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转载《诗刊》的水平、闹剧与为什么

2019-03-06 21:14 作者:紫色的云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诗刊》的水平、闹剧与为什么

文 / 郑正西

《诗刊》每年借陈子昂之名为脸上贴金,花巨额奖金,评选年度诗歌;而且动用一些行政力量造势,用卡车运来诗坛西装革履的名人,锣鼓喧天,披红挂彩,向世人宣告,他们一年的代表作。自古以来,诗歌用文本说话,靠文本流传;如今的诗歌要用锣鼓说话,要用金钱标价,把当今的中国诗歌推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其实,剥去这些闹剧的画皮,便一眼看到了诗歌背后的抢名分利。

依他们的说法,毎个年度的陈子昂10万大奖就是《诗刊》一年的代表作。那么,锣鼓过后让我们看看评出的代表作到底如何?这些10万大奖作品代表了《诗刊》的水平吗?

《诗刊》的水平、闹剧与为什么 2016年度,他们奖给10万,选中了诗官张执浩的作品为《诗刊》代表作。让我们选读四首: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给稻草人换衣服

稻草人的衣服一年换一次

我现在穿短袖了

他还穿着棉袄

(那是谁的烂棉袄?)

我现在拿着一把蒲扇一根竹竿

等会儿它们将出现在稻草人的手上

热风推着热浪

稻田青。麦田黄

稻草人身子前倾

歪斜的手臂上停着一只麻雀

大地安静。没有人

在午后像我一样不安地走动

没有人相信我能

把一件少年的海魂衫套进他的肩膀

蜻蜓在我身前飞

更多的蜻蜓飞在我左右

我看见稻草人立定在田头

他一定听见我的脚步声

分开了喜悦的茅草

.

-----------------------------

墙边草

墙边草活在它去年死去的地方

和去年一样,那几缕绿

和去年一样,我蹲下来

查看墙缝,又站起来往前走

墙边草原地踏步

在光秃秃的角落强颜欢笑

和去年一样

它不会长得太高

也不会长得太久

如果太辛苦,它就去死

等来生再试试

.

-------------------------------

诗歌的诞生

小鸡钻出蛋壳的那一瞬

那一滴脆生生的叫声

我在年幼时曾经驻足谛听

母牛在反复踩踏过草甸后站定

扭头看着人们从他身后拽出一只牛蹄

两条腿,然后是

胞衣中半跪半立的牛犊

这一幕我永生铭记着

几颗土豆被我遗忘在了墙角

装它们的塑料袋已经千疮百孔了

那是豆芽们昼抓挠的结果

去年的樟树叶越过了今

令我喜悦的却是后枝梢的新绿

今天仍旧阴沉

我看见你为了吃鱼生

正把一条切掉尾巴的草鱼扔进水桶

“游十分钟,它的血就流光了。”

-------------------------------------

.

植物的

一朵百合爱上了另外一朵百合

它该怎么办

一株荷花在六月的凌晨盛开了

一眼就看上了身边的另外一株荷花

霞光撩拨花蕊

它们各自抖落露水,等候

倒影在一起的那一刻

光阴蠕动,此消彼长

一条鲤鱼搅动的波浪断送了它们的念想

一只蜻蜓飞来,一群豆娘

曲身停靠在睡莲的美

蝴蝶扇起的风推醒了凤尾兰

金钟花倒挂在竹篱上

蜜蜂过来将它们一一敲响

.-----------------------------------------

《诗刊》的水平、闹剧与为什么2017年度,他们又奖10万,选中了诗官李元胜的作品为《诗刊》代表作。让我们选读四首:

.

----------------------------

倒提壶

在甘南、想找个虚无之所

放下行囊一一我一直提着的

斑驳风景,半生平庸

山下,等我的朋友提着青稞酒

山上,一大片倒提壶

提着从天开始收集的蓝色

隔着栅栏,逆光中劳作的妇女

没有任何想放下来的

她像一粒露水,用倒影

提着这个无所用心的世界

.--------------------------

当我放下笔

写作的时候,我弓着腰

紧紧地抓住一切的事物,就像荒草

搂抱着磨砺过它们的砂石

当我放下笔,被抓紧的一切

突然停下,线条从纸上滑落

还原成山坡,我走过的崎岖小路

收缩进远方的山谷

围坐在一起努力微笑的人

回到窗外,拥挤的车厢

回到他们凌乱的家,依旧不知所措

---------------------------

.

嵩山之巅

滑过的,没有滑过的雪

被宠爱过的,被侮辱过的生命

都会回来,在某个阴雨的下午

在一片萧瑟的嵩山之巅

遍地春风的时候

我还独爱这群峰之上的萧瑟

沿着四周险峻的小路

逝去之物正在汇聚

惟有萧瑟之人,才能看到它们

他走着,步履迟滞

因为昔日的滑雪板擦着头顶飞过

某对恋人,再度漫步在他的山谷中

一个下午,无数日出日落交替

惟有萧瑟之人,收容了它们

今年、去年甚至更久远的雪花

雪花一样的事物

在阴雨中,一步一步

把它们仔细推敲、衡量

.-----------------------------

容器

只有从未离开故乡的人

才会真正失去它

16岁时,我离开武胜

每次回来,都会震惊于

又一处景物的消失:

山岗、树林、溪流

这里应该有一座桥,下面是水库

这里应该是台阶,落满青冈叶

在陌生的街道,一步一停

我偏执地丈量着

那些已不存在的事物

仿佛自己是一张美丽的旧地图

仿佛只有在我这里

故乡才是完整的,它们不是消失

只是收纳到我的某个角落

而我,是故乡的最后一只容器

.

————————————————————————————————

2018年度的获奖作品未公布。下面把大家关注的,获得青年诗人奖的

湖北女诗人沗不语的诗歌转载几首(从网上搜索):

.

瓶子

每次当我独自

走在正午的大街上,人群中

在湖边或公园的灌木丛边

从下午,坐到黄昏

我感觉我变成了一只瓶子

无法开口,不能拥抱

有光滑细致的孤独

和充盈一切的骄傲

那时我会想起你

灵巧的手多么温柔

覆盖我,抚摸我身体的每一处像

重新造就

我不知道那样的抚摸也暗含着命运

当我成为一只瓶子,我有时候

空着。有时候接过

你折下的花枝

.---------------------------------

密语

有时候我会,陷入莫名的悲伤

阳光照在我身上

带着众多陌生的影子

花朵满怀喜悦,仍开在去年的枝头

云和雪

永恒的空中飘荡

我感到一种,伟大的厌倦和绝望

无论我怀着怎样的

力量和慈悲,在被用旧的人世

我都无法献给你

一份新鲜而安祥的爱情

.---------------------------

这世间所有的好

那麦地多广阔。好像可以

供我们走很久。

那绿色多蓬勃,像世上

所有的好,都来到了这里。

我想跟你说很多话,像小羊

不停地咩咩。

我想长久的和你拥抱,像两棵

长到一起的树。

然而我是如此单薄。人世繁茂

很长的时间

我踩着你的脚印,认真地

往前走。

像我拥有了,更多的你。

------------------------

.

名字

我曾经,在早晨的风中

写过你的名字

用泥,用水,用枯枝,用落叶

用积雪,也用花朵。

我还曾用过眼泪

用过天上的

白云。

它们在见到你之后

就消失了。

你的名字变成了泥,水,枯枝,落叶,

变成了积雪,花朵,眼泪和云。

当我们一起

离开

那里不再有任何东西。

只剩下一块心形的,完整的

残缺。

.-----------------------------

一只蹲在树上的鸡

一只鸡蹲在树上

一群人围了过去

林小七说它像哲学家,正在思考生活

王飘飘说它像个舞者,准备振翅一飞

丁硕马腾说它一定是累了,亢奋了,失意了,受表彰了

杨木木沈端说它倔强,傲慢,呆傻,泰然

还有人说这是一只有思想的鸡

有人说这是一只特立独行的鸡

有人说它来路久远

正细听头上千百年前的

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说话的人

当他们讨论完蹲在树上的鸡(事实上那只鸡不一会儿就飞走了)

转过来问我:你觉得呢?

我觉得?

我觉得它就是一只鸡,就是它自己

它什么也没想,只是恰好

蹲在了树上

——然而我什么也没说

我蹲在了自己的树上

----------------------------------

.

馒头启示录

菩萨。

现在我躺在床上,连蝉声

都听不到了。

我听到一只蚊子的嘤嗡声。

十分钟前,我心无旁骛

顺手,却异常准确地,拍死了它。

我做的多么自然,菩萨。我为我的自然忏悔

半个小时前,我看了一场演出

歌舞,朗诵,唱经。在你端坐的面前

在你无处不在的,星空之下

我担心吵到你,又忍不住

用眼睛,耳朵,去看,去听。

我有点恍惚,有点疑惑,菩萨。我为我的惶惑忏悔。

第一天进山时,第一次被女居士称呼:

女菩萨

我为心里生出的窃喜忏悔。

我忏悔,那些被我吃下和还将吃下的食物。

忏悔每一条走过和错过的路途。

爱和爱过的人儿。

忏悔幽怨。狷狂。忙碌。低头。哭泣。

我忏悔此刻。

----------------------------------

菩萨。

当明日,我起身时,便是我离去时。

我离去时便是我开始时。

云浮雨落。山上山下。

我将不会忏悔,我怎样带着过堂时未吃完的

一只馒头,

下山去。

-----------------------------------

.

另外,李少君在《光明日报》发表了《诗歌要有开新时代风气之先的气魄》文章。“新时代诗歌”是什么和怎样写,他说“两个应该”。请读原文摘录:

“新时代诗歌应该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主体意识。新时期文学就是从确立主体意识开始的,但那是一种以个人为中心的主体意识,曾对人性的解放、人道的弘扬起过积极作用,但过于强调自我,导致后来解构主义思潮泛滥,否定传统、贬低英雄、反对崇高,直至解构一切宏大叙事,最终走向了历史虚无主义。新时代诗歌,应该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主体意识,本身就包含了个体意识和民族意识,是建立在个体和民族基础之上又超越具体的个人和民族的。我们要走向一种自我肯定、自我发现和自我创造的建构主义,不断走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这一历史性转折,正是时代最具诗意之处,提供了发挥自由创造的无限空间。兼具思想能力和感受能力的优秀诗人,最终会将人民的主体性、民族的主体性、国家的主体性和个人的主体性融为一体,加以不断肯定、不断强化和不断超越,提炼出新时代的核心价值,建构出强大的主体性精神力量,打动人心、感染世界、改变风气、影响社会。

新时代诗歌还应该创造新意象、新形象。诗歌是一种塑造形象的艺术,艺术以形象感人,只有典型形象才能深入人心、永久流传。我们这个时代恰恰是一个新意象、新形象不断被创造出来的时代。经验、感受与视野,都和以往大不相同,并以一种加速度的形式产生着。山河之美与自然之魅,日常生活之美与人文网络、社会和谐,都将给诗人带来新的灵感和冲击力,激起诗性的书写愿望。而复兴征程、模范英雄、高速高铁、智能机器、青山绿水、绿色发展、民生保障、精准扶贫、安居乐业……都可以成为抒写对象,成为诗歌典型,都可以既有时代典范性,又具有艺术价值。此外,全球化、网络化、“一带一路”、海洋世纪、共享经济、航天探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将加快人类前进的步伐,放大人们的想象力,激发新的理想信念、奋斗精神和创造力,进而催生出新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价值,带来新的美学观念和美学形式。这将是一个新的美学开疆拓土的时代,既葆有中国特色的本土根底,又具有全球的开阔视野和胸怀。这是一个将创造出全新美学方式与生活意义的新时代。”

那么,把李少君说的“新时代诗歌”的“两个应该”的标准去对照他们每年的年度获奖诗歌,请问哪一首是“新时代诗歌”?如果不是,10万大奖为什么不奖给“新时代诗歌”?如果《诗刊》找不着“新时代诗歌”,你李少君喊来喊去要写“新时代诗歌”,是演给谁看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hige/vpakpkqf.html

转载《诗刊》的水平、闹剧与为什么的评论 (共 17 条)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 雪儿
  • 秋诚
  • 浪子狐
  • 引子
    引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飞翔的鹰耿彪
    飞翔的鹰耿彪 审核通过并说 诗歌,是内心的独白,是心灵深处的灵动,不要被金钱妖魔化,要一方净土,虚伪主义,只是人的美丽外衣,华丽的词语,也只是皇帝的新装,在以主题的核心下,这种虚伪主义,会逐渐枯萎、消亡,
  • 学尔

    学尔“官老爷”把持着《诗刊》,“钱老板”滋养着“官老爷”,还能有什么样的诗歌诞生,也就不难想象了。 可惜了一个五千年悠悠诗国的中华民族,走到近些年来,就这样的被他们玷污了,侮辱了,嗷嗷待哺。好在希望散文网等等,还能留有一方净土吧,还有我等爱诗之人,保有一颗诗心吧,冰山雪莲不与浊水争一池污淖。自在自逍遥,待到春风化雨时,清荷复活。

    赞(1)回复
  • 学尔

    学尔回复@黄薛生:谢谢先生!共勉!

    赞(0)回复
  • 雅琢

    雅琢喜欢推荐

    赞(0)回复
  • 引子

    引子稻草人的衣服一年换一次,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为冰山雪莲点赞!!!

    赞(0)回复
  • 成飞烟

    成飞烟诗歌是一种塑造形象的艺术,艺术以形象感人,只有典型形象才能深入人心、永久流传。

    赞(0)回复
  • 成飞烟

    成飞烟诗歌是一种塑造形象的艺术,艺术以形象感人,只有典型形象才能深入人心、永久流传。喜欢,点赞!

    赞(0)回复
  • 成飞烟

    成飞烟诗歌是一种塑造形象的艺术,艺术以形象感人,只有典型形象才能深入人心、永久流传。喜欢,点赞!

    赞(0)回复
  • 剑雨飘香

    剑雨飘香拿自己的拳头捣自己的眼窝,还在哪儿洋洋自得地炫耀自己的“文采”,羊毛出在羊身上,作作秀也就是罢了。真君子不说自己是“君子”,是“礼贤下士”,招摇过后,剩下的就是“杯盘狼藉”,留下的就是“销声匿迹”。金钱装饰起来的华丽的外表,就是遮盖丑陋心态的“面纱”,一旦撕破,便什么都不是,敢向“虚伪”的行为宣战,就是真君子的气魄。文字的声音,震耳发聩,然而,人人都不能免俗,或许有人会说,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井水不犯河水,上行下效。谁也挡不住,希望此文能读者带来触动和思考。荐赏!

    赞(0)回复
  • 她山玉

    她山玉喜欢点赞问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