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弥留之际

2014-05-14 09:38 作者:信马由缰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弥留之际

夫香

今天是杨模在医院躺着的第十六天,他的胸,气管有时候也说不准是哪儿反正都在疼,还憋,憋得他光愿意哼哼,但哼哼妻子会难过,他就尽量憋着不哼哼。里一点多他实在憋不住了,又哼哼......

妻子问:“又疼?”

他答:“也不是总很疼,主要是气不够用。”

“叫医生看看,打一针?”妻抚摸他的头发。他是癌。死是定了的,只求他少受点罪,别总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别了......亚平,你过来。”

她一直守在他床边。他的意思显然是让她的“耳朵”过来。她照办了。

“哼哼...我光想近近的看一看咱们厂长,要不死了多冤枉,一辈子没出过石家庄,见的最大人物才是厂长。厂长也没有近近的见过,只是望。”

她一阵难过,不过她不能让他看见她难过。她认为见厂长不是什么难事,见不见对啥也没什么影响。不过,她还是顺着他的意思说:“明天让人捎个信儿?”

“算了吧,惊天动地的。主任明天说来,代表着的。”

是啊,代表着的。可是,不知道主任明天有没有时间来?他天天都在盼吶。有一次,他们段长来,他又哭,哭了一阵问:“我干得咋样呢?”

“没的挑!”

“不是真话!”

“是真的。”

“我好,主任书记咋不来?我干得不好!”

“他们忙。他们说你是生产骨干,让我们先来看,过两天再来亲自看你。”

他们可真该来了啊。也碰上他这么个念死理的人,昨晚上一个劲地说:“我没干好,白来这个世界走了一遭。”

他们一定是忙得顾不过来。这一阵生产困难挺多。他不是也总说不好,忙,忙成了这样吗?老是说胸疼胸疼叫上医院就不上医院。直到十六天前的那个下午疼倒在班上被送到了这个医院。

“我不等了亚平。”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等不下去了亚平。”他的眼睛里出了“汗”,“我的不好来世再补吧。”

她的头“轰”的一声响,“我去叫医生!”

她疯了似地跑着就去叫医生。

晚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51234/

弥留之际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