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意·诗意

2011-04-15 09:07 作者:空谷幽兰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静候已久的破晓,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突然间一抬头,柳树绿了,花儿开了,天就这样仿佛在一刹那间降临到这个世界。

很想为这个季节写点什么,不止于她的万紫千红,语花香。而我的思绪总赶不上花开的速度,徒让大地的快乐充斥着我每天的心情,让我越发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地美好

一路从东北到华北,发现春天的来临都是一样的,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猛”,我总跟别人说东北的春天来得很猛,仿佛昨天还是冰天地,突然间一下子冰雪消融,桃花盛开,让人在温度不自然的雀跃中茫然失措,不知该不该就此勇敢地脱下臃肿的羽绒服,所以当地人说东北只有天和天其实还真是名副其实。而首都的春天,本来以为会如清明上河图一样伴随着一段古老的历史徐徐展开,却不想也是一间路边的迎春花竞相绽放,宣告冬天的彻底结束。这种对温度的灵敏感是任何高科技的手段都达不到的,那种感觉像孩童看见了游乐园一样地迫不急待,像开闸的洪水一样一泻千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春天总是这样的朝气勃勃,呼之欲出,从此由红绿主宰的姹紫嫣红便一发不可收拾。看到迎春花开,总会人心里暖暖的,即便是尘封已久的心灵也会为之动容,看到路边的小草,稚嫩的幼苗顶着层层的泥土抑或瓦砾、厚厚的柏油路坚强地破土而出,那种对生命的渴望,对成长的渴望,总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敬畏和沉沉的膜拜。草木本无心,却为何有这种连人类都未必具有的强大的力量?或许这是一种生命的本能,是种子就注定是要发芽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美能及得上一个新生命的绽放,没有一种快乐能大过初生的欣狂,那是一种涅槃后的重生,一种经历炼狱后的百折不挠……

或许是我太过于诗意,或许是这个季节孕育了太多的诗意,看到花开,脑海里总萦绕着无数句咏春的诗句。俏皮版的如“红杏枝头春意闹”,这个“闹”字之妙,堪比“怡红快绿”之“快”,赋家常语以新意,由此而生的动感跃然纸上,不禁让人暗自叫好;晦涩版的如“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红杏之于出墙,犹如汤唯之于《色戒》,前者是本性使然,后者则称为艺术献身,或许我这么说有点逻辑混乱,墙内墙外,在于你观看的角度;华丽版的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夭夭”、“灼灼”,我已经找不到更好的词来赞赏了,也只有《诗经》才能创造出如此美妙的叠音,经历过似水流年的辗转,至今读来依旧如夜晚的繁星般璀璨夺目;忧伤版的如“去年昨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桃花,一个浪迹天涯,一个固守枝头,既然冥冥中有一种东西将彼此的视线牵引,却又奈何我望穿花海,却寻不见伊人的身影……;意境深远的如“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忘了是出自谁的手笔,我极为喜欢。去年游寒山寺,幽深的寺院一角一株桃树静静吐芳,让我一下子想起这两句诗,仿佛也在一瞬间进入了诗人的境界,自然而然地便吟诵出后两句“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原来千古名句的诞生源于这种刹那间的撞击心灵的美好,而这只有诗的语言才能将这难以捕捉的东西打上文字的烙印,传递到心灵深处,这就是诗的魅力所在。再近一点的有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曾是好一阵子我不肯改掉的签名,依恋着海子为他的诗迷们营造的精神世界——我有一座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绝世的才子,为痴狂,为诗癫狂,我不知道在火车碾碎他身体的那一刻,他的灵魂是不是真的到了那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不过我想,应该会的。

春天是欣喜的,是雀跃的,正如朱自清形容的“像一个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没有什么比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更让人心潮澎湃的,这样的季节,总有这样的澎湃充满着每个人的胸腔,或许再多的文字也难以形容这样的感动,就让心灵永远地停留在这明媚的春光里,细细聆听这个世界的美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09667/

春意·诗意的评论 (共 2 条)

  • 乐之云墨
  • 心的颜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