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怎样的锦心绣手才能织出这一地灿然

2011-10-20 22:01 作者:麦香小农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曾经看过一幅十字绣,题目是《黄金满地》,树上的黄叶,飘飞着的黄叶和地上的黄叶,灿烂得让人心颤!我真想走进这世界,感受这一地灿然!

同事看我动心,就说,绣吧,绣起来可美了!我知道它美,但我不敢触碰这美。我怕自己沉进去不能自拔;我怕自己绣不好,玷污了这美。这幅看起来单纯的秋画,需要几十种颜色的线的穿插才行。

几十种层层的过渡才有了自然叶子似的颜色。几十种就能绣出秋叶的颜色和姿态吗?也不能。

每一个叶子都是一个生命的过程。因为居住的枝桠的不同,光照的不同,接受的朝露与晚霞、经历的风雷电不同,它们在树上就形成了自己的形状,自己的性格和自己的脾性。在天,看起来都是绿色,但这个叶子和那个叶子的深浅是不一样的。一棵树上的叶子,大致是相同的,但你拿起来,仔细看,它们各个不一,大小,形状,文脉,甚至对称都有自己的个性。

而到了秋天,因为树的位置不同,所经受的风和光照不同吧,它们在树上都不一样了。你看那些法国梧桐,有的现在还是满眼绿色,有的已经满树灿然。那在路边迎风口的法桐,树上的叶子织锦似的,有的是灿烂的黄色,有的有点发褐,有的才镶上金边……迎着下午温暖而柔和的阳光,我看到了满树黄金!

我知道,这满树黄金非绣手所织。只有造化才能雕琢这般流光异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下午下班,黄金满地。我小心翼翼开着车子,车轮碾压着这叶子,让我感觉心隐隐地被扯疼了。

我喜欢这秋天的落叶。

童年时的喜欢,更多是一种功利。那时缺吃少穿,也缺乏把生饭做熟的燃料。等秋天落叶漫天飞的时候,我们就拿着韧了长线的针,到树下,小胡同,串树叶去。树叶刷刷地,穿到线上,你碰我我碰你地响,串得多了,挂到脖子上,想到年画上美女挂到脖子上的丰收果实。把叶子挂脖子上,自己也成了美女,也收获了果实了。当然拿回家会受到娘的小小的褒奖。我就在娘烧火的时候,盯着锅底,看着我串的叶子在锅下变成了一只火蝴蝶,蜷曲飞舞着的灿然一瞬,那么美!我看得发呆,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一只只火蝴蝶,才使生涩的地瓜变得甜软,才使玉米饼子长出喷香的锅巴。

这就使我串树叶的劲头更足了……

小树的叶子长了又落,如果我也一棵小树,每年落一次叶子的话,我已经落了多少叶子了?那些穿不上的衣服是我落的叶子吗?那些我读完的课本是我落的叶子吗?小树向天走,越走越高,我向外走,越走越远。

当我走进大学校园的时候,我对叶子就有了不同的感受。在校园秋雨下,踏着濡湿而沉重地铺在地上的叶子,有了一种无名的伤感。树多么无情啊,当它需要叶子输送养分的时候,它就让叶子长出来,拼命地进行光合作用,让它不断地拔高生长,可是,当它不要的时候,它无情地把叶子断掉,任叶子随风而去。无论是飞到水泥地上被车碾的粉碎,无论是身陷泥淖,还是落入水中,随风漂流……

人与人,是否也这么无情?

人到中年。经历了成长的烦恼,青的苦闷,生活的摔打。现在,我看秋叶,每一片都是自己奋斗的结晶和上帝的杰作!这灿烂非人力所成。而我们每一个人不也是如此吗?天赋,机遇,个人的奋斗,使每个人看似一样,又截然不同!但已经不能改变了,像这落叶!

去如秋叶之静美。我的心情也如这秋叶般,灿烂飒然而平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22464/

怎样的锦心绣手才能织出这一地灿然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