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梦里南柯

2014-03-07 21:04 作者:墨非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是不是所有小说的女主角都一样呢?她们虽然贫穷,却永远善良、美丽动人。会有一见钟情的男主角,拥有所有美好的结局。那么,我这一定不是小说,因为我并不觉得生活有什么不好的,相反的,我认为现在的生活很好,我有我的妈妈,一个温暖的小家,足够了。

妈妈是个花店小老板,花店是外婆留下来的,不大,但有温暖的感觉。妈妈很喜欢花,喜欢现在的状态,她认为把包好的花朵递到别人手中的那一刻,别人脸上幸福而又快乐的表情,是会转成幸福达到她的心里。

我是给没有爸的孩子 小时候我也会问妈妈,我的爸爸在哪呢?后来我不问,我知道自己只有妈妈 ,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如果生活真的是一部戏曲,那我可以改变剧本吗?答案显然是不可以,所以我还是会爱上莫北祈。

见钟情是很常见的事,常见到我第一次看见莫北祈时,我就被他深深的吸引了。他有什么吸引我的呢?是美型的外貌?是庞大的家庭背景?还是别的什么呢?我不清楚,我只是在想,这就是爱情吗?

们起初像两条平行线 ,是注定没有相交的一天,然后从哪天开始,我们之间变了,似乎两条平行线变轨,然后相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喜欢偷偷的观察他,那让我有一种满足的幸福感。其实我还是很感谢他的,让我有理由去消耗掉那些属于一个人的孤寂时光 。我喜欢看他细碎的短发,像斑驳的月光一样闪烁着光泽。我喜欢看他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透明的肌理。我喜欢看他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我喜欢看他温柔的浅笑如沐风。我最喜欢的是看他的眼睛,像用调好的颜料画上去的一样,有一种透明而忧伤的神韵。我喜欢他的所有一切,即使这些都不是为我而存在的。

只是如果人生可以预料, 我仍会感谢生命让我爱上了他,然后我才有了这辈子除妈妈和外婆以外,另一个爱我的人,我的第一个朋友——周若影。

和若影相识起源于我喜欢的他 。那是,若影是他的女朋友。有时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我会羡慕那个女孩子,她是那么活泼,有着我所没有的勇气。

只能感叹女人强大的第六感在他们分手的那一天,我被若影从角落里拽了出来。 然后我的恋情有了它的第一个见证者。

她问我是否喜欢莫北祈看着她,我第一次有了倾诉的冲动。那是一种灵魂的呼唤,像血液里有着某些我所不知道的东西正狂热的兴奋着。

我点了点头,以无声的行动回答了她,就看到了,她眼里调侃 的笑意,那让我对她有了一丝的亲切感。或许,这才是故事的开端吧。

她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周若影。”

那是一种请求吗?她是想和我做朋友吗?我迟疑的表情很明显的让她尴尬,她示意性的咳 了两声,然后在她的注视下,我伸出了我的手,“你好,我是庄周。”

庄周,很奇怪的名字吧。所以我看到了若影的嘴角微微上扬,“诶,你该不会有个妹妹和蝴蝶有关吧?”我讪笑着挠了挠头,我的妈妈,恰好就是,她的名字就是——许蝶。

若影是个有着青春少女所有特征的女孩,她活泼、贪玩、鬼灵精,却又不缺失成熟的韵味。当说起她和莫北祈的恋情时,她同我说那只是玩玩罢,我正为此感到哭笑不得时她又信誓旦旦地要把我和莫北祈凑成一对。

没有人说过,与男生相识是可以在男厕所的,所以当莫北祈走进男厕而我随后也被若影一把推了进去时,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那样的场面,最后我低着头,红着脸从男厕里冲了出来。正对上笑得一脸坏坏的若影,我羞得一句话也说不整齐,她却说这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好方法。

事实上我很赞同她说的这一番话,因为第二天我勇闯男厕的事迹已然全校知晓。只是大家都在猜事件的女主角是谁。呐,莫北祈,你也好奇吗?好奇那个为你如此的女孩子吗?

后来的情节很老套,给运动后的他送水送毛巾,走廊的不断邂逅……若影照她所想到的一切全让我做了。

我没奢望他会爱我,只是久而久之我也希望,在他的眼睛里曾出现我小小的影子。可以吗?这只是一个青春少女卑微的心愿。你有没有过,那种随时被人嫌弃、抛弃的感觉呢?

他对我说出的第一句话是在图书馆里。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我的光线,我抬头向上瞧,就看见了他的笑容。那样的明朗,如同三月的清风,轻浅。我想我是欣喜过了头了,才会呆愣在原地没有反应。

“同学,可以借过一下吗?”

“啊”我赶忙让开,他就这样从我身旁径直走过去,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仍留在原地。我就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他转身消失。

人生是不是由许多不经意间的擦肩而过组成的呢?如果是的话,莫北祈,我们应该有了交集。突然间,我有了靠近他的冲动,像一颗种子突然想从土里冒出来。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离他更近呢?就一点点。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开头,就有了接下去的理由。在食堂打饭是被人潮挤出而不小心跌到他的身上。在转角处不小心就撞上了正听MP3的他。在打扫卫生时不小心惊扰到正在睡觉的他……若影说,我们的缘分到了。

真的吗?我有点欣喜,是不是我那些卑微、渺小的愿望被允许实现了呢?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若影终于受不了了,拉着我一口气冲到莫北祈的面前。我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告白这件事其实可以不由本人完成的 。

“喂,莫北祈 ,”若影叫住了他,一把把我推到他的面前,“这是庄周,她喜欢你。”

我站在原地又羞又窘,不敢抬头看莫北祈的反应,惨了,他一定会生气的。我有点紧张他的回答,其实,我更希望他不回答,这样,我就不会听到他拒绝我的话了。

只是,他安静着不回答,就站在那里。我偷瞄了他一眼,他注视着我作思考状,然后他,他居然点了点头。阳光又再一次聚集到他的脸上,变成他嘴角温暖的弧度。

“可以啊。”

他答应了,答应给我靠近他的资格吗?哦,这是真的吗?若影,这是真的,是吗?

我看见若影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我推到他的怀里。我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和我加速的心跳。这不是一个梦吧?不会我一醒来就变回原状吧?

直到他的手牵上我的那一刻,我才确定这是事实。感觉他微凉如玉的手轻握着我,我想那一刻,花朵开在了我的脸上。

我曾想象了那么多次的情景变成现实,像在梦里一样轻飘飘的。你曾有过吗?美梦成真的时刻。

或许是太过美好吧,美好得我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就开始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像个笨小孩由着他的步伐走。他是在笑吗?可是,有什么好笑的,我可是第一次,同男生走得这么近的。

若影也会开我玩笑,说我见色忘友。天晓得我有多在乎她,是她自己每次一见到莫北祈就把我推给他,然后第一时间闪人。对此,莫北祈只是站在一旁笑而不语,直到我的头低得不能再低,他才走过来摸摸我的头牵我的手一起走。我偷偷的看他的侧脸,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那是我第一次去游乐园玩。他带我体验海盗船的刺激,鬼洞的尖叫,碰碰车的激情,最后是摩天轮的浪漫。

他问我:“庄周你喜欢我什么?”

理由吗?其实我也说不清道不楚,只是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心跳得这么快,整个人像在云里遨游一样。莫北祈,我只是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喜欢上了你。

然后我看着他急切的神情,有了捉弄他的念头,“秘密。”

我看见他眼里迟疑的神色,然后他俯身吻了我。留在我唇上的触觉是那么清晰,这就是初吻的感觉吗?比妈妈卖的所有花还要香甜呢。莫北祈,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呢?应该有吧。

有时我也会烦恼,他是那样美好的存在,我想我这丑小鸭一样的人物是不可能留得住他的,他的身边,站的应该是公主,或是灰姑娘,决计不会是我,我只是,在他身边经过的路人乙。我很感谢命运,给了我与他交集的机会。

若影说我变了,变得不似从前一样快乐。可是,我没有办法,这不在我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不是吗?人一旦对某样东西有了执着,就开始变了。

我比以前更加小心翼翼地观察莫北祈的举动,想要从他的举动中找到他离开我的前兆,然后做好准备。我已经预测到,他会离开我的。我想,现在的我可以忍受,这个事实。想守护宝藏的巨龙一样,早就知道会被抛弃只是内心还是不舍,那是一种痛苦而卑微的感觉,像在下一秒钟,我便会面对他嫌弃的表情。

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像站在银河两岸的牛郎织女,只是我们中间没有鹊桥。这是命,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那一天轮到我值日,同组的同学都回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被要求打扫整片的公共地区。其实我可以反抗的,只是我不想,他们能够欺负我,比忽略我让我觉得好受多了,至少,我还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切都悄悄的进行。看到一群的女生朝我走来的时候,不安、惶恐的情绪包围了我。我知道的,来者不善。

她们把我围在中间 ,瞪大眼睛怒视着我,我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们,像看一群无关紧要的狗在我的面前破口大骂一样,云淡风轻。这样司空见惯的事情,要我对他起什么情绪呢?

“贱人……”

“丑小鸭……”

“没有爸爸的野种……”

“你不配……”

她们嘲讽,讥笑的表情是那么丑陋,那是用化妆品也掩盖不住的。

不配吗?我很清楚,不用别人告诉我。可是,即使不配,我也想在他的身边,就算只能看着他也行。像每个在深渊了爬过的人,都渴望一个天使解救自己。连愿望都不让我有吗?她们凭什么?

警告我离他远点吗?我才不要!离开又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如果可以离开,或许,我可以不用这么痛苦吧。

就在一个巴掌扇在我脸上的前一刻,突然有人拦住了。我就那么傻傻的看着他。莫北祈,你听到了吗?听到一切了吧?哦,我不要,我宁可被打,也不要你知道,那么阴暗的一切。

他就那样在众人的目光中拉着我离开,他捉得我的手那么疼。莫北祈,你是否也会嘲笑,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我可以忍受他们嘲笑我,忍受他们不和我玩,忍受他们孤立我、欺负我,但我绝对忍受不了你因此而抛弃我。

不要,不可以像丢掉一件脏了的玩具一样抛弃我。我害怕了,或许我不该离他这么近的,他的光芒,把我全部的阴影那么明显、毫无保留的凸显出来。

他停了下来,用力把我抱住。

“不怕,庄周。我会保护你的。”

保护我吗?这就是你的想法吗?莫北祈。我知道的,拥抱从来都有如此神奇的魔力,我就一点点地融化在他的怀里。他温柔的表情不会变成残忍的嘲笑,我可以相信他吗?

我紧紧地抱着他,想从他身上得到安慰。最后,他吻了我。再后来,我不记得了。

我是不是可以放纵自己喜欢你,相信你。因为,爱情从来都是这样没有理由的相信。那么莫北祈,我沦陷了,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然后,生活变得美好了,像裹在阳光里,让人不由得乐观。

妈妈看着我,笑得很是美好,“有了喜欢的人吗?”然后又叹道,“真好啊!恋爱是很美好的事情吧。”

我以为,这是阳光灿烂的开始,却不知,这只是我另一个噩梦的开端。时间就像荒凉的土地,收割着我们的幸福,剩余一地的忧伤。这就是所谓的乐极生悲吧。

生活给了我快乐与希望,就是为了丢给我一个更大的悲伤。当我正为了与莫北祈即将到来的生日而欣喜、苦恼时,却传来了,妈妈住院的消息。

当看见妈妈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时,我第一次像个泪人一样哭倒在若影的怀里。医生说,妈妈是胃癌晚期,最多只有3个月的生命了。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我抽泣的声音和若影、若思偶尔的叹息。哦,若思是若影的哥哥,是他载我和若影来的医院。

我默默的看着妈妈,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连妈妈这么善良的天使都带有原罪,须得承受这些病痛。是上帝太不公平了吗?

命运就像贝多芬的交响曲,跌宕起伏,不给人一丝喘气的机会。

我开始医院、家、学校不断的来回跑,有时候累了,就靠着莫北祈,眯着眼睛偷睡,他看我的眼神很担忧,只是,照顾妈妈和学习让我无暇去解释那么多。

若影想帮我,可是我不能这样不管不顾,没有人可以心安理得的放下一切,我必须自己承担,没有人有责任去为我的事负责。

然后又是一堆的女生拦在了我放学的路上,这让我很恼火。她们大概是,找我麻烦找上瘾了,可是,我没有时间理她们,我必须给妈妈准备晚餐。而且,她们有什么资格拦我。

她们把我围在中间,我想推开她们然后离开。可是她们人太多了,我只能站在中间,看她们脸上或愤怒或讥笑的表情。莫北祈,为什么呢?我只是喜欢你而已,竟如此不被允许。

领头的是我的同班同学蓝薇儿,她二话不说上前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贱人,做了那么肮脏的事,还敢缠着莫北祈,哼,还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不就图他的钱吗?”

我捂着被扇痛的脸,看着蓝薇儿讥讽的表情,她凭什么这么说,凭什么扭曲我对莫北祈的喜欢?她怎么能够理解,我那些痛苦而又卑微的想法呢?我爱的仅是莫北祈,那个说要保护我的莫北祈。可是她们不会懂,被人需要,被人保护,对我而言是多么难得。

她们喜欢莫北祈吗?又是喜欢他的什么呢?她们不过是得不到,才嫉恨我的,多么可怜的一群人啊,爱一个人,把她们都变得丑陋。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被人欺负呢?我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冷笑的表情。

“没错,”我盯着蓝薇儿,“我就是爱他的钱,那又怎么了。反正他喜欢的是我,不是你。”

我想,我很成功地把她们惹怒了,她们冲上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然后我看到了蓝薇儿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你们笑吧,反正在她们的眼里,丑小鸭是没有权利追求幸福的,她们只是一群同样可悲的女人。不是吗?

这一次,莫北祈没有跳出来保护我,若影把她们都赶跑,把我抱在怀里。可是我害怕了,莫北祈,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那么你在哪里呢?为什么在你的身边我会这么痛苦呢?

“若影,”我靠在若影的耳边,语气是那么微不可查,“是不是我只爱莫北祈的钱,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然后我听到谁的叹息,交织在我的脑海里。莫北祈,喜欢你,这是不是一个错误呢?

莫北祈生日的那一天,我特地穿上新买的衣服去给他庆贺。

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的酒,然后他靠在我肩上,迷迷糊糊的说了很多梦话。我想,如果当时我能预料接下来的事,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把莫北祈带回家里。酒能乱性,我们很自然的发生了关系。

他像疯了一样,扯掉我身上的衣服,表情狂躁而痛苦。他的力气大到我无法反抗,我有时在想,或许那一刻我根本不想反抗。于是醒来以后,我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该哭。

莫北祈从第二天开始消失,我找不到他,我的心里隐隐不安。或许,他是真的有事要忙。

若影察觉到不对劲,让我说清与莫北祈发生的事,但是,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们这是发生了什么。只是某一天醒来,一切就变得跟从前不一样。

生活平静得有种风欲来的感觉。嗯,或许在我不知的某个方向,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再次见到莫北祈时,他正俯身亲另一个女孩。我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可是,这有很好的解释了莫北祈这些天的不见踪影。大概是,他厌倦了我吧。这个口口声声要保护我的男人,正以一种无声的伤害戳痛我的心。莫北祈,可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吗?

他转身面对着我,我看到那个女孩,正是蓝薇儿,她的脸上有和莫北祈一样的嘲笑。

我发疯似地冲上去拉着莫北祈的手,他脸上的痛苦稍从即逝,然后是深深的嫌弃。他甩开我的手,把一张支票扔在我脸上,搂着蓝薇儿离开我的视线。

我跌坐在地上,看着那张支票,眼泪突然就爆发了。我不得不接受现实,那个温柔待我的男孩,正以同样的温柔对待另一个女孩,他已经,不喜欢我了。蓝薇儿,我承认,你赢了我。

若影和若思到的时候,我正哭得一塌糊涂。我把自己整个人窝在若思怀里,任由他抱我离开,坐到车里去。若影小心翼翼的擦掉我的眼泪,把我的头安在她的肩上。

“若影,我果然不适合靠近他,上帝是不会允许的。”

然后车厢里响起了若影重重的叹息。

“庄周,对不起,是我的错。”

不,她没有对不起我,她没有错,错的是时间,错的是命运,错的是一切让我以为莫北祈喜欢我的事物。错的是那个天真的我,忘掉了自己的渺小和卑微,去相信一件不切实际的事。这只是一个早已注定、谁都无法改变的、悲伤的结局。

我曾那么担心的事成了现实,这算不算一直梦想成真呢?

若影告诉我一切是误会的时候,我忍不住笑了,校内流言竟会成为他抛弃我的理由。然而他却没有找我问清楚这一切就相信了,他对我竟没有一丝的信任。我想我应该告诉他,我不是那种为了钱而出卖身体的人。他却没再出现,没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还没从莫北祈给我的阴影中走出来,另一片黑暗就降临了。当妈妈指着那个一身西装、意气风发的男人说是我的爸爸的时候,我觉得有一道闪电在我脑子里炸开了。本市华青集团的总裁和我这个爸爸不要的野种是父女,这真是一个讽刺。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巴掌甩在了妈妈的脸上。我突然觉得脸上一片火热,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我拉过妈妈反手给了那个男人一个耳光。

“他不配。”

我拉着妈妈离开,身后传来男人暴怒的声音。我没有错,一个二十年来对女儿不管不顾的男人,是没有资格成为一个父亲的。我第一次这么庆幸,我的爸爸已经死了,他是没有必要存在这世上的。

回去的时候天是黑的,阴沉沉的乌云积聚在一块,连一丝风也没有,空气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妈妈依旧躺回病床上,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知道她在想什么,那个家可以给我提供很好的物质保障,让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那个家没有我的亲人,那不是我的家,再好也没有用。妈妈啊,我只有你。谁说没有爸爸就不行,我只有妈妈也一样很好。

时间真的是一件很可恶的东西,它总是酝酿着一个阴谋的诞生。

命运总是不停的运转,我还未从以前走出来,又陷入了另一个困境。医生嘴里吐出的怀孕二字,彻底的打乱了我的思绪。在我的肚子里正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我和莫北祈的孩子。

看着若影惊讶的表情,若思微皱的眉头,妈妈隐隐流露的悲伤眼神,我无言以对。我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可以给一场雨吗?亲爱的天空。

妈妈选择和我说那些尘封的旧事,那段关于一个少女悲戚的青春往事。命运真的很奇怪,一切就像历史重演一样,未婚的妈妈在痛苦中有了我这个女儿,我在爱情的怀疑里有了这个孩子。这算不算是对我们付出,一种残忍而甜蜜的回报。

莫北祈,当你知道这个孩子时,你会有什么反应呢?我突然没有勇气去寻找这个答案。

是命运让我遇见他的吧。我碰见他时,他正从办公室里出来。我拦住了他的去路,他只是脸色微变,然后从我身边走过去,不带一点留恋。就这么讨厌我吗?但是……

“莫北祈。”我开口叫他。

他没有停下,走的那么决绝。莫北祈,是不是觉得在我身边呆一会都觉得厌恶呢?可是我必须说清楚,关于那些流言还有我们的孩子。如果你曾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我,可以停下来吗?

“莫北祈,”我大声说,“我有事要跟你说。”

“我……”

然而我看到他自然而然的搂上一个女孩,冷笑的看着我。又是一张支票从天而降。

这次够了吧?别再来烦我。”很不耐的口气,带着轻蔑。

我看着他的眼睛,那眼神像看待一件脏了的玩具。莫北祈,在你眼里,我究竟有多不堪,就因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吗?我突然间不想再和他说话了,如果他开始讨厌我、怀疑我,那么他还有什么能够让我相信他的。

既然他认为我是拜金女,那我也应该配合他,做一做这样的女人。

“那就谢谢了。"

我收起支票,转身离开。就让背后的一切都随风化了吧,最后消失在时间里。妈妈,当初你便是这样的感受吗?

莫北祈出国留学的第二天,妈妈搬回了家里。这件很小的房子里,有我们最温馨的回忆

时光静静的流淌着,静静的带走妈妈的生命。她去世的时候,正躺在我怀里晒太阳,阳光暖暖地照在她的身上,她像个小孩,轻轻的闭上眼睛,安详得让人不忍打扰。我像小时候她哄我入睡一样,给她唱起了摇篮曲。

我听到时光的声音,滴答滴答,一点点的流逝。

晚安了,妈妈。

再也不见了,我的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27448/

梦里南柯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