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少女时代》之责任重于泰山

2014-08-31 08:38 作者:方向广告  | 3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责任是什么?责任就是我们每个人,在做每件事情时,都要按照这件事的规定、规律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好它,完成它,哪怕自己不喜欢的也应如此。不任在工作、学习、生活;不任在事业或家庭,都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好它,这就是责任。责任是需要人们去担当、去承担,这也是义务。

在人类这个群体里,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工作,去学习,去生活;而绝大多数人是不如意的,这就需要“责任”二字了,责任是理性的,是自觉的。

自从我参加工作的那天起,当时我的年龄还小,在字面上还没有真正的完全懂得它的含义和意义,而我却用行动诠释了“责任”二字的重要性。

刚开始,单位给我安排了一个全厂环境最差,劳动强度最大,任何人都不愿干的工作。其实我也十分不喜欢,但这是俗话所说的命吧!你有什么办法呢?命该如此,再苦再累你也得干,因为要生存。

可每件事情也好,每项工作也好,完成它的结果都可以分成极差、差、一般、好、极好。如果你把这项工作完成,能做到一般的话,领导或同事也不会说什么,工资也可以照样拿。但我却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它做到最好,我所这样做,并不是给那个领导看的,也不是给其他人看的,而是给自己看的,只有这样,我的内心才会安宁,这一天我才会过的舒坦。

1981年8月1日,那天上午,我穿了一件旧花短袖,来到厂里报到,虽然我从小生长在本单位,但这毕竟是上班,是工作,这些对我来说还是陌生的,我带着紧张的心情跟着厂长后面,来到了漂白车间,厂长把我向车间主任作了介绍并交代了一下就走了,从此我的学生时代就这样结束了,开始走向了为生存而忙碌的阶段。(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漂白工的工作要说难也不难,要说容易也不容易,怎么说呢?

要说容易,你每天周而复始,年复一年的做那一项工作,再笨的人,再傻的人也学会了,但如果你要几年,或十几年生产出来产品的质量和产量都在其他的班组之上,那是很不容易的,那你就得有一颗对工作负责的责任心,还要有一颗持久以恒的恒心。

每天我到车间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车间里所有容器里的溶液,检测一下它们的浓度是否达到标准。如:溶液浓度太低,做出的棉纱的白度就不够,这样就影响质量。如:浓度太高,就会影响棉纱的牢度,甚至会腐蚀霉烂报废。所以我认为这道工序是最关键,最重要的,如果这项工作没做好,那我们整个班组所有人一天幸苦的劳作就白费了,所以我有责任把它做好。刚开始,我什么都不懂,我就自己经常主动的,虚心地向老师傅们请教,学习。这样我就很快地掌握了我所做工作的操作规程。

八十年代初期,我们金华的交通设施比较落后,城区主要在江北,江南就是农村了,而连接南北相通的纽带,就是一座用石头垒砌,水泥平铺成的便桥——龙渎桥。每当梅来临,河水暴涨,水就会淹没龙渎桥,这样就阻断了南北的通行,在这种情况下,经常有人冒着生命危险趟过桥,致使每年都会有几人命丧黄泉。

1982年的6月份,又是一个梅雨季节,一天下午,雨过天晴,暴涨的河水,渐渐地退去,在我上班车间窗户下的江边,惊奇地裸露出一具成年男尸,他脸朝上,双眼紧闭,嘴巴张得老大,一连躺在江边好几天无人问津,让人感觉非常恐惧。而我工作岗位离窗户只有一米的距离,若平时,我在干活的间隙,抬头一望就能看见江对岸,柳树成荫,花儿怒放,姹紫嫣红,农民们正在自家菜地里辛苦的劳作,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川流不息,小燕子拍着翅膀贴着水面呢喃,哗哗的江水潺潺流动,好一幅美丽江南水乡的水墨画,常常使我忘却了劳作时的辛苦,烦闷。而现在是另一番情景,你头一抬,你的双眼就会看见窗户外面那具尸体,让人毛骨悚然,和我同车间其他班组,与我在一个岗位的一位比我年长几岁的女孩,当她知道这情况后,吓得她一连几天,没请假就不来上班了。

过了两天,轮到我晚上10钟上班,当时我才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说心里话,我的内心也处在极度的恐惧中。偌大的车间静悄悄的就我一个人,因为我要比班组里其他人提前半小时上班,这是工作的需要,再害怕你也得去,这是责任,你必须这样,不然就会影响整个班组的生产任务。一边是工作,一边是自己恐惧的心理,怎么办呢?思索再三,我想到了我那位慈母亲,我把我的心事告诉了她,当时我妈妈还没退休,她自己上班也非常辛苦,责任很重,因为她是另一个厂里的车间主任,要管理40多个人的工作。当我母亲听了我的陈述后,一边安慰我,耐心地开导我,一边陪着我去上班,直到我的班组长来了她才走。我望着母亲消瘦的身躯,却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内心,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懂得了什么是坚强,什么是担当,什么是责任,到现在我也会经常想起这件事,也非常感谢我的母亲,敬佩我的母亲。其实,我的母亲,一生都用她那颗温柔之心,关心着,爱护着她所有的子女,用她柔弱之躯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安全的港湾。

过了一年,因为工作的需要,车间领导安排我担任一组的班组长,一般的情况下,任何一个班组长的人选,都需要经过最少一个月的培训,而我一天也没有,直接就上任了,在班组长的岗位上,我一干就干了6年,直到我结婚怀孕后才调离。

在这6年里我每天都一丝不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好班组里的每一项工作,而且尽可能的去帮助班组里的其他组员。其实在我的内心里,我并不喜欢这个职业,但你已经在这个岗位上,你不做好它,你也需要八小时在岗,你努力地做好它,你也八小时,你何苦不去干好它呢?这样也对得起你的那份工资,何乐而不为呢?

每逢刮风下雨,不任我已下班了或者厂休,哪怕晚上已经上床睡觉了,我也要起来去车间里查看一下,是否工作没做到位,不然我这一天就不安宁,或这个晚上我就不能入眠了。没有人要求我这样做,这是我自己自觉要这样,这是性格决定的。

在我担任班组长六年的时间里,我所在的班组,生产出的产品质量是全车间最好的,产量是全车间最高的,也从没有霉烂掉一包棉纱,我曾经在1985年的9月份创下了整个月(包)无次品的好成绩,我所在的班组也年年被评上了先进小组,我也多次被评上了单位年度先进生产工作者,1987年我被金华市共青团委授予“优秀青年班组长”的光荣称号。其实这些荣誉对我来说是不重要的,我所做的,并不是为了得什么奖,而是为了一份责任,不任我被评上先进或者没评上,我都会那样去做的,这是每一位在岗人员应尽的职责,在我的心目中责任重于泰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81797/

《少女时代》之责任重于泰山的评论 (共 3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