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狗爬梁穿越飞机梁

2020-10-24 15:56 作者:云朵儿GAO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秦岭山脉中的东梁、南梁和西梁,位于西安一百多公里外,人迹罕至,风景优美,成为了爬山人心中的最。三梁的名字都是驴友们起的。当地人称其为飞机梁,是林业部门早年在森林开采伐木时,勘察至无人区的山顶,看到有三条山梁相邻,酷似飞机,故命名“飞机梁”。十多年前,爬山人到此,惊叹于山顶迷人的风景。为了便于识别,就把最高的“机头”(海拔2964.60米)称为东梁,两翼与东梁一样,都是大概方向,称为南梁和西梁。

山上植被以山脉走向划分,南坡全是一窝窝低矮的高山草,草儿密实又厚,形成草甸。北面则是茂密的冷杉原始森林。两者在山顶上界限清晰,一目了然,如同人工种植的一样壮观,实为大自然的杰作,被定义为“南草北木”现象。高大的森林如防风林一样,守护着另半边草场,各有属地,相伴而生。一眼望去,一边浓绿一边青翠;秋则是半山墨绿半山黄。近看,夏季绿油油的草甸上百花盛开,还有西梁上六月间紫色杜鹃花儿开成的空中花园;冬天有时会统一地披上毛茸茸的洁白雾淞华服。那极赋动感的长长雾淞挂,简直就是大自然奖励给在恶劣环境下生存植物们圣洁的云裳羽衣,令人叹为观止。冬季的雪景雾淞,以东梁上为最佳。因为生长在最高海拔处的冷杉林,身姿全是如低矮的盆景一样。可以说飞机梁上,四季都是美不胜收的人间仙境。

东梁是三大梁中最先被爬山人抵达的。驴友们被山上风景震撼,为了表达其爱,专门在东梁顶上的那棵因违反了自然规律,孤零零地长在山顶草甸中央的枯树上,挂了多个牌子。其中有:“东梁,我的最美恋人”“东梁,我的婆姨”等等。这尊古老的枯树,生前不知用了几百年,才长成直径近尺,树身直立的大树;更不知道又枯干了多少年,仍有着刚铁般的身躯,毅力不倒,矗立在东梁顶上。现在这棵身高约一米五的枯树,被叫“婆姨树”了,成了东梁的真正标致。随后是南梁。南梁上有约两千米长宽阔平坦的草甸,如人工平整出来的良田一样,是三大梁中真正的梁,有东梁十倍的长。在东梁顶看南梁,是一条平坦如牛背一样的长长山顶。在南梁看东梁顶,就是一个圆尖尖,西梁则是个山坡。

西梁直到四年前的端午,爬山人从天华山重装两天穿越过来时,偶然发现有满山坡的紫色杜鹃花后,才被人所熟悉。之前,在东梁上望,就是一个草甸山坡,很少有人走过去。那尺余高的矮子杜鹃花的盛花期只有一周。早一周来,在东梁上远望,西梁上就是绿草甸;晚一周来,就是到了西梁上,也仿佛从来没有开过花。四年前的幸遇花海后并掌握了花期。爬山人便开始了年年守候,六月初的两个周末,满山都是赴约西梁花会,赏大自然饕餮盛宴的人。

由此可见,无人区“飞机梁”上的风景,是多么地令人心驰神往。我在十年间四季赴约,来了三十多次。无论是到东梁顶后的原返,还是从南梁穿越过来,里程都在二十五公里以上。近几年,爬山人又探出从另一个方向穿越过来的线路,也就是从宁陕县的狗爬梁,轻装一日走遍飞机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本周看到“深呼吸户外俱乐部”发“狗爬梁穿越大东梁”的活动后,怦然心动。还是十八公里就可以把狗爬梁、西梁、东梁、南梁走遍。之前,我虽然三十多次到东梁和南梁,却终是站在东梁望西梁,最远也是前年到过西梁垭口赏杜鹃花。那次因时间不够,没能到西梁顶。那么,被当地人称的飞机梁,就差西梁机翼没有去过,我还是很向往的。

可我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准确讲是心有余悸,也就是害怕。“害怕”来自三年前的六月。当又是西梁杜鹃花盛开的时候,有户外队发了“一日天华天穿越飞机梁”的线路,我和两位同伴赶紧报了名。结果在大中爬了一个多小时后,却发生了离我百米不到的前面队友,被躲避不及的羚牛,正面撞得当场没了命。我的恐惧到了极点,彻底放弃那条线路。当看到这个行程后,不确定是不是我那次走过的。如果是就坚决不去,太可怕了。于是,问了上次一起去的一位资身驴友,他说不是,是另一条穿越线路。我便立即报名了。

起点的登山口狗爬梁,位于宁陕县皇冠镇的朝阳沟,离西安近两百公里。登山人到处跑,只要风景好,心动不如行动,再远都会兴冲冲地赶到。我之前,三次来朝阳沟里的土匪寨遗址爬山。这次是在朝阳沟的更深处,属于秦岭南坡腹地的无人区。下车后,路边就是上山口。山坡上一条不起眼的小路,是由千百年来的采药人踩出的。

下车的位置海拔约2300米,也就是狗爬梁的起点。“狗爬梁”的名字,也是由当地人以山势形态命名的。山脊上有六座越上越高的山头相连,如狗在爬行一样,故有了狗爬梁名字的来历。我做好了攻克一个个山头的准备,却在实际上山的时候感到太轻松了。因为这些山梁上的山头都不算高,上上下下中并不觉得累了,并且一开始就是走在原始森林中。

狗爬梁的原始森林里植被茂盛,景色怡人。森林里的腐蚀质很厚,山径虚虚软软,走起来很舒服。山上全是笔直挺拔的古杉林,粗得让我觉得盘古开天劈地时它们就有了。这些参天大树的树干上长满了青苔,如绿胡须一样,从头到脚都透着勃勃生机。有的树身上,还长着一窝窝金色的小蘑菇,错落地长在粗壮的树身上,如挂着的神灯金盏一样漂亮。这时候,清亮的阳光穿透森林,光影交错,人行其中,就是置身在童话世界了。

如此迷人的风景,让我们心旷神怡。连来时担心遇到羚牛的恐惧都随山风走了。反而,我一直看两边的山坡下和山坳里,盼望能远瞧见羚牛。因为在沿途的山梁上,看到了羚牛新踩出来的蹄子印,还有大型动物的新鲜粪便。本来无人区的这一带,就是羚牛的栖息地。没有看到,主要是来晚了,在我们之前有很多人在前头,羚牛早躲起来了。

此刻阳光明媚,蓝天白云,能见度很好。在走到狗爬梁的第三个小山顶后,能清楚地看到远处没有森林的东梁、西梁和南梁在一条线上(与在东梁上看完全不同),中间的东梁略高。三大梁气势辉弘,如天路平坦地铺在山顶之上。梁下的石海,如脸谱一样,晒在三大梁的山坡上,使山梁有了动感,如桥洞一样,美轮美奂。这会儿在没有人烟的大梁上,堆满了白云,像是虚位以待。想到过一会儿,我们将如数抵达梁上时,心里就欢喜起来了。

我们一直在山梁背上爬,越上越高,直达最高的东梁上。从第四个山头开始,走着走着,森林从山顶梁上渐渐地下移,退向北面一边的山坡上。从第六个山头开始,山梁上全是高山草了。这时候,我们见识了大自然的神奇——南草北木,界线分明,一清而楚。在初秋的今日(高海拔的山上已如进入冬季),山坡为界,一面金黄,一面墨绿,分外醒目,犹为漂亮。每当这时,就会想到多年前和学生一起来时,第一次看到草甸的他惊喜地说:“这里就是超级大的养马场呀!”

走出狗爬梁后,所有人就全部暴露在草甸上了,能清楚地看到山上队伍前后拉长有两公里多。走在队伍中间的我们,始终能清晰地看到前面走得快的驴友们,正向最高的山顶行进,远远地看上去壮观豪迈,也在激励我们快马加鞭。

离开狗爬梁的森林后起风了。刚才在森林中向上爬时热得大汗淋漓,这会儿很快就吹干了,觉得很凉快。当从狗爬梁的最高处下坡时,感到风很湿冷。其实,现在已经海拔2700多米了,高海拔处本来就温度低。可在阳光灿烂下,吹到身上的空气是湿冷的就不正常了,后来明白是我们走进云雾边上了。正在考虑要不要加衣服时,远远地看到西梁大草甸上瞬间风起云涌,铺天盖地的浓雾,从西梁大草甸垭口的山坡下,如冲锋一样席卷而来。这时候看到高处的东梁和南梁还是蓝天白云,艳阳高照。再看近处的西梁上云雾翻腾狂舞,人在雾中时隐时现,其境妙不可言,幻极了。心想着等我们到西梁后,这阵云雾就吹走了,西梁就如东梁一样,阳光灿烂。

可等我们走上西梁草甸后,已是天地混沌。狂风携着如冰箱中冷气一样的雾气扑面而来,拍得脸疼。我数次摸脸,看有没有出血,觉得脸是被暴风吹裂开口了。

过去站在东梁上看西梁,也是个山坡。现在走到西梁,才发现几乎是平坦的。因西梁面积太大,坡度过缓,与东梁形成的垭口,就近似平坦了。那么,在没有森林的垭口,西梁大草甸成了通风道,狂风吹得人都站不稳。寒风更是把所有人都冷得赶紧加衣服,好多人把雨衣穿上挡风。每个人都冷得脸色发青,缩着脖子。在天昏地暗和风声怒吼的空旷大草甸上,个个身影绰绰,口吐白气,鼻冒白烟,趔趔趄趄,如游魂一样悚然。

然而,能走上这条线路的都是强驴,登山本来就是在身体的近乎自虐中获得快乐。当下受折磨的只是我们的身体,内心狂喜着呢。再说这大西梁,我还是第一次走上来,这会儿正在体会“西梁我的女神”之美。虽然女神正在呼风驾雾,不露真颜。那就当是在考验我们的信心罢了。再说西梁的美,那可是闻名遐迩的。在每年的六月初,大西梁上全是杜鹃花海,名符其实地美成了“西梁我的女神”。由此推测,西梁可能全年中,就那一周才掀开面纱,亮出女神范儿,显得更加神奇。

这时候狂风都要成飓风了,风力太大了!却也挡不住驴友们的热情呀。每一位到此的驴友都赶紧合影拍照。当我与西梁的标致玛尼石合影时,帮我拍照的驴友,手机竟然被风吹飞了。玛尼石堆顶端的石头,轻轻一碰就飞落下去了。我站着摆拍时,风拍得身体拍拍响,乱发狂舞,站立不稳,表情却如绽放的寒梅一样灿烂。

狂风催人走,寒雾不留人。今日就算是在西梁报个到。明年六月杜鹃花开时,定会徜徉在西梁女神的空中花园中。

在东梁坡下,仰头看到山顶上先到达的驴友们正和“婆姨树”狂欢,笑声都把浓雾吸引过去了。只见雾气从身后的西梁上,欢腾地涌上去了,瞬间顶上啥都看不见了。

我与两个同伴没有上东梁顶,而是从东梁坡下的草甸上切到了南梁垭口,我们决定到南梁去看看。经过南梁垭口时,下山的驴友很多,都是等着和我的“摇篮树”拍照。见此,我们决定从南梁返回时,再好好地享受在“摇篮树”上的美妙时光。

这是我今年第一次去南梁。在拐向南梁的小径时,就开始兴奋了。对我来说,飞机梁上的三大草甸,我最喜欢的是南梁。

从东梁下来,经两者之间的垭口往南梁走,要从森林里爬个小坡上去。 走出森林到了南梁,只见初秋的南梁大草甸上,近半米高的浅黄色草儿,如快成熟的稻谷一样,正随狂风摇摆。我们三人双手持着登山杖,迎面立在梁头,如喜看千顷禾田丰收的农场主一样骄傲,自豪全都写在脸上了。

我更是高兴激动。我第一次从远处的傅家河穿越过来,就喜欢上了南梁的意境,给我的第一感觉:这里静谧和浪漫,是神仙公主们的花园。那天,还没有返青的草甸上,枯黄的草儿被霜打得趴在地上,使南梁又宽又平又长,中间小径清晰。当我在看了多次东梁美景后,又来到没有人烟的南梁大草甸,心中体会到的是人性的高贵。因为我是走在半空中的平坦“天路”上,脱离了红尘,却又能远眺到山脚下的万家灯火。从此,我就爱上了南梁。

今天则不同。今年因疫情和雨多,赏雪时人无法来。后来到了周末,基本全是下大雨,爬山人也无法来。南梁真成了人迹罕至,无人踩踏。充沛的雨水,让高山草撒欢一样的长。草儿茁壮茂密,不见路迹。看上去已不像草甸,那一色半米高的金黄草儿,让不分五谷的人,定会当成肥美的水稻,使得南梁有了烟火气。

这时候“南草北木”的南梁上,一旁的原始森林,如防风林一样守护着长长的南梁。那些违犯了自然规律,一定要离开森林伙伴,长在草甸上的树儿,如守护庄稼的人儿一样,散落在大草甸上,让南梁生动起来。同时也多了苍凉与悲壮,因为它们几乎全是枯树。

我们在梁上最南边的靠边处,看到了一棵碧绿的冷杉树,也是草甸上唯一活着的树。它的身姿因经年的狂风,摧残成了如盆景一样的扭曲。虽然看上去还是棵小树,可在这严寒恶劣的环境下,树身长成鸡蛋一样粗,推测也有近二三十年的树龄了。看到它英姿勃发地迎风而立,我心里矛盾起来。位置决定了它,定与草甸中所有的树儿一样,没有长大就成枯木。

草甸中的每一棵枯树都如观赏的盆景一样漂亮,那是大自然的杰作。山顶梁上海拔高,气候恶劣,风大且冷。狂风碾压树冠,导致树身粗矮扭曲,树冠被大风统一地吹向一边,枝条曲曲折折,如似兽,千奇百态。那枝头的每一段曲折,都在讲述成长过程中所经受的狂风来向,和迎风不屈的顽强。形态之美之壮观,使南梁草甸成了枯树的盆景园。

这些枯树,相比一旁森林中的古树,大都显得很细,可以说在青壮年时就提前夭折了。如此之状,就是挑战了自然规律,成了先躯者,也算是给一旁的森林打个样。这一幕,让我内心很纠结,不知是赞叹它们不屈服命运,还是唏嘘它们因叛逆而所受的折磨。不过,看到它们艺术品样的身躯,我还是佩服其勇气的。因而,祝福那棵草甸上还在顽强生存的树,希望往后余年,都是枝新叶绿,即便是多年后也成了枯树,那曾经的卓尔不群,也算不负这一世的轮回。

其实,这也是鲜明对比,紧挨草甸大梁,顺山坡长的全是树高千尺的参天大树,还是笔直挺立。紧邻相伴的百亩大草甸上的那十几棵枯树,却全是低矮的奇型怪状。两相之比,道不尽的树间苍桑。有时我也想,草甸上的这些树,应是被风吹来的种子,顽强的出生了,却饱受折磨,眼睁睁地看着近在一旁的大家族,却无法加入其中。当然,我也会想,那一旁山坡下的森林,相比梁上就是在温室中的它们,看着大草甸上随风起舞的同伴们,是羡慕还是庆幸呢?

这一次,竟然看到了一棵最粗大的枯树,树径约二十多厘米。它长在大草甸靠北一边,离梁边坡下的森林不过三米。可能是它离森树近的缘故,这棵枯树的树身笔直,有约两米多长的树冠,残枝粗粗细细,向两边平行散开。整体如巨大的雄鹰展翅一样,甚是奇特苍劲。还有那细枝,折叠成如飞鹿和雀儿跃上枝头。其型之美,就是大自然创造的杰出艺术品。其态先是看得我一阵激动,随后就心酸了。激动是南梁上的这棵枯树,形状比东梁上的“婆姨树”漂亮的太多了,也可以成为南梁上的标致了;心酸是不理解,看它的树形,应有数百年之龄,离森林很近,一米多高的笔直树身,半米高的树冠铺开,应是避开了一些狂风的摧残,却还是终被狂风摇得没了命。由此可见:“南草北木”的自然之力是多么的大。惋惜一会后,我就接受了。芸芸众生,草木山河,都是大自然法则下的产物。可以说,每一次来到大梁草甸,都是生动地上了一堂大自然的课程。

理解后,我更喜欢这棵枯树。这是我在飞机梁上喜欢的第二棵树,另一树,是在南梁与东梁垭口草甸上的那棵歪脖枯树,也就是我的“摇篮树”。我不喜欢东梁顶上的“婆姨树”,第一次来时看到了我就不喜欢,感到害怕。现在还被老陕人起了个很土的名字“婆姨树”,更让我无法喜欢。

可我喜欢南梁上的这棵枯树。可能与它的树冠有关,东梁上的树冠残枝向下,如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这一棵则如鲲鹏展翅,充满活力,摧人向上。因此,我想在这棵树上挂上我心中的命名——南梁王子。同伴却说还是不要挂牌子,否则就和“婆姨树”一样,一些驴友又爬上树冠拍照,又像“婆姨树”一样,压断得只剩树桩了。我想想也对,爱它就让其以最美的姿态呈现,活了百年,再身存百年不朽。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这两棵树龄相近的标致性枯树,竟然能清晰的相望而见。这很好,婆姨在东梁,王子在南梁,生死相守,也是树间一道佳话,更是人间奇迹!

再回到南梁垭口时,人比前面经过时少了许多。远远地看到我的“摇篮树”后,高兴地赶紧跑过去享受,又躺在摇篮上快活地过了一把瘾!雾气缭绕中,简直就是在仙境小憩,快乐如仙呀。

美中不足的是,刚下山走到林场路上就开始下大雨了,整个下山的一个多小时都是在雨中行。下山路多为山洪冲下来的乱石滩,这时候头顶大雨,脚下湿滑,走得小心谨慎,异常艰辛。这也是我今年第二次从东梁下山时淋大雨了。每当这时,就觉得爬山人很不容易呀!可是,再想想看到的风景,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也正是我们乐此不疲的动力所在。因此,还没有走出山,我们又在谋划冬天再来赏雪景了。

另外,贴子上说的是十八公里,我们三人确走了二十四公里,还是就我们去了南梁,赚了六公里。真是累并快乐。2020/9/19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dvbkqf.html

狗爬梁穿越飞机梁的评论 (共 2 条)

  • 王东强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