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飞报到

2019-09-08 15:50 作者:文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之一四八

小飞报到

文生

转眼间小飞上学报到的日子到了。

小飞奶奶早就把小飞的衣服洗干净了,又缝了新被褥。报到之日,再次检查,又艰难地把各种衣服装满满地塞到拖箱里,被褥装在洗干净的化肥袋里。

正在吃早饭的小飞说:不用带这么多衣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奶奶说:马上天就凉了。

小飞说:不用带被褥,学校里给买。

奶奶说:花钱买的不好,太薄,没有自家做的好。那年你本家小叔在学校里上学时,天宿舍里的火大半熄了,冷的不行,冻出病来了,后来从家里带了厚被子才好了。

小飞说:知道,以前的事了。那时俺小叔他们住的几十人的大宿舍,宿舍里的人懒着照顾好火。他身子又不好,俺身子好的呢。现在俺住的是有暖气的宿舍,到了冬天不会冷。

奶奶说:俺家孙子好歹是上大学,不能连新被子也没有。

小飞说:考的不好,见了同学都不好意思说。不用带这么多,我会经常回家的,到天冷了再带也不迟。

奶奶说:东西不好带,得倒好几回车呢。

小飞说:没事,过几年洋房那儿说不定会有直达新区老、新火车站的公交车了。

奶奶说;一会儿你舅舅就过来了,这些东西一次带到学校,不用来回带了。把钱装好。

小飞说:生活费都在手机里面呢,没事。

奶奶说;真象百宝箱,里面有好多钱,照一照就把钱花了,学费也是用这玩意交的?

小飞说:是。

奶奶问:这里面能装多少钱?

小飞说:想装多少就装多少。

奶奶说:哎哟,俺的娘哎。你再喝点稀饭。

小飞说:不喝了,喝了路上尿多。

这时小飞舅舅开着老旧小面包车过来,带着歉意说:没借到好车,这两天好多车送孩子上学了。

小飞问:俺哥上学后回家了吧?

舅舅说:回家了。在学校里军训半月,人黑了、精神了。

小飞说:俺到学校马上就是军训。俺哥也该回学校了吧?

舅舅说;他下午回,不影响。

小飞说:俺可以自己到学校报到。

舅舅说: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咋带到学校?不中。俺妹妹说了,让俺务必送你到学校。你娘不能回来送你,心里不好受。

小飞说:俺考的不好,让爹娘失望了。

舅舅说:是他们真的回不来。是不是舅舅开的车不好?

小飞说;不是,不是。俺这么大了,还让大人操心,其实路俺熟,先到老区,后到新区,再到学校,都能坐上公交车。初中时和同学到新区玩过。

舅舅说:这样太费时间,也不安全,现在好多人知道这会儿你们手里有钱。

奶奶说;他舅舅,麻烦你了,照顾好小飞。来,吃个鸡蛋。

舅舅说:俺不饥。小飞很懂事。村里好多象他这样大的孩子,被惯坏了,在家里、在学校里、在村里,一副无法无天、不学无术、混世魔王的样子。

奶奶说:是啊,这孩子还说星期天和放假时回家帮俺种地呢。

舅舅说:这俺就放心,开学时的军训就不怕了。

小飞说:砖搬了那么多天,这算什么?

舅舅说:你舅娘给你准备了一些东西,有土布做的换洗褂子,还有一些药:霍香正气水、紫药水、创可贴,东西不多,表表心。

小飞说:谢谢舅娘。

舅舅拿出一个袋子,说:这里面有两件衣服,是你大姨给你卖的,看合身不?

小飞拿起衣服在身上比划了一下,说:挺好的,样子还中。

舅舅说:那咱们走吧。晚了人就多了。

小面包车载着甥舅往学校走。每路过一个村,就说这个村里的人和事。路两边是秋庄稼,主要是玉米地。这些玉米大多还长着玉米棒子,但也有不少玉米棒子早早就被拧下来,作为赖玉米卖到城里,也有的连杆带棒被割下来当青饲料,喂了牲口,地里露着玉米根稍。

车开到到城里后,小飞一面指着路,一面说他所能了解的事。不长时间就到了学校,校外很多车,车位不好找。

小飞和舅舅下了车,往学校里走。

甥舅俩人排队办手续,领到宿舍号,就往宿舍里走。

宿舍里乱哄哄的。小飞住的是下辅,舅舅把带来化肥袋打开,取出褥子铺到床上,把被子放在床头上,再铺上化肥袋,带来的箱子压在床上。

小飞说:还要领新被子呢。

舅舅说:先占住地方。走,去领东西。

领到学校发的被褥,到宿舍后,舅舅重新铺褥子,卷起从家里带来的被褥,把学校发的新褥子铺上,再展开在从家里带来的褥子。说:这样厚实,学校发的被子先盖着,天冷了后换上家里的厚被子。

宿舍里很乱,人们都在忙乎。小飞的上铺是个白面书生,小飞心里高兴,上铺看起来好打交道。

白面书生坐在小飞的床边,由着大人忙上忙下,自已玩手机,对正在忙活的妈妈大声说:你看这是啥手机?卡的不行,早就叫你买苹果。

妈妈小心地说:你小点声,家里困难,以后卖新的。

白面说:也不看看别人带的是啥?

小飞听了后,心想不过是手机卡了一下而已,不是什么大事。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小飞拿出自己的手机,有意让白面书生看到:普通的小米。

小飞看了号码,对着手机说:娘,啥事?

娘说;到学校报到了吧?

小飞说:报到了,这不在宿舍里了。

娘说:拍一拍照片,让你爹也看看。

小飞说:中。小飞照了一下宿舍,重点是舅舅,发过去

舅舅说:马上出去照一照学校。

小飞和舅舅在学校里走,一边拍照。

舅舅说;你在学校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比吃喝玩,要比学习。

小飞说;知道了。

舅舅说;明天就要军训了。

小飞拍拍胸膛,说:不怕,俺是搬了好多砖的。

舅舅开玩笑说:记恨舅舅了?

小飞说:没有。学习的苦不算啥了。

舅舅说;你好好学习,这里学习气氛没有高中好,要自觉,将来考更好的学校。

小飞说:记住了。

舅舅说:和你哥一样,也把军训的片子拍过来,让大人看看。

小飞说;中。

舅舅说:以前,舅舅也有过当兵的。考不上学就想当兵,那会儿当兵不容易,好多人在竞争。当兵是改变自己命运的一条路子,在部队上入党、提干是好多人的梦想,就是退伍回来,退伍费也能办不少事。

小飞说:如果部队在学校招兵,俺也报名。

舅舅说:中。又问:学习呢?

小飞说:保留学籍,回来继续上学,学费也有了。

舅舅说:有机会就好好把握住。

俩人走到操场,小飞用手机拍了照。

舅舅说:俺看你的上铺不咋样,会有和你换床的想法。

小飞说;俺会搞好关系的,再说俺也住了三年初中。

舅舅说:你在学校要学会忍耐。

小飞说:是。

这时学校的广播响了,让已报到的新生们到年级班里开会。

于是家长和学生们往班里走。

舅舅和许多家长一样,站在教室门外听。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9月8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xivpkqf.html

小飞报到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