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乡村人物之经客1

2020-04-27 08:15 作者:指点江山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乡村人物之经客

我生长在豫东平原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耳濡目染,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的很多人和事,他们的奋进,勤劳,和无奈,激励我,感染我,我不能忘记他们,他们的身影经常在我心中浮现,我不得不把他们展现出来,也许这些人物,事件就在我们身边,那,请你不要见怪。

后庙村,刘小庄,公元一九八零年,刘经客出世,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母亲神智不清,父亲是一个民间艺人,多少会点说书艺术,就靠这点技艺,一家人生活的衣食无忧。

经客天生大大的眼睛,个头不算太高,由于母亲天生呆滞,父亲又常年不在家,经客的衣服一直都是破破烂烂,脸上鼻涕一绺,泪痕一绺。

自然,同村的同龄人也不与他玩耍,苦难的生活,没有打垮他,在傻母亲的带理下,童年经客倒也能健康成长

乡村的教育是粗放式的,虽然没人跟他玩耍,讨论问题,一起上学,放学,好在,家长总算让他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转眼,经客有一个虎虎的身体,虽然身高还不那么理想,但远远看去,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转眼,经客就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了。但,呆傻的母亲,常年不着家的父亲,幼小的妹妹。破破烂烂的家园,有哪个女孩愿意嫁给经客呢?一生不知忧愁的经客父亲没少发愁。

好事多磨,在经客父亲巧舌如簧的游说下,终于有一个姑娘看中了经客。

两身衣服,一辆自行车,经客就把媳妇取回家,一切出乎意料,一切让人不敢相信,经客居然用这样简单的彩礼,不算婚礼的婚礼娶来个媳妇,街坊邻居,前村后寨没有不羡慕的。

日子就这样简单的重复着。

公元二零零零年,疯癫一生的经客母亲,因在村中池塘洗衣服,旧病复发,一头栽进坑里,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一年后,积劳成疾的父亲也黯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家,依然是哪个家,破破烂烂,没有改变,家具,依然是那些家具,有些已支离破碎。

之间,经客的头上爬上了丝丝白发。曾经的结实身体变得有点佝偻,眼神也黯然无光,平时的少言寡语,如今已变得没有语言

还是朴素的衣服,却显得那么脏脏兮兮。妻子也没有来时的光彩,不知什么时候也显得神情呆滞,平时的村民很少听到他们说话,只有偶尔听到他们两个在一起时大说大笑,这声音异乎寻常,但人们能感觉到他们的恩爱,幸福

就这样,这对夫妻仿佛在人民眼里消失了。

当他在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时,却是一个大大的新闻。经客妻子生了一个带把儿子,这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结婚生子,人之常情,传奇就在,当经客妻子将近临盆

时,经客没有及时把妻子送到乡妇产医院,而是用家中仅有的一辆架子车拉着妻子,当刚刚离开家门的一瞬间,孩子就出生了,也是经客好运气,村庄一位有经验的老者帮她接生,一切顺利,没花一分钱,儿子刘朕出生了。

儿子的到来,为家里带来了快乐,也为经客夫妇带来对美好生活的期望!

美好的生活接二连三,短短四年时间,他们夫妇就生了四个孩子,曾经还有点容颜的妻子看起来老态龙钟,怎么也不像三十岁的少妇,那一头蓬乱的头发,那满身不知是汉渍还是小孩的尿渍的裤子,还有那衣衫不整的上衣,俨然就是曾经的经客妈,如此沉重的家庭负担,也同样压在经客的身上,经客不会经营生意,庄家农活也不在行,一时间,一家人的生活都变成一个大问题。

经客疯了,妻子傻了,一家人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几个孩子饿的嗷嗷直叫,邻居们看不下去,近族人商量着把他的两个最小的子女送给了好心人,以便让孩子讨个活命。

两个大一点的孩子不愿意跟随别人,只有留在父母身边,邻居隔三差五的送点食物,一家人相依为命。

大儿子刘朕早已不能上学,只有在周围村庄四处流浪,孩子逐渐大了,也渐渐了解了一点人情事故。

村民们经常拿刘朕开心,刘朕,你爸和你妈妈在一起睡了吗?刘朕,学一学羊叫,刘朕讲起来,眉色飞舞,学起来惟妙惟肖。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憨憨的经客,时常耷拉着脑袋,双垂着手,走起路来,啪啪作响。也没谁问他,他也不言语。

他经常大声朗读“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读罢这些再没有声音。

经客没傻之前最爱做走四棋,十里八村没有能赢过他的,他疯之后还有人取笑他,“经客,来一棋。”“谁怕谁。”于是乎,经客来了精神,随机在地上画上棋盘,摆上旗子,还是赢了,经客大笑,笑声中充满自豪,只有这个时候,经客还是经客,“你们不行,还得练练。”于是挥挥手,走出一副君临天下的步态。

公元二零一六年,仲,刘小庄浓烟滚滚,顷刻间,经客家那点家产化为乌有,经客的女儿一时糊涂,点燃了家里的破烂衣物,经过全村,以及及时赶来的乡,县消防队的抢救,总算保留下几间摇摇欲坠的房屋。幸好,没有人员伤亡。

乡书记,民政部门当场表态,全力以赴帮经客一家渡过难关。

三间宽敞的瓦房,两间干净的配房,米面粮油,锅碗瓢盆,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经客一家终于过上幸福的生活。

好景不长,经客的病情更严重了,经常用手指天,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那神态有时气愤,有时高兴,让人摸不着头脑。

妻子也隔三差五疯疯癫癫,两个孩子饥一顿饱一顿,邻居也只有各尽所能给点帮助。

这段时间,如果你在乡环乡路看到有人大嚎大叫,那一定是经客。

如果你在路边看见有人在捡破烂衣物,那一定是经客妻子。

公元二零一七年,寒,天阴冷无比,后庙村传来噩耗,刘经客于一个深夜,在离家一百里的他乡遭遇车祸。

赔偿金六十万,全部记在经客妻子,儿子的名下。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好心人为经客妻子招个丈夫,就在附近村庄,但遭到经客妻子坚决反对,她常常自言自语,经客出门挣钱去了,他会回来的。

经客,曾经的乡村人物,渐行渐远,经客这个曾经来过的人生过客,画上句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xybkqf.html

乡村人物之经客1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倪(蔡美军)
  • 月上柳梢
  • Forget the past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