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男儿有泪

2015-08-01 13:02 作者:白水  | 4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宝侄媳妇突然间抛下深她的男人,撇下可爱的儿子,啥也不管不顾的远走了。坑坏年老的婆婆,想煞叔公二宝,街坊邻居惋惜。儿哭娘天经地义,男人哭妻情理之中,婆婆哭媳妇人之常情,二宝呢——

二宝是傻子,傻子是被人鄙视的,二宝则不然,近一米九的个子总是高人一等,人前一站,一棵树似的高高大大,你可藐视他,又不得不仰视他。

二宝人傻,但是上苍怜悯于他,没有给他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却赐予他一双灵巧的手,卑微的人竟也有让人敬慕的地方。剪纸是二宝拿手绝活,没上过学学过绘画,没拜过师学过艺,天生的心灵手巧,让正常人刮目相看。我小时候他已是村里名人了。

二宝第一幅作品是从剪他老娘喂猪开始的。过去,家家都养猪,二宝家亦不列外。二宝娘高高瘦瘦的个子,头上梳着纂,肥肥的大裆裤,裹着裤脚,一双常见的小脚,一手拿泔水瓢,出神的望着眼前的猪。人都吃不饱肚子,那泔水不过是洗锅水,喝清水的猪自然苗条骨感。二宝不知是触动哪根神经,还是为娘的神态感动,看着看着,返身从屋里翻找出一张红纸和剪刀,照着娘的形象左旋右转,飞快地剪下了娘喂猪时的样子。这幅剪纸贴于家里墙上,轰动全村,称赞二宝懂事的,夸奖二宝心灵手巧的。二宝俨然是一个知名人士,没有人当面叫他傻子的。我们一群小屁孩爱凑热闹,三盘五次到他家观看,纳闷,一个傻子怎么能有这大本事。

二宝有时到我家找父亲理发,我会趁机叫他剪纸,藏起推子,不剪不给理发。二宝无奈,拿起给他准备好的纸和剪刀,连剪带剜, 该粗则粗,该细则细,一把剪刀在他手里如一支画笔挥洒自如。纸屑花瓣一样纷纷飘落,一会儿功夫,一条龙卧在炕上,龙身蛇一样委婉,鳞片纹理清晰,龙爪锋利对称,龙须纤细栩栩如生,真是人不可貌相。一片称赞声中,他自豪笑起来,父亲是不会收他钱的,完了,还给他洗洗头,算是奖励。

二宝哥俩,嫂子是拖儿带女从别处嫁过来的,哥哥十年前意外身亡。二宝虽然不愁吃不愁穿,可是,身上衣服如柳树皮一样皱皱巴巴,让人看着不舒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侄子结婚了,侄媳妇逼自己男人带二宝去了浴池。出来的时候,二宝彻底的脱胎换骨了,一身休闲服,得体大方,精精神神,人如一棵大白杨,挺拔魁梧,黑红的脸膛透着憨憨笑容。回到家里,更是改天换地,用了多年的被褥不知去向,一套新被褥叠放整齐放在那里,炕上铺着新炕单,明窗净几下格外显眼,该擦的干干净净,该放整齐的各有各有位子,扔得扔,换的换,直看得二宝扑簌簌掉眼泪,老娘在世时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今天尝到幸福的滋味。从此,二宝换了人似的,天天脸上挂着微笑,逢人便夸侄媳妇好,街坊邻居也说二宝傻人有傻福,更赞二宝侄媳妇贤惠仁义。

二宝侄媳妇认为,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再嫌弃,天天躲不开。再厌恶,日日还得面对。改变不了人,改造一个人还不容易?家是我的家,打扫的干净,看着也舒服,穿戴整齐看着就顺眼,不能因为一个人,让一个家不和谐。傻不是他的错,不管是我的错,洗衣服多洗两件就行了,打扫屋子多干一会儿啥事都解决了。他人傻不犯浑,懂得事理,能说的清道得明,让他体面,我们脸上才有光彩。

二宝当了爷爷后,孙子不是坐在他肩上,就是骑在脖子上,小院盈满一老一少的笑声

不知是谁的命苦,还是谁的福浅,还是谁嫉妒傻二宝。一日,二宝侄媳妇忽感身体不适,家人急忙雇车往县医院送。怎奈几个医生的力量拽不过一个死神,一个鲜活的生命,三十五岁的年华被病魔生生抢走了。

二宝失神落魄,痴痴呆呆,不说一句话,两天两不吃不喝守在灵棚,双眼直勾勾对着棺材。里面躺着对他好,让他活的体面有尊严的人,以后再也不管他了,再也看不见了,老天爷糊涂了,怎么也跟一个傻子过不去!两天两夜,二宝瘦了一圈,眼窝深陷。第三天早晨该出殡了,他意识到人不仅没了,往后连棺材也看不见了,压抑两天的情感,憋了两夜的伤悲爆发出来。嗷——,一声长嚎,黎明撕开黑夜,露出惊恐,泪水如决堤的水,不断从深陷的眼中涌出来。男人特有的粗犷大嗓门撼人心魄,一声高过一声,声声听的人心酸。呵——,这一撕心裂肺的哭,是哀叹自己的命运,是对亲人的想念和述说。呜——,这一揪人心的哭,是知恩、感恩、报恩,又无以回报,唯以泪酬谢,以泪祭奠。呵——,自己哭的不过瘾又搂着孙子哭,爷俩直哭的荡气回肠,天愁地暗,令人不忍相闻。这一哭,六十年积蓄的泪水只为这一个人而倾。

二宝痛哭不止,没人拉,没人劝,任凭他以泪洗面。八个抬棺材的都已四五十岁,他们是送人去天堂的人,是送人最后一程的人,什么悲伤场面都见过,生死离别情景已习以为常。然而,这天看着二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哥死时都没这么哭过,今天伤心异常,被他感染,想想他一生不易,想想他的苦命,好不容易熬出了头,过上好生活,可惜呀---,想想棺材里的人,看看哭成泪人的傻二宝,听听悲怆的哭声,竞鬼使神差,情不自禁,泪不由己,和着傻二宝的哭声呜呜哭开了。一路走,一路抽泣;一路走,一路哽咽。哭声压在肩上好重好重,泪掉在路上,磕磕绊绊,腿好沉重,路走的好难走----

con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74172/

男儿有泪的评论 (共 4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