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若一朵云

2015-03-06 07:53 作者:雪影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若一首歌,缱錈相依,唯美着你的千华。那是一种依赖,纵容着你的习惯;若一条路,明知前方没有转折,一道断涯一条沟壑,你的心,是否收得回来。

若一种感觉,奇妙着心动的奥秘,让曾今的陌生人,突然间填满了你的世界;若一段记忆,用我的拥抱体贴着你的温度,在我的肩膀后面悄悄将泪水抹去。

若空山去影,万籁寂寥;若过仓白,浮众生;若一朵云,吟着岁月的歌。

2014如白雪过痕,那些往事重提,像一段故事,不知讲给谁听。讲着讲着,哽咽了,下一秒还得继续。有一段伤痕就有一段记忆,回头看着空荡的沙发,才发现好害怕一无所有。岁月沧雨,山水白素,若上善若水,又婉白纱交织,只许你如涴纱,又何故随风随沙流。

的一切,在多少个瞬间慢慢释怀,慢慢的等待青春散场,静静的看着容颜变老。一天又一天,终于有一天,雨寄北,静水深流,岁月匆然,轻风携香谁与共。

夜色漫漫,浓情如笔,那雨落的声音缠绵,清幽着城市的阡陌。浮躁的心灵,因久违的雨声而忧愁,一个寂寞夜晚,为这支时光的素笔而伤感,悄悄的勾勒着那些烟花散落天涯的年华锦瑟。而元宵上空的季节,仿佛被光阴磨成了一种叫回忆的界限,阻隔了午夜的钟声,那快乐,在隙壑里任凭淹没,若一朵云,吟着岁月的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千年风雨不胜雪,胜雪,是一个女孩儿的名字,她仿佛是我见过最美的人儿,她的无知与聪慧给了我太多惊喜与感动,而此刻,她熟睡的小脑袋在想着什么。是猫和老鼠什么时候成为朋友,还是她的妈妈此时在为谁唱歌。

何为忍心,回忆过去,生疼了自己。然而,安静是一把剪,悄悄的将思想的缰绳剪成一段一段。有一张慈祥的脸在无月的清辉下轻呼着我的名字,那声音,柔进了我的灵魂;也有一张脸,在桥头额首,轻读着那篇游子的心,那声音,撕裂着我的骨髓;还有一张脸,在门前的梨树下孤苦的憔悴,仿佛在这不眠之夜与我一同对视着彼此的远方。

何为幸福,莫过于家庭的美满,若一朵云,吟着岁月的歌。幸福,让很多事情逐渐丰盈,也让很多事被茧束缚,拼搏着破茧而飞。对于落叶的不舍,幸福不是拼命的想要忘记,而是无奈的难以忘记。叶落无声,终化成土,幸福对于他,或许只是一场虚幻,又或许,处天涯之远方知尘世的过往也只不过是一场虚幻。

何为追求,因时间而见证一个人的修养和德行?还是某种手段为某种满足执着。愚昧、骄奢、淫逸、索取,好的坏的一起来,为那份属于每个人的追求而屠戮着自己历经风霜的魂魄。原来,我们的目光始终被时间牵绊,永远也看不到后面是什么。或许心灵的净土就在身后,而追求,只是时间的一个名词,毫无意义,若一朵云,吟着岁月的歌。

若,一切自有定数,就让这一张张素纸写下慢慢旅途,你如风,我若水,就让曾今彼此交融;若,候飞不过远方的山峦,注定一个远去,一个驻留,你幻天,我若地,就让彼此的心愿在山峦相望翘首。若,一朵云的深沉为我独白,那是一首寂寞的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6220/

若一朵云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