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城,荷塘与城堡

2011-09-08 16:03 作者:秋白羽  | 3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秋之交,居于大漠边关一隅,小城虽小,但却安宁平和,每天,漫步在干净整洁的街道上,总能见到或多或少一些熟悉的面孔,或者从来没打个招呼,或者只是擦肩而过礼貌的点头致意,但心里,却流淌着缓缓的温暖,这温暖,来自于那份似曾相识的熟悉。

享受着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里纯朴憨厚的人所带来的那份祥和与宁静,时光在夏日的阳光下静静的淌洋。有这样的一段时光,让人感叹生活是这样的惬意、闲适和安逸。

日子,仿佛是恒久不变的诗行,拖曳着长长的尾巴,沿着岁月的轨迹划着一道一道循环;生活,永远如同波澜不惊的湖面,铺满层层叠叠的青碎浮萍,在夏日秋叶下泛散着水草的芬芳。

习惯了,黄昏的傍晚,踩着薄薄的夕阳,轻装便履,穿过那条永远络绎不绝的人流和车流所主宰的马路,到对面的公园散步,初秋的风带着微许淡寒,徜徉在这座略显古朴公园里的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人们,都已经脱去了五彩缤纷炫亮夺目的夏装,转而换上了颜色深暗厚重的长袖长裤。

高大虬结的白杨,树根裸露出泥土的部分依旧翻卷着粗糙的树皮,满身斑驳苍澜的痕迹昭示着其历尽岁月风霜的历程,尽管垂垂年暮,却依然傲然挺立,尽力的舒展着雄伟的臂膀,以便在天来临之前撷取更多一点的阳光。储存着越冬的食粮。

它们彼此的一棵连着一棵,郁郁重重覆盖了这大半个公园,使得那原本就微弱的阳光零星点点的穿透了厚厚的枝叶,洒在来自遥远戈壁光滑圆润鹅卵石铺就的路面上,泛漾着微弱的白光,几乎了无痕迹,而后便是忽而的阴暗,忽而的闪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穿过林荫下爬满了爬山虎的走廊,大理石砌就得长凳上,有三三两两,七七八八的老人,或低低细语,或高谈阔论,或附耳,或激扬,走过一生的老人们,应该是有着许多的谈资笑料,生活琐事以供他们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偶尔能远远听见几声开怀大笑,苍老的笑声里透露着饱经世事的沧桑,而后其间便附和了会意般低低的笑声渐余渐徐、、、

这该是一天中颇见难得的开心和满足吧。

豁然开朗的眼前,那池在我心里歌唱了一个夏季荷花依旧是那么的摇曳生姿,就连中间夹杂着的以前从来没发现的睡莲也一簇簇的在荷叶摇摆的间隙里展露出若隐若现的青葱娇颜。

青翠如同碧落玉盘的荷叶,婷婷玉立在缕缕青痕的湖面,整个湖面如同缀满了翠玉,一枝再一枝或红、或白、或盛开、或含苞欲放的荷花宛如自从翠玉罗盘中破玉而出,玉茎相连却又是如此的浑然天成、完美无缺。

倏忽间,若似从湖面凭空滋生的一缕微微的清风拂过,有一篇荷叶若那不胜娇弱的少女,轻轻的微颤了颤,俄而,那枝略显得有些纤弱的花骨朵儿也便甩了甩稚气的脸庞,便是这一刹那的娇动,激起了那满满一池的秋波。翠玉的盘也活了过来,荡开了一轮赶着一轮的凝碧的波晕,却是如此的焕然有致,层层铺拍。那丰艳的,娇楚的,纤柔的,在这一刻翩然起舞:碧玉妆成万荷舞,绿波漾开一池秋。

那暗香浮动中,夕阳慢慢的坠入了远天之外,一轮明月,与城市的霓虹交相辉映,朦胧了色。

灯光,月影摇落了漫天繁星,似那青青草尖上跳动的小露珠,在灯月的注视下,闪着微微的光,轻轻的摒着呼吸走过,不敢去惊扰了这大自然神奇的恩赐于大地的小精灵,它们是天上星辰的化身,降临人间,却是贪恋了这人间美景,便于每个夜晚,悄悄的爬上了小草的枝头,当真是秋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天上无数。

草坪边植有几棵这个城市少见的法国梧桐,已经不知道经过了许多年的生长,饱经风霜的枝桠远远的展了开去,树冠极致的下方翻滚着的褐黄起伏如浪涛,那里,有一片人工开辟出来的沙漠。

记得刚来的时候,我曾经有过短暂的失神与震撼,那么高大的椰子树,曾经,我只是在海南岛上见过,不可否认,椰子树是我所见过的极其美丽的树之一,记得第一次在海口刚出了机场就看到了错落有致的几株椰子树在机场外的路边,高大挺拔,如同一位手执利剑的勇士,守护着我们的海道,也迎接四方的来宾。

但我是万万没想到,在这个一年大半都处于苦寒季节的塞外边疆也能见到这种亚热带的产物,等走近了,才恍然大悟,同时也不得不由衷的叹服这雕塑者以假乱真巧夺天工般的手笔,这片沙滩,也因为有了这几株人工造就的椰子树,而具备了海滩的风韵。

夜色渐渐的弥漫了整个城市,因为愈近黑夜,所以,城市的灯火更显璀璨,天空之上那轮明月也更加皎洁。在迷离的光晕里,踩着松软的沙滩,缓缓的走着,身后,留下一溜深深浅浅的脚印。

有一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带着略下一点的男孩,在稍大的一株椰子树下,在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的垒起一堆堆的沙子,在他们的周围,沙堆砌就得一座小小的城堡,已经初具模型,两个小孩不时的抬起瘦弱的手臂,用衣袖抹一抹脸上的汗珠,稚气的脸上便画满了一道道黄与褐的痕迹。

我远远的站着,心里游游的荡起了微笑,继而弥满了全身,我想起了童年。没有去打扰他们,也没有离去,而是一直静静的,看着。

男孩拿着一个小小的铲子,周围的沙子在他不停来回的奔跑中渐渐的汇聚到城堡的周围,小女孩则把微微湿润的沙子慢慢挤压成各种型状,然后再堆砌在尚未完成的城堡上,他们就这般自顾的忙碌着,丝毫无暇在意我这个观众,也无暇在意夜已经很深了。

我想,他们的心中应该都有着一个瑰丽的,而这个梦,却是如此的简单,他们只是,自己动手修建自己心目中一座完美的城堡,而这座城堡,或许在他们离开后,就会被一场不期而遇的大所冲毁,但,幼小的他们却是不会去想那么多,因为,他们所满足的,所快乐的,只是这修筑城堡的这一过程。

突然间,有些莫名的感动,或者,我们每个人,都在修筑着属于自己的那一座城堡,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用一颗虔诚的心,用热情向上热生命的激情。可是我们,都忽略了:这中间最值得我们在意的是这修筑的过程,我们太过在意了结果,以至于,风雨摧残后,生命,便颓然败退。

小女孩拉着小男孩的手,消失在夜的尽头,身后,一座小小的城堡静静的躺在偌大的沙滩上,那么不起眼,可我的心,却为何如此激昂澎湃。

二0一一年9月于新疆奎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70850/

小城,荷塘与城堡的评论 (共 3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