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转载现代诗歌写作基础及技巧

2019-11-13 18:21 作者:紫色的云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现代诗歌写作基础及技巧

什么是现代诗?

现代诗又称白话诗,发端于清末,盛行于五四以后,像中国现代社会一样,受外来文化影响颇深,推崇象征,意识流,超现实主义思潮。其与古典诗歌相比较,虽都为有感而作,但一般不拘泥于格式和韵律。形式更加奔放自由,意涵也更加丰富跳跃,意象的经营往往重于对修辞的运用,完全突破了古诗"温柔敦厚,哀而不怨"的特点,更加强调自由开放和直率陈述以及进行"可感与不可感之间"的沟通。中国现代诗又分为两个相对独立的阶段,新中国成立之前为中国现代诗歌,新中国成立之后为中国当代诗歌。

现代诗的分类

现代诗的分类有多种表述方式。按形式分,可分为自由诗和格律诗,目前前者占主位,但笔者更看好后者;按体裁分,可分为童话诗,寓言诗,散文诗和韵脚诗等;按表达方式分,可分为叙事诗,说理诗和抒情诗,目前后者占主位;若按篇幅长短划分,则又可分为,微诗,小诗,短诗,长诗几大类。至于这几类,评论家们几无疑义,但笔者认为这种分类太过笼统,还应该再细些,即加上中诗和巨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先我们来说说小诗,现在一般认为十行以内,一百字左右即为小诗。其产生在五四运动以后,大致在1921——1925年之间,受印度诗人泰戈尔《飞集》影响而做的新尝试,代表人物是冰心和宗白华,代表诗集是《繁星》《水》和《流云》等。

当代微型诗由中国小诗派生出来,普遍认为三行以内,字数以三十为限,其特点为短小精悍,往往以富含哲理的一句话取胜。从宏观的角度上来讲,微诗从属于小诗,而二者又都从属于短诗。

短诗的标准则不尽相同,各诗刊和网站都有自己的标准,一般倾向于二十行或三十行以内为短诗。但无论哪种观点,对短诗的界定都以不超过三十行为限。

过去,长诗的设定一般以四十行为标准——即等于或超过四十行均为长诗。但在现代汉语语境下,意象丰富,词汇发达,诗人们的情思犹如波涛汹涌,这样的标准太过宽泛,使得长诗很容易泛滥,影响到长诗作为一种诗体的魅力和发展。我们都知道,小说的篇幅动辄以万字为限,短篇在一万字以内,中篇十万以内,长篇最低标准也需十万字以上。虽然诗歌不是小说,但长诗的过于泛滥显然对于诗歌的创作不是什么好事情。有鉴于此,笔者需要在这里引入中诗的概念,以在短篇诗歌和长篇诗歌之间搭座桥梁,使它们能够较明确地区分开来。

笔者认为,中诗是介于短诗和长诗之间的一种自然界定,起到衔接和过渡效应,它的篇幅理想区间应在三十行以上,百行以内。而百行以上的我们才能称之为长诗,给长诗以应有的地位和创作难度。这就像军队授衔,为了限制将军的数量,我们契入了大校或准将的军衔。

超过千行的史诗般巨著我们可以称之为巨诗【基本上是叙事诗,抒情诗百行以上已少见】这类巨诗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少见,古代如希腊的荷马史诗,印度的《摩柯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另外还有中国藏族史诗《格萨尔王》近现代有歌德的《浮士德》拜伦的《唐璜》普希金的《叶普盖尼▪奥涅金》等。

现代诗主要流派

①、新月派,又叫新格律诗派,代表人物包括胡适、徐志摩、闻一多、梁实秋、罗隆基、陈源等。新月派提出了“理性节制情感”的美学原则,提倡格律诗,主张诗歌的色彩美和意境美,讲究文辞修饰,追求炼字炼意,其鲜明的艺术纲领和系统理论对中国新诗的发展进程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②、九叶派,由九位杰出诗人曹辛之(杭约赫)、辛笛(王馨迪)、陈敬容、郑敏、唐祈、唐湜、杜运燮、穆旦和袁可嘉于1981年出版了《九叶集》,因此被称为九叶诗人。

③、朦胧派,20世纪70年代中国诗坛出现了大批的优秀青年诗人。他们对当代诗歌传统规范进行挑战,先后大量发表了当时无法让“正规”诗坛接受的充满新风格的诗,他们通过创作诗歌来反思人的本质问题,以一系列琐碎的意象来含蓄地表达出对社会的不满与鄙弃,开拓了现代意象诗的新天地,新空间。他们由地下秘密写作、交流转入公开写作和集会活动,形成了一个新诗潮诗歌运动。70年代末思想解冻后,朦胧派逐渐进入高潮时期,其标志便是1979年3月号《诗刊》上北岛短诗《回答》的发表,随着《回答》一诗的发表,“朦胧诗”开始由地下状态进入公开状态,新诗潮诗人不仅很快就占领了各种文学报刊的主要版面,他们还创办了自己的民间诗歌刊物《今天》杂志,推出了一批优秀诗人的作品,如北岛、杨炼、顾城、江河、舒婷、芒克、江河、严力等,并且引发了诗歌界乃至整个文学界的一次历时数年的声势浩大的关于“朦胧诗”的论争。

④、其它诗派如湖畔诗派、七月派、新边塞诗派、海上诗派等。

现代诗的三个基本要素

说完了现代诗的分类,我们再来谈谈现代诗的写作基础。现代诗有三个最基本的要素,即语言,意境与韵律。我们先来说说语言。

语言来源于生活,而艺术高于生活,诗歌作为一门语言艺术,所以一定要高于生活。诗贵凝练,言简意赅是诗的一种品德,高度凝练的词汇,生动形象的表达能使你的诗篇更加精粹,更加传神。

意境是诗歌的灵魂,是一种人【情】与物【景】的交融状态,是诗中诸多意象的升华与归纳,严格来说,它既属于艺术范畴,又属于哲学范畴,是诗中最难掌握的。只有你通过多读多看,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才能写出意境优美,境界高远的优秀诗篇。

最后再来说说韵律。笔者认为,诗歌是有韵的文字,古来如此。没有韵律的所谓自由体曾让笔者嗤之以鼻,认作伪诗。但在现代白话语境下,我们不必过分拘泥于格律的平仄,也不必过于强调压严格的韵脚,今日的平仄与古语境已有很大的不同,再加上地方语气的作用,平仄在现代诗歌中已然消失,但韵我们还是要压的,一般偶句韵末句韵较常用,我们可以下载十三辙或十六辙浏览学习。只要细心体会,孜孜以求,其实韵并不难压。单一的韵不好压时,我们可以适时转韵,再不行了就押宽韵【即两个相近似的韵混用,比如一七辙和姑苏辙,人辰辙和中东辙,再比如言前辙和江阳辙。

诗歌的结构应用

当然,除了以上最基本的,要想写好现代诗,我们还需掌握如下技巧:

一 断行和跨行的应用

断行是在一行意思连贯的诗句中为突出某些部分而人为断开,比如“我你”,可断为“我, 爱你”,再比如,“冷漠凄清又惆怅”,可断为“冷漠 凄清 又惆怅”;跨行又叫提行,是将一行意思连贯的诗句依照韵脚或节奏的需要分解成两行或以上,比如“我爱日的暖阳”可跨为“我爱/冬日的暖阳”再比如,“苍穹下月儿昏黄像一个大圆面包”,可跨为“苍穹下/月儿昏黄/像一个大圆面包”。无论断行或跨行,都使那些较长的句子分裂镶嵌在每节诗中,随着韵律的波动而起伏,配合诗的情感节奏,以时断时续,或连绵不绝的气势,应和诗人飘忽不定,或奔腾不息的文思,呈现出现代诗歌的散文美。

二 脱节和空行的应用

关于脱节,最著名的作品当属美国诗人庞德的《地铁车站》一诗“人群中幽然浮现的张张面孔/湿漉漉,黑黝黝树枝上的片片花瓣”。在两个孤立的意象中,诗人抽掉了联想,造成了二者事实上的脱节,而正是这种脱节,释放了欣赏者的想象力,使他们拥有了更广阔的思考空间。空行一般多用于微诗,用在前的,常是一些启示性的语句,比如王耀东的《冬天》“一位严厉的法官/在冰冷的诉讼之中/他脸上绽出春天”。在这里“一位严厉的法官”和“在冰冷的诉讼之中/他脸上绽出春天”之间就出现了空行,因为是微型诗,这三行是连贯的,但读者不难把它分成两节来读;用在后的,常是一些总结性的语句,比如微石的《摸相盲人与少女》“皱裂畸形的手握柔嫩的青春/水灵灵大眼望着鱼眼翻白/又一次黑暗战胜光明”。在这首诗中,“皱裂畸形的手”和“柔嫩的青春”,“ 水灵灵大眼”和“鱼眼翻白”本已造成强烈反差,但作者显然认为还不够,在“又一次黑暗战胜光明”前加入了空行,使人们有感于“摸相盲人”的心机和“青春少女”的愚昧之余,“又一次黑暗战胜光明”一语更加振聋发聩。

诗歌的表现手法

除了以上结构上的应用,现代诗歌还有诸多表现手法,如直接抒情【直抒胸臆】借景抒情【寓意于象】动静结合,动静互衬【以动衬静,或以静衬动】托物言志,借古讽今,烘托渲染,虚实结合【以虚写实,或以实托虚】抑扬【先抑后扬,或先扬后抑】对比,层递,联想,想象,首尾呼应,情景交融,乐景写哀,以景结情,卒章显志,画龙点睛,跳跃等等。由于篇幅有限,我们摘要说明。

一 情景交融:即诗中环境描写,气氛渲染与人物思想感情紧密结合,做到“忘我”“忘物”天人合一境界的一种状态。

二 乐景写哀:属反衬手法的一种。即用表面上欢乐的场景,来渲染一种低调,悲凉的气氛。

三 以景结情:诗歌在抒情或议论中戛然而止,转为写景,以景代情作结,使诗歌有一种“此时无情胜有情”的未尽之意。

四 卒章显志:又称篇末点题,即用篇末一两句话点名诗歌中心,主旨。“志”指诗歌主题,“卒”为完毕。

五 画龙点睛:指在诗歌行文关键处的加彩之语。一首诗之所以被人记住并津津乐道,往往是因为其中一两句点睛之笔。

六 跳跃:古代诗中,由于受严谨韵律和古汉语的限制,往往省略词与词,句与句之间的联结词,造成叙述上的“跳动”现象,如今这种应用也渐渐普及到现代诗。

诗歌的修辞

另外,诗歌的修辞也很重要。主要的修辞手法有:比喻【明喻暗喻借喻】,比拟【拟人拟物】借代,对偶,排比,夸张,双关,倒装,设问,反问,反语,用典,化用,双声,叠词叠韵,顶真,回文,衬托,通感,象征,互文,复沓,移就,列锦,呼告等。在这里我们也简要说明几个。

一 衬托:也叫映衬,指为突出某一事物而做的对比,分正衬和反衬两种。正衬,用类似的事物衬托所要突出者:比如“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王伦送我情”即为正衬;反衬,用相反或相异的事物衬托所要突出者:比如“轰隆隆的雷声把海鸭吓到悬崖底下,而高傲的海燕却更加勇猛在飞翔”即为反衬。

二 通感:把人们日常生活中各种感觉交错互通的一种修辞手法,以造成新奇,精警的艺术效果。如“落絮无声春坠泪”;如“他的声音像是随风斜飘的丝,零乱而悲凉”;如“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三 象征:指用具体事物表现某些抽象含义【特定的人物或事理】比如用论语表现伦理道德,用菊花表现节操,用十字架表现殉道和神圣。

四 互文:即互文见义。指意思相近或相对的前后词语在文句中交错呼应,互为补充,使句子更加和谐齐整,彼此辉映。单句互文:杜牧的《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对句互文:《木兰辞》的“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

五 复沓:又叫复唱,指句子与句子之间更换少数词语,反复出现,以达到突出思想,加重感情,加强节奏和提醒读者的目的。如《江南》诗“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即为复沓;朱自清散文诗《匆匆》“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也是复沓。

六 移就:指有意识的把描写甲事物的词语移用来描写乙事物。分移人于物,移物于人,移物于物三类。移人于物,如“空虚的天井院,寂寞的梧桐树”;移物于人,如“一种铁青色的苦闷,从酱紫色的脸皮泛出来”; 移物于物,如“辽阔的呼伦贝尔,甜蜜的湖光山色”。

七 列锦:又称列词,指全部用名词或名词性短语,经过特定选择组合,罗列在一起,以创造意境,增强画面感和气势。最著名的如“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又如“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再如“楼船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等等。

八 呼告:指感情达到最高潮的时候,对想象中的人或物的直接呼唤和倾诉。呼人,如“雷锋啊,雷锋啊,你真是我们的好榜样!”呼物,如“土地,原野,我的家乡,你必须被解放!”

写作技巧

和古典诗歌一样,现代诗的写作也要定调,取象,抒情,升华,分行,只不过音韵这些形式上因素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写作更注重些实质性的内容。诗歌,都很注重情思的表达,但古典诗歌形式感强,而现代诗则将情思的表达摆在第一位,音律、分行、表达技巧,都围绕情思这两个关键词转动。

1、定调

所谓调子,就是诗歌要表达的情感和思想的特点。情绪上或悲伤,或热烈,抑或忧郁,风格不同;思想可以是爱国,可以是热念,还可以是某种思考,包罗万象。调子是一首诗歌的关键,可以说是影响着诗歌的整体风貌。

比如有这样一首诗:

你是我的心肝

小宝贝,每每想起你

便会痛苦流涕

只因为我想你

读完之后,你觉得,这是诗吗?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是诗。文字间寻觅不到一丝的感动,反而是一种厌恶,说不来的肉麻。问题出在哪呢?在调子上。情感显得苍白,更无须谈什么思想性了。很明显,这是诗歌的调子没有定好。从“心肝”到“小宝贝”,读来庸俗无聊,而“痛苦流涕”,看似煽情,实际上却让人反胃,思想浅保这样的“想”,绝不可有,如果你是投稿的话,第一个毙了的,一定是你。为什么呢?只因为你感情不真,缺乏思想,也就是说,调子没定好。

诗歌是情感的艺术,之所以有人说诗歌是文学的“王冠”,很大程度上是缘于情感。那么诗歌的写作,首要的便是要有感情,一定要是真感情,这样诗歌才能从心底里去打动人。感情的真,又不是你说真,就一定为真的,是要你以情动人,引发读者的感情共鸣,产生心灵的回响。且看下面一首诗:

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一定是

妈妈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心胸

这是,我的心变成了一只风筝

风筝的线绳就在妈妈的手中

这是诗人食指在《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一诗中写下的动人的诗句。这让一个初次离开家,离开母亲,涉足远方的人来读,自有一番滋味上心头。对家的不舍,对母亲的爱,对前方的茫然,都可以从字里行间看出来。所以著名评论家崔卫平在评价的这一段文字的时候,说“也许对心灵来说,能受伤害,才能表示它是一颗心”。多么深刻的阐述,诗人当时心境的褶皱,仿佛一下子就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诗歌还是智慧的结晶,这便体现在思想上,就是耐读,给人思考的空间。诗歌的思想性也就表现在这方面,它是诗歌的生命,让人久读不厌,越读越有味。诗人舒婷的《神女峰》中的诗句至今还回荡在人们的耳畔:“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在这里,女性思想的细腻,得到淋漓尽致的表达,她们“长期受压抑的愤慨和悲哀”得到了释放,诚挚动人。诗歌调子的拿定,取决于情感和思想。从这两个方面来思考,容易激发读者与作者在理解上的共振,这样的诗歌写作,调子便是拿准了,拿到位了。

2、取象:

“象”是什么?这里指没有负载着情感和思想的物质,可具象为物件,动作,细节等等。整个取象的过程是复杂的,它的内容很繁杂,可以是生活,社会,艺术,体育等诸方面,只要是表情达意的需要,皆可以调用。

既然是取象,就必然要搞清楚“象”的来源,这是至关重要的。象的常见类型表现为三大类:

第一类为古老文化,这是象的主要来源。文化的象涵盖面广,有意蕴,有深度。这样象的取得是要狠下一番功夫的,长期的阅读积累是必要的手段。勤加阅读,存放在脑海中,运用起来也就会省去不必要的周折。比如诗人郑愁予的《错误》一诗,其中对物象“莲花”的运用:“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可以说写尽了时光的流逝,容颜的衰老,既带有点点的感伤,又散逸着古色古香的气味。

第二类为现实生活,这是象的重要来源。生活是有质感的,原汁原味,更容易去感染人。从生活中取象,又不可泛泛地取,要注意典型,这样的象才有价值,能较为集中的表达生活。诗人海子在诗歌《女孩子》中写道:她走来/断断续续走来/洁净的脚/沾满清凉的露水。行走如同文字“断断续续”,洁静如“清凉的露水”,这些充满生活意味的象,让诗歌更有生活,更有韵味,更显个性的美感。

第三类为联想想象,这是象的特别来源。联想和想象是构思写作的关键要素,在潜意识里还能暗示作者的某种情感和思想的倾向,为读者解读作品提供契机。这种背景下产生的象常常是扭曲的,变形的。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的《等你,在雨中》如是写道:步雨後的红莲,翩翩,你走来/像一首小令/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从“典故”“ 姜白石的词里”里走来,明显带有想象的色彩。从古至今,时空错叠,致使象很夸张,却很有诗味,彰显了意味诗哲的智慧。

取象的过程,是其与心契合的过程,倘若让象远离心灵,即使这个象取得再好,也是失败的,没有意义的。那么,这首诗歌也不会有好的结局。

接下来便是寄寓的过程了。所谓寄寓,诗家又云“寄托”,就是将情思附着在象上表达的过程。《古今词话》中称,东坡先生作“卜算子”一词,“拣尽寒枝不肯栖”,“按词为咏雁,当别有寄托,何得以俗情傅会也之句”。可见诗歌写作中“寄寓”之重要,能够将“俗情”深化,拓宽了诗歌的表达空间。

清代文学家郑板桥曾经有过一段关于“寄寓”的高论,就是“胸中之竹”。“眼前之竹”便是象,而到了“胸中之竹”的阶段,便是寄寓的过程。《庄子•齐物论》中写道:“昔者庄周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遽遽然周也。不知周之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此便为寄寓的最高境界,也就是个人的情思与象合二为一,到了“忘我”的地步。

寄寓的方法有多种,主要表现为三种常见的形式,即借景抒情、托物言志和缘事抒情。其中的“景”“物”“事”都是象,这便让情感和思想有了传达的通道,同时也增添了诗歌的含蓄、内敛的美感。

3、抒情:

所谓借景抒情,就是通过对景色的描写,借以抒发个人情感和思考。通常的景色书写都是和情思的表达合拍的。而景色又有乐景和哀景之分,突出的借景抒情的技法无外乎两大类,乐景衬哀情和哀景衬乐情,换句话说,便是以美衬丑,或以丑衬美。诗人闻一多先生的名作《死水》:

也许铜的要绿城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它蒸出些云霞。

一汪没有“半点漪沦”的死水,却被先生赋予了娇艳的色彩之美,使之与我们的情感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如此丧失生气的事物,却显现出了让人作呕的美了,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体验埃死水的污浊,在其美丽的外表的衬托之下,异常醒目,催人深思。

所谓托物言志,和借景抒情有异曲同工之妙,即通过对某种事物的描绘,借以表达个人的某种情感和思考。一般的局面是以物衬人,最终二者融为一体。常用的技法便是象征,这是诗歌写作常用的艺术手法之一,作品借某种事物,表达某种情感、理念,思考和意图的一种表现手法。请看诗人牛汉的名篇《半棵树》:

像一个人

为了避开迎面的风暴

侧着身子挺立着

它是被二月的一次雷电

从树尖到树根

齐楂楂劈掉了半边

诗中的“半棵树”形象很逼真,读起来意味夺人,象征性更加明显。它象征了面对厄运不屈服的灵魂,这其实就是经受过文-化-大-革-命的知识分子的真实写照。“半棵树”对恶劣的自然环境的抗争,便是知识分子对命运的抗争。诗人借这“半棵树”的形象传达了对生命深刻的思考和感怀。

谈到缘事抒情,这是我国诗歌悠久的艺术传统了。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当中都有广泛地运用,也是现代诗写作使用最普遍的一种表达技法,也可以将之细节化为起兴手法。先叙述,然后引发抒情或思考。如《郑风•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意思为,打扮多么得体的公子,我的心为你跳动了很久。“子衿”代指打扮得体的公子。先叙述相遇,然后抒发对方的羡慕之情。这在后来的诗人贺敬之的《回延安》一诗中也有这样的文字:树梢树枝树根根/青山清水有亲人。叙在前,情在后,层次分明,容易让人把握情脉。

寄寓是现代诗歌写作的关键阶段,必须要达到“立象以尽意”的目的。意是情和思的结合体,寄寓便是让意和象和谐统一,营造一个完美相融的艺术境界。著名学者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让真情寓于象中,形成意象,以求境界的相浑与一。

4、升华:

诗歌写作进行到这,还并没有结束,要想其更为完美,还需要进行升华。这里升华的含义有三重:意义、结构和技法。很明显,意义是核心,结构和技法是表达的手段,为前者服务。因此意义的升华,就必然是结构和技法的提升,这是一个辨证而又统一的过程。诗歌写作升华的技法有如下几种,可供选择:

第一种,点染意境。这种方法化自绘画,就是在诗歌的关键之处,予以点染、开拓,发掘一种新境界。当然这要靠“灵机”一动,才可能实现。好像有那么一点,着一字,而神韵全出的味道。如诗人顾城的《远和近》一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短短的两个结句,便由云衬托出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之大,写尽了人生的况味。

第二种,点明情思。这是现代诗常用的升华法之一,它的好处,在于诗歌不至于太过晦涩难懂,早期的现代诗的写作大多如此,大有写散文的时候,“卒章显志”的感觉,或者说“立片言以居要”的意味。如作家冰心的《纸船》: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万水千山/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如此,将母亲的爱借纸船表达了出来,托物言志,情思绵长。篇末点明主旨,升华了诗歌表达的不尽情思。

第三种,强化主题。这也是现代诗写作常用的方法之一,是前后呼应或反复吟唱。前者显得结构完整,后者则感情热烈,还让我们看到了情思动态的流动过程。诗人舒婷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中就是如此。诗中多次的以呼号的方式,高呼“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不但情感真挚,而且使文章的主题得到了深化。沉下心来品味一下全诗,你还会发现,该句总是的表达的关键位置,自然而然的呈现。反复吟咏之下,将诗歌的表达渐趋推上高-潮。

诗歌的升华,并不完全等于在完篇结尾之时作一些加工,它还包含更多更为丰富的内容。比如说,寄寓是需要选择象的,而不同的感情表达,所选择的象也不一样。象有亮和暗之分,情思也有亮暗之分,它们是表达上的客观对应,而升华便要让这种对应表达得更完美更有表现力。

升华还包含了境界的提升,诗歌的表达有大小境界之别。一首诗的境界,并非本来就有的,要凭借诗人的生花妙笔去点染。如诗人北岛的《回答》中的那两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通行证”和“墓志铭”,这是两个富有神采的名词。开篇便让全诗的调子变得崇高,境界也顿显得开阔。文末的两句“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则更见深邃,叫人隐隐约约地,体味到了诗人对前方的那份执着自信

诗歌的写作是系统工程,从定调,取象,寄寓,到升华,每一个环节都是表达的重要部分。倘若其间一环出现故障,诗歌的写作架构就会遭遇坍塌的危险。在写作的过程中,还必须做到以一颗真心去对待每一步的落实,这样才能让作品凸显好而新的气象。

当然,写诗还必须怀有真情,真思,这是写作的神,因为诗歌是凭借情思取胜的。如果你想精心编制一个谎言,那么就请你早点走开,别打诗歌的主意,不然你就危险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zawen/vdtfbkqf.html

转载现代诗歌写作基础及技巧的评论 (共 7 条)

  • 听雨轩儿
  • 残影
  • 浪子狐
  • 紫色的云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杰

    您好!我是文化公司的编辑,拜读了您的文章,觉得非常有意义!公司目前正在筹备出版发行十本大型著作,欢迎您的文字入驻我们的书籍! 我的微信号:18938588757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