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路桥旧语

2019-08-23 11:14 作者:牛兆园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程岁月的黄尘在道路间弥散,我不知道它是否感受到了孤独。昨日车如流水马如龙,建设正风貌。如今却只剩寂寥老叟在,闲坐说路桥。

做个热生活的人,向老叟所说所指的路桥中走去。

徐风正牵拉着阳光的脉搏,也将碧蓝色的天空拖拽得愈加深远。一步脚印,十步脚迹,从路基边坡上的一人行踏步处径直而上。说不清是视线的错觉,还是思维的迟钝,在迈入这路桥的一刹那间,感觉一条巨龙正在村林河田中蜿蜒穿行。我想,世间最美的艳遇,是遇见别人所称赞的和自己也所向往的物什。

向前数百步,列车陆续而来而去,一只本该去亲吻六月荷塘的红蜻蜓,却在这里飞来舞去地亲吻着平顺的路面;一只本该去品味河田鱼虾的钓鱼郎,却在这里清脆悠长地品味着曲直的桥梁。当然,我也在这里寻找着我的故人。行至于桥梁高处,扶依着护栏,向流河宽敞处望去,太阳正低首啃食着树枝,发出微微嚼动的声波。一叶饱经岁月沧桑的渔船,似乎早已察觉了这一声响,也似乎早已看淡了这一常态,悠然自在地在风里水上游迷。突然,一条河鱼从桥体上一跃而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距离公路边还有数十公分的斑马线处沉入了水底。微波荡漾的河面,似乎终于认出了我这位友人,波光闪闪地将这联桥梁的一举一动反射至我的眼目。这使得“近乡情更怯”的我,一阵颤栗,热泪盈眶。

于是,我将自己映入水里,努力地使自己沉静下来,就像一苗在铸剑师打剑时所窜起的最焰的淬火,又迅速地放入水里下沉、熄灭,在激起的无数个水泡中成为最锋利的剑刃。

做个热爱工程的人,从老叟所指所说的路桥中返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天空依旧一碧如洗,在树枝上慢慢摆动的六月欲掉又不掉。此刻的路桥上,除却来往的车辆之外,只有我一人,而我所寻找的故人并没有出现,我也知道他们不会再来了。

曾经的日子里,为了早日能将这座桥筑通,也为了早日能将这条路修通,每天加班加点都成了他们的日常。即使风吹打,还是严寒酷暑,工地上总有他们的身影。有很多人,从过完节后的几天便离家来到了工地,家里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以至到了腊月年底,他们才回家。就在我俯视河流最高点的这处桥梁上,下面的第一根三十多米高、长宽各一米八的墩柱完成后,当测量人员站在墩柱顶部放样时,当感到有风在吹,就会感到墩柱在微微地晃动。你可以想象一下,单就这一墩柱在成型之前,还需要进行绑扎钢筋、安拆模板、浇筑混凝土等一系列工序,他们需要面临着多大的风险,更何况修建这一座桥、一条路呢?但是,他们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和所承受的委屈,并没有怨言。否则,他们不会每天还要瞒着家人、哄着家人,说等工地上忙完了这阵子就回家看看。如今路桥贯通了,车辆来来往往,却没有一辆是他们赶往回家的车。

我停伫于之前上来时的路边,路桥下的老叟已经走了,我所寻找的故人也早已去了另一处正在修建路桥的异地,去心安理得地做一名无愧于人民出行的工程人。这我毋庸置疑,就如那老叟已步入了家门一样,青烟从囱边升起。

一曲塞外的琵琶在岁月里回荡,我不知道它是否感知到了欣慰。昨日山也重重水也阻,出行正当难。如今却车如流水马如龙,万里过路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wimpkqf.html

路桥旧语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