,看到了那是一只长长的金属管,缓慢的刺进我的身体,我的感觉在消失,随着时间的流逝。神经的麻痹让我无法感知到我的身体,只看到他们机械的将一根根针头探进我的皮肤。我想,就这样睡过去吧。

她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护士,专业而认真。前一天的晚上,我问她,人的最后一刻,会很痛吗?她愕然,不知我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显然是被我惊住了。隔壁的床位是一个阳光少年,激情且张扬,睁大了双眼看着我。她一边收拾,一边在想着什么。关于死亡,有太多的不能言语。她叹了口气,缓缓的说,我看惯了生死之间,看惯了人对生活的渴望。人在留恋中不愿放手,想带走些什么。生活的一幕幕重复的出现在眼前,转瞬间又消逝,没有了生气的眼睛是那样的可怖。我转回身躺下,不再说什么。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的眼睛只能仰望着天花板。习惯了直立行走的人,忽然转换了视角,才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同。没有谁能左右世界,没有谁能控制未来,你走或留,可能只是别人眼中一片或绿或枯萎的树叶。高楼不再是高楼,那像一个俯视的庞然大物,或不可及,铮铮铁骨站立着。天空不再是苍穹,那是一片大的无边无沿的绣着兰花的补幔,甚至可以任由我们去涂抹。头顶的飞骄傲的从天空划过,从几百米的高空面对面的看着你,打破的物种的界限,那一刻,我们像是两个相识的人,同样都执着的为着生活忙碌着。手术台上的无影灯刺的我眼睛生疼,我感觉不到我的存在,脱离了我的身体,看着他们把我的身体划开,满身插满了管子。显示器上的数字不停的在跳动着,那代表了我的生命,那才是我的生命。

她收拾完后走了过来,轻轻的为我盖上被子。却在我的床边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窗外。良久,说道,你觉得生命是什么?而后又自顾自的说道,生命是一阵风,也像一场。风雨过后,大地依然如旧,阳光依旧灿烂。几十年的学医经历,让她很难再为一点伤痛所感染,但我知道,她内心仍然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子。人总是逃脱不了死神的眷顾,无非是左手天使,右手恶魔。出业往生,死如出狱,死如再生,死如卒业,死如乔迁,死如更衣,死如新陈代谢。若能识得心,大地无寸土,毋须恐惧。

疼痛让我慢慢的有了意识,她告诉我四个小时后记得问她要止疼药。我却没有,我清晰的一点一点的感觉疼痛,体会那麻木到疼痛,疼痛再到麻木的感觉。灵魂一步一步进入到身体,再一步一步远离身体。我升腾到空中,审视着自己,去追求的,还在远方,去想拥有的,再一次脱离怀抱,

我挣扎着想去远离喧闹,去寻找自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玩味静谧。出家沙门,断欲去,识自心源,独自泛舟,独钓寒江。一次远行的目的,不在乎目的地,而要去感受那份孤独,是抛掉一切的轻松愉悦。用这样的征途,去欣赏身边的过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恍惚间又见她的身影,我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又模糊。她贴心的准备着镇定剂,我听见墙上的老挂钟敲响了四下。我阻止了她,她怔怔的看着因为疼痛而不停颤抖的我,不由分说的将镇定剂注入了我的身体,我的意识再一次在消散。这就是生命吧,奈何桥下的孟婆汤不是要忘记今世,而是要忘记痛苦和孤独,生时的所有将在那一刻一笔勾销,轮回往生。

就这样让我睡去吧,去尝一尝孟婆汤,除却这一世的业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33598/

关于死亡的谈话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