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兄弟

2013-12-01 09:39 作者:疏雨滴桐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有个兄弟,代号土牛,平日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像个孩子。自从我们成为好兄弟,我便开始相信,其实我并不笨。他闯入我的世界里,不羁的行为就掩盖不住内心的压抑,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也许正是只有我一个人能理解他的原因吧,我们成了最好的兄弟。可是,自从上次群视频,土牛便销声匿迹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猜想他的下一次出现会在那一天。

还记得在那个纯真的年代,他总喜欢和玩得较好的人打打闹闹的,而和不是很熟的人就像我对除老师以外的所有人一样沉默不语。不同的是,我还能从心里感受了他们带来的种种欣喜。

这个社会太现实,我想有个兄弟。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便外出打工去了。所以,偌大一个家,我总是一个人。在拥挤的大街,泥泞的小路,或是本该温暖的学堂,我总要受人欺凌。为了抬起头来走路,堂堂正正做人,我每天都在锻炼自己,那个时候,我只知道,只有自己足够强,才能减少别人待我的目光的歧义。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还是免不了时常会有这样的遭遇,某家弟兄,把我骂得狗血喷头,我不敢还嘴,把我打得满地找牙,我不敢还手。好像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走在别人的前面,就会比较有尊严。所以放学的路上,我总是一个人,走在别人的身后从来不敢向前。那个时候,我总会想,如果,我有个兄弟……

步入高中的大门,同学们都来自全县各地,我想我们都是这所中学的客人,互相歧视,争斗都不会有多大的意义,所以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好像给已经宣判了死刑的人一个重新做人的天地一样高兴,因为我是真的走入一个新的环境,我将要把之前的一切抛弃。可是,现实怎么可能像想象中那么美丽。入校不久,不少人便开始拉帮结派,分割了那个校园犹如军阀割据。只留下我一个乡下来的,没钱没势,时刻都得看别人眼色做人。每每到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一个人想起,如果我有一个兄弟……

除了老师会容忍我偶尔闹点小脾气,我还是沉默不语,总是遇人自降一级。我从不关注任何人,对于土牛,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只有羡慕。他和我都是来自农村,可他却享受了城市人的待遇。我羡慕他的一切,尤其是父母的关。很多时候,我便假想,他就是我弟,他拥有的一切我就都有过了……

因为他的脾气不是很好,在我看来的淘气对别人来说就可能是不尊重或者是恶语中伤,所以他总是会惹一些不必要的矛盾。每当矛盾激化的时候,我总会不由自主的上前去帮忙处理,因为在我心里,他就是我弟。尽管有人认为我是在拍马屁,我也自认为那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可我还是愿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时间一天一天过,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故事,慢慢地,我们之间有了兄弟一样的感情。他也开始清楚我不是一个话少的人,我也慢慢看透其实他并不是什么都拥有的人,至少,有很多我已经懂了他还不懂的东西,还有就是他很不会伪装自己,心里面想了很多事情都往脸上记,我之所以说只有我懂,是因为我们的周围的人都不会在意其他人。我们一起,走过了高中时候的艰辛,还有过莫名其妙被人一顿毒打的经历。我们开始关心着彼此,成了最好的兄弟。

兄弟一起打拼,在别人看来最难熬的高中生活转眼就过去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我的大学生活,注定在省内度过,他呢,去了很远的北方,可能就是想借那边天的冰来减弱自己身上的锐气吧!离开的时候,我们都还年轻,都还身不由己,竟然连最简单的道别都没有!一年之后,我们相约聚会,相聚清溪,还有过疯狂的摩托车之旅。玩累了,躺在绿油油的草地,那段兄弟情谊,都是最美的记忆

久别重逢,是件美丽的事情,都分享着分别的时间里那些有趣的经历。也许是为了下一次更精彩的分享,短暂的假期过后,我们又匆匆忙忙地离去,还是一如既往地那样简单,连个道别都没有。

几个月来,我一直很苦恼,以往相隔两地,最起码时常还发发信息,偶尔电话联系。可最近几个月里,土牛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完全没有了音讯,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因为他的脾气,因为他的事情从来都是一个人憋在心里。我猜想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了解他,即便是我问他,他也不会说的,我也就没问了。我能做的就只有等,等待他的信息。

这天夜里,电话突然响起,是一位去了北方的故人把我想起,号码却不是土牛的。也许这是土牛要给我惊喜,耳麦里传来的竟然是他的声音,这无疑是此刻最大的惊喜。所有猜想,所有担心,都抛到九霄云外去。抓紧时间,我们要的彼此的秘密。

我们还是一样的男人,长时间没有联系还是没有半句温暖的话语,可是,温暖却直接到达了两个人的心里,也许,这就是兄弟。

——土牛,我的兄弟,很感谢在这个寒冷的夜,你把我记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01619/

我的兄弟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