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一年

2015-02-07 15:28 作者:苹果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一年,初读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年轻的女教师刚刚毕业,她深情款款地告诉我们,“苏轼跟亡妻感情深厚,为了她十年未娶.....”(后来才知道她说错了)。她脉脉说着,像一朵花绽放在苏轼的万般柔情里。我跟着她飘起来,飘向那个遥远的多才多艺温婉多情且胸怀天下的苏轼。他在那一刻成了我心中向往的完美男人的标准。

那一年,不知从哪里听来,苏轼在未娶期间豢养了大批歌姬 。年少的我顿时失望之极,岂止是失望,还有心痛。未娶是因为有弱水三千啊,一次饮一瓢,还娶什么呀?

那一年,得知苏轼后来娶了亡妻的表妹,竟对这表妹无端地怨恨起来。红颜祸水啊,朝夕相处你还施以色相,白白毁了苏轼在我心中的一世英名。

那一年,突然觉得对苏轼过于苛刻了,他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满腹诗词歌赋的男人,一个浸染官场多年的男人。豢养歌姬怎么了?娶王弗的表妹怎么了?正常男人正常的生理跟心理需求!我不该委屈,更不该比王弗还委屈。

那一年, 忽然发现天下的乌鸦都一样黑。

那一年,我即将剖腹生下我的小儿子。 我被赤裸裸地推进阴森森的与世隔绝的手术室。没有人能看见我眼中的深深的恐惧,也没有人能听见我心底微弱的呻吟。仿佛粗壮的针管把冰冷的麻醉剂顶进我不听使唤的腰椎,仿佛厚重的布帘让我的头离开了我跟我儿子两个人身体。中,我看见我的肚皮变成了一幅画,医生在上面绣上密密麻麻的针脚,一层又一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画慢慢缩小。

于是,我瞥见了我的小儿子,那个粉粉的,圆圆的小肉球。

那一刻,我忘记了我的苏轼。我看见了张晓风,那个对孩子有着万般宠的张晓风。

于是,在那一刻,我,长大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30276/

那一年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