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鱼刺(小小说)

2015-08-21 10:18 作者:孙炯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鱼 刺

孙炯

“飞哥,我又遭抓了,抓我这个人是新来的,说要罚2000,证扣了,车也开走了,麻烦你再找你哥们帮我摆平,请客算我的。”,运管刚把王正的客运面包车开走,王正就急忙给飞哥打了电话。

王正的运气不好,今年是第三次超载被抓了。前两次飞哥帮忙,自己出了点小血,就过去了。这次管片的运管调整,新来的一上路就把他逮住了。

心急火燎地等到下午5点,飞哥的电话来了,“正娃,联系是联系好了,扣你车的是朱运管,我也不认识,我托了我老表吴股长才把他请出来,表哥说晚饭定在通河鱼汇,罚多少到时再勾兑,还是老规矩,你快去安排。”

王正晓得老规矩,接完电话,赶忙跑到烟酒店买了两条硬中华,两瓶龙酒,包了各500元两个红包,定了房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6点刚过,飞哥就带着他表哥吴股长和朱运管来了。一介绍完,王正就把烟和红包送给吴股长和朱运管,吴股长边说客气了边把东西装进了手提包,想不到朱运管连连摆手,怎么劝就不要,这可急坏了正娃和飞哥,飞哥用脚碰表哥,示意他来打个圆场。“老朱不要就算了,他家里条件好,拆迁就给他赔了一百多万,他不差钱,就是喜欢吃河里的鱼。”吴股长的一番话,才使得王正和飞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那太谢谢朱哥了!我们就好好吃好好喝。朱哥你随便点”王正感激不尽地把菜单递给朱运管。

“你们赚钱也不容易,按照八项规定,我们饭都不该吃,不过,吴股长是我多年的领导,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你们说是不是?”,“是是,主要靠你朱哥,县官不如现管嘛,谢谢谢谢!” ,“那我点咯”,“点、点”。

黄古头4斤,刺加蓬4斤,鲢鱼4斤、做成清汤、红汤、清蒸、干煸。小吃4份,苹果醋4瓶。朱运管一点完,王正只差心没跳出来,“朱运管吃鱼这么凶,十几斤鱼还有小吃!”有求于人,又不好意思问,只好硬着头皮喊“上菜!“

席上你来我往,推杯换盏,两瓶龙酒都倒进了胃里,看是时候了,飞哥说,“朱哥,你看这事儿咋处理?”

“莫得事,不处理”朱运管说完,就从手提包里把驾驶证和车钥匙拿出来,放到了王正手上,“车在老车站,自己去开啊,以后小心点”。

不但不处理,证和车还马上还了,王正感激得只差没给朱运管下跪,高兴地喊到“服务员,买单!”,随即夹了块干煸黄古头塞进嘴里。

“先生,总共消费了2140元,优惠40元,只收2100元。”服务员报价。

“啊!”王正刚听到两千时,一张口就“啊”了出来,“郎挨的?”朱运管见状忙问。其余两人不约而同地盯着他看。

意识到自己失态,王正马上放低声调:“有根大鱼刺卡喉咙了”。

“那我送他到医院,你们慢用。”,多年的哥们,飞哥知道王正的“鱼刺”卡在哪儿,扶起他就走,两个人的钱凑起来,才结了账。

回家的路上,飞哥对王正说,“老弟,对不起,我也是在来的路上才听我表哥说,通河鱼汇就是朱运管家开的。这次你亏多了,谁叫我们是在路上跑的呢!”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作者单位:四川省平昌县卫生计生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78312/

鱼刺(小小说)的评论 (共 5 条)

  • 荷塘月色
  • 雨袂独舞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雪灵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