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云阳》第六章

2019-05-18 17:27 作者:许英信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个天,陕西省

秦都市沐浴在祥和的氛围中,建国七周年的的喜庆还挂在人们微笑的脸上。

这日清晨,北风凛冽,彤云密布。刚起床,天上就开始飘起了花。初始时细如珠粉,操纵白练,零零散散又飘飘荡荡。不一会儿,又如天女散花,随风起舞。有点大若芦花,柳絮,有的大若毡片,洋洋洒洒,习面而来。至晌午时分,山川,河流,道路,草木以及屋顶均笼罩在白茫茫厚实的积雪中。常言道瑞雪兆丰年,看来明年会有个不错的收成。

这时,秦都医院大门值班室来了两位穿四兜军服的解放军,没有肩章,值班室杨鸣钟师傅也没判断出其具体职衔。

“请问有什么事吗?”杨师傅问道。

“我们找张院长,这是介绍信”。杨师傅正想看函头为省军区的介绍信内容时,来人接着问“请问张院长办公室如何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看着门外风雪中没有牌照的军用吉普车,杨师傅没敢阻拦,指着苍松翠柏分列两旁的道路尽头,盘旋路后面的四层苏式建筑说:“张院长办公室在四楼,楼梯口东边第二间,要不要我帮你叫他下来?”

“不用,你打电话过去,通知让他在办公室等待,我们马上过去”。

杨师傅端起老式摇把电话机,摇了几下,待接通后对着话筒说:“张院长,我是值班室老杨,值班室来了两位省军区的领导,想去您办公室,他们让您在办公室等待。”

“要不要我下去迎接?”

“他们说不用,让您在办公室等待就行”

“好吧!让他们上来吧”,话筒里传来紧张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正上班的朱医生在没有得到任何预兆,任何人提前告知的情况下,被从省军区派来的那个没有牌照的军车带走了。

没人知道军车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朱医生会被如何处理,用之,医院内一片哗然,医生,病人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朱医生会不会因为解放前与国民党元老于大胡子(于右任)关系好或者给国民党将士看过病而被抓,有的说会不会因为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乱用易经让人投诉了,或者有的人更是离谱,说朱医生会不会因为犯了破坏军婚而被带走了……,众说纷纭,莫能辨真伪。

没想到第二天朱医生就安然回来了,并且被军车直接送进医院大门,一直到盘旋路尽头苏式建筑前才停下。院长,副院长等在积雪清扫后的楼下已经等待多时了。

据张院长说。当天,朱医生被带到三原县陵前乡渭北革命老区,看望一个从北京来的大领导,当然也是老朋友

朱医生说:“我没想到,二十余年未见,领导依然能想起我,跟我拉呱了一个时辰”。

“老领导穿得很朴素,一件原汁原味的羊皮大衣,羊毛长在里头,外头裹一层土布,穿得跟个老农民一样,头上还扎着头巾”。

“我陪着老领导从河坡干沟里走到对面富平淡村,转了一圈,看望了村里父老乡亲,亲朋好友,了解了老百姓的疾苦,就走了”。

在中央四针“望闻问切”中,朱医生以望色、切脉著名,很少涉及闻和问(但也非不涉及),这恰好与苟医生的将“问诊”发挥至极致相反。

他常说,“诊病的真正原理就是在望色和切脉上不要犯错误。所谓“治之要极,无失色脉。用之不惑,治之大则。逆从倒行,标本不得,亡神失身。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朱医生,我今儿个肚子不舒服”,走进医疗站,战战兢兢地坐在朱医生诊治台旁边的方凳上,苟家村司铭希开口想描述自己不适的症状。

“甭讲话”,立刻被朱医生打断。抬头,查看铭希的脸颊,鼻子,嘴唇,耳朵以及头发上空蒸腾的血气,再带上医用手套,翻翻他的上眼皮,下眼皮。然后,从消毒水里拿出一个压舌板。“张嘴,啊……”。

“啊……”。司铭希啊了一声,咽了咽喉水。

朱医生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瞧了瞧舌头的变态和喉咙深处的水肿。

“朱医生,我今天跑后(拉肚子)五次了”,“看病就乖乖的坐着,不要老说话!”,朱医生生气地再次打断司铭希的话。

右手搭在搂起袖子伸出的黝黑又带点儿草汁绿的左手腕脉搏上,“再换一只手”,略为闭目,点点头,像入定老僧一般。不到三分钟,诊断就已经给出。

接着,从笔架上取下狼毫,在他那方灰色歙砚墨池里蘸上飘满香味的墨汁,大笔一挥,在淡黄色的处方纸上写出药方。只见他下笔如行云流水,落笔如千里晚霞。字迹苍劲有力,如刀劈斧削,磅礴大气,笔走龙蛇之间,一副风骨凛然的药方已跃然纸上。

一边递过药方,一边说,“去中街药铺抓药,一共三付。一次煎一包,用纱布将药包好,中火煎熬,五碗水煎成一碗,中间不要翻纱。晚上临睡前喝一碗,对了,不要加糖”。

“朱医生,我这是咋了?”。

“问这个干啥?给你说了也不懂,病给你治好就行了”。

“平时不是煎成两碗,早晚各一碗吗?”

“你懂个屁,此番给你下重药是为让你尽快康复。如若不想治,方子拿回来,给我避!”

当然,没有人真的拿回方子,这可是神方,基本上药到病除。

2019年5月18日于广东惠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shpkqf.html

《云阳》第六章的评论 (共 6 条)

  • 雪
  • 紫色的云
  • 江南风
  • 老夫子(熊自洲)
  • 程汝明
  • 王东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