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堂里的父亲,新年快乐

2011-12-28 09:38 作者:人在红尘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再有几天,就是新年了,对所有天堂里的父亲们说:亲们,新年快乐

——-题记

时光无言,寂寂前行,转眼之间,父亲离开我们快二十年了。每一次不经意地打开记忆的门,每看到“父亲”这两个字眼,每听到《父亲》这首歌,都会让我溢出眼泪。橘黄色的台灯下,我无数次铺开想念。点点滴滴,涌满心间。

父亲的病是肝癌,去世的那天,是农历的三月十八日,正是梧桐花开时节。桐花的香气盈满村子的整个空间,以致我的记忆那样深刻。父亲在那一天睡着了,从此没有醒来。那一年,父亲只有四十五岁,而我十九岁。母亲时常会站在大门旁,亦是等待,亦是盼望,只是,父亲已不再回来。我时常想,父亲会不会在某个起风的晚,轻轻地拍打门窗,悄悄地前来看望我们。

当我知道父亲的病情时,只感觉空气凝固了,我有窒息地感觉,我想怎么可能呢,都说好人一生平安,多么慈祥多么善良的父亲啊!我永远忘不了从医院回来时,父亲的样子。他仰着头,努力地不让眼泪落下,因为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因为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因为怕我们看见。父亲知道,在我们心中,他就是宽广的天空,是踏实的大地,是我们幸福生活的来源。我知道那时刻父亲的心情,有无奈,有伤心,更有对亲人对这个世界深深地眷恋。

小的时候,儿子都是父亲怀中的宝。小时候最深的记忆,是一次路过小河,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不小心车子翻了,父亲慌忙把我抱起,我至今还记得父亲那满是疼惜的目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就在父亲去世的前几天,父亲还满是歉疚的对我说:你看你都快二十岁了,还没有媳妇呢。农村的孩子,订婚早。我的心蓦地疼了,都这时了,您还惦记着我。

守灵的那天早上,晴晴的天空落下几滴来,哥说:父亲一定是看见我们伤心,哭了。

后来我在市报上为父亲写了一首小诗:十九岁的那一年/那一天的晚上/又见父亲/我泪如泉涌/父亲先是怜地望着我/接着喟叹一声/这孩子,怎么还没长大/我赶紧醒来/还好,天是晴的/如水的月色/透过一方小窗/照在我湿湿的脸上。

每次想起父亲,我就去母亲居住的老屋,墙壁上,悬挂着那张全家福。记得拍照的那年,我只有七岁。父亲就在相框里,依然是那双满是爱怜的暖暖的目光,看着我。在这人世间,我脚下的路有多长,父亲的目光,就会跟随多远,永远不会移开。每当我遇到困难烦恼的时候,耳边依稀响起父亲的细语,与我交谈,开导我。我听着,想着,只一支烟的时间,就迈进了中年。现在,我也是一个父亲了,儿女渐渐长大,问我要这要那,到这时,我才体会到“父亲”这两个字真正的涵义,还有现实生活的不易。

沉沉的夜色中,我走过村口的那颗老梧桐树,再往西不远,村西的田地里,就是父亲长眠的地方了。我曾多次前去,在坟前点几支香烟,因为父亲喜欢抽烟,因为生病,无奈戒了。父亲的棺木一定朽了吧,坟头的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青黄之间,就是人间一年的距离。雨飘摇着落在坟墓上,这个寒冷的季节,亲爱的父亲,那个世界里,您冷么?那个世界的道路,是否如人世间般坎坷?

我想,多年之后,我们一定会再次重逢,那时,在涌动的人群中,您一定会一眼把我认出,那时,我们再也不会分开,让我好好地敬您,来弥补我今生的遗憾。

“子欲孝,而亲不在”,这该是怎样的痛悔!人的一生只有一次,不要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常回家看看,看看自己渐渐老去的亲人们吧!

祝福天下所有的父亲母亲,还有我们自己————新年快乐,一生平安!

2011。12。28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12523/

天堂里的父亲,新年快乐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