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村头杏花

2015-02-28 16:29 作者:倚窗听雨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本打算去看桃花的,不料桃树连半个芽都没有,却偶遇了一树早的杏花。正含苞待放。

前几日,看到友写的桃花,一场别致的春天盛宴,把我的思绪拉向很远。知道她身处南方,自然比关中地区的花儿开得早些。只是在她的文中,也读出了那份桃花早开的喜悦。

彳亍几日,我也行囊备好,去村子里寻找桃花的踪迹。有些傻,提前没有打电话问问就上路了。谁知沿路依旧萧瑟,偶尔蹦出一些不知名的雀似乎预报着春的消息,还是未曾看到桃花,有些遗憾。这世上有些事情,急不得,早了,晚了,都不行,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然而,总有一些意外,是始料未及的,让人倍加欣喜。

车刚到村头,就缓慢下来,不是因为路小,岩坡下的旧屋吸引了我们的视线。灰褐色的屋顶,简朴陈旧。一树杏花裹紧小脸,东张西望,有些害羞,似乎见不得客人的小家碧玉,羞答答不敢迎面上前,只躲在堂屋的柱子后面。一阵风来,小细腰身在枝头摆动,特像江南巷里的那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只是,她还太年轻,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不经世事和沧桑,叫人有几分怜惜。

突然想起来了,杏花一直早于桃花开放几日,儿时常常见到。“白杏花,粉桃花,谁家姑娘嫁人了……”这个季节,快到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日子,该是闺阁女子出阁的好时光,小时候的顺口溜,至今记得。还记得英姐就是这个时候出嫁的,桃花未开,杏花恰粉白,英姐坐在自行车后面,两条麻花辫子,戴了一朵大妈用红缎子做的花,很幸福的样子。英姐在我眼里心灵手巧,会绣花,能剪纸,也会梳各种各样的辫子。媒人给她说媒的时候,她就躲在灶间,不肯出来。俨然一个杏花般的小家碧玉,没有桃花的风情,也没有摄魂勾魄的眉眼,举手投足间洋溢着乡下女子的清香气息。

我喜欢英姐,她出嫁后,我像是得了相思病一样想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而今,时光倒转到三十年前杏花开的日子,我却不是为了寻它而来。杏花亦如她的朴素,没有多少人会惦念她,哪怕很多人矫情地去看她,也是冲着那首“小楼一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诗的。就像此刻的我,有些惭愧。

村庄还在,只是村民们大都搬到了离街道比较近的地方去了。所以,这些废弃的旧屋就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是谁家的屋子,我几乎是认不出来的。固执地以为那杏花一定是英姐家的。杏花年年开放,英姐的青春岁月一去不复返,她安恬于乡村,开开败败,凌乱了脸庞的皱痕。

“来得有些早了!花儿还都没开呢?”友叹息到。

“不,刚好,不然如何巧遇这份春红?这就是机缘。”我执拗地接了他的话。

他微笑,不语。

的确,我们过早的估计了春色。在关中地区,她还算是一个迟暮的美人。忙着擦不完的胭脂,还有那一身层层叠叠的花衣衫。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古朴久远的小村里,巧遇了这样一树含苞待放的蓓蕾,青春的萌动激发了我们对生活的感叹和喜悦。

真想摆酒于此,三个人与唐代对饮,饮一壶杏花酒。当年的杜牧,到了杏花村,是不是也如此?我想惆怅的他在被贬的日子里,更是借酒取暖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他冒雨去了杏花村,在一朵一朵的杏花里饮酒思乡。这其间的愁苦芬凉如杏花,谁人能解?好在有一个这样的杏花村可以寄居他的诗意和愁苦,真的算是圆满着。

而我们这三两个现代人,竟生出了念古的情意。在这个春色即将满园的季节,抢早圆了杜牧的,只是少了三两点春雨。

其实,杏花早已在枝头等着我们。我们看见没看见,它都欣然挂在枝头。想着想着,它就在心里绽放了。

杏花在开!杏花在开就好。

小家碧玉似的,通俗清丽,包裹着女儿家的心思坐在春天的门槛上张望……你来了吗?

他,还在路上,只是马蹄声已经近了。

文/倚窗听雨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4729/

村头杏花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