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美儿

2012-02-18 23:41 作者:子羽枉然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在纪念我的美儿,永久离去的美儿,再也回不来了的美儿。

为着美儿的离去,我痛恨学校的不敢补课,否则,我的美儿也会好好的活着。

美儿离开人间的时候,身边只有她惊慌的小弟,对着无情的河无措地哭喊,那是凌云木第四年的盛,离我们的重逢只有三天。为什么不早些开学呢?那样,我的美儿就不会有如此大胆的举动,不会想去挑战大自然的慈忍。

美儿的离去,让我再一次惊觉,死亡原来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凌云木第四年,美儿以其率性甚至可以说是神经大条,博得了所有朋友的认可和包容。

我常常想美儿是错投了女儿身的,因为从她身上根本找不到女孩们特有的娇羞与矜持,不论在男生堆里,还是女生群里,她永远是那样大大咧咧、率性而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美儿是不适合做女生的,她没有女孩子的细腻,也不懂得如何修饰自己。美儿不仅在穿着方面不讲究,她连女孩们最在意的头发也未用过半分心思。平日里总是顶着一头乱乱的短发在校园里穿行,毫不在意别人的异样眼光,这样的她总让我看见了时光河里少时的自己。记得零七年三月底的月假,美儿不知在哪家理发店将那头乱乱的短发换成了标准的锅盖,我当时被震得失了言语的勇气,而与我一起的婷与沙未俱把她看成了男生。月假结束后,朋友们返校来,无一不被美儿的发型惊倒。倒是她自己,还在朋友们震惊的眼神里挠着头傻傻地问:“很难看吗?”

天性使然,美儿在课堂上总是最活跃的,尤其是在化学课与数学课,上讲台解答题目的同学中,总少不了她灿烂的身影。

美儿那时的成绩具体也记不清了,只知道她的功课都很不错,总是位于前列的。教数学的魏老师常夸她悟性好。

我常为她感到可惜,她应当是可以进入一流大学求学的,却因一时的不慎错过了所有的美好

由于我总是单行的缘故,直到零七年三月底我与美儿才相熟。月假留校的人中只有我与她两个女生,于是有了种相依的感觉。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三月三十一日的晚,我与她在空旷的篮球场放那只怎么也飞不上天空的风筝,美儿就一直跑,与那孩子嘻乐。我素不喜动,就在一旁看着,有种幸福突然就浮上心头,就像那夜月光,柔软的,明净的。

嬉戏之后,我与美儿在静谧的校园里漫步,路灯的黄晕洒在水泥路上,有淡淡的温暖。我与她说王子与骑士的故事,与她说白日里风筝还飞得很高,只是在爬山的时候被荆棘的刺划破了。她就与我说那个她喜欢的在一中上学的男孩子……

第三天我从外面回来,美儿小心地告诉我,她给男孩写的告白信已寄出去了,我责她没有等我回来就草率地寄了,只担心她的用词是否得当。

现在想来,对于这件事美儿是没有什么遗憾了,毕竟将那份喜欢告诉过对方了,虽然到最后也没有等到答复。

美儿已走远,而我,因未曾亲眼见的缘故,只觉得她仅是去了遥远的远方,而非天人永隔。然的确如此,那是一个我也终将前去的远方,所以,似乎没有什么可悲伤的了,因为我们终将重聚。

只是,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天国,美儿该是在那儿做了天使,因为她离开的时候,灵魂还未受这尘世的污染。而我,似乎是做不成天使的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40921/

美儿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