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写给93岁的母亲

2020-03-30 09:22 作者:松月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妈:

      您好!

      今日,我再一次用自己的心用力的去拥抱您的心,我今日只想认真的做一件事情。给您写信,给不识字的您写上一封信。您不识字,不识字又有什么关系?您的儿女们都识字的呀,您的孙子辈们都识字的呀,甚至您的重孙子辈的也都识字的呀!

     妈,今天是您93岁生日了。我一直觉得,过93岁的生日该有多隆重啊,33得9,这个93岁,是多么的珍贵!我一直暗自庆幸,一直心怀感激,在我49岁的时候,还有一个93岁的母亲日日夜陪伴在我的身旁。每日,当我上班去的时候,您都会从沙发上起身,来到门口送我。每天,我看到您搓着手,站在门厅里,看着我关门。我关门,按电梯的下行键。您缓慢的低下身子,摆正我留下来的拖鞋。每晚,在您要睡下的时候,您会颤颤巍巍拉开房门,您站在黄色水晶灯的光亮下,头顶的光束映照着您苍老的脸,您穿着粉红色的衬衣,满是皱纹的手扶着门把手对我说,我睡了。我每每都调皮的回应您,睡吧睡吧,我批准啦!您就笑笑,然后悄悄的您就关了灯,上了床。我每每推开您房门的缝隙,见您规规矩矩的躺着,湖蓝色印花的被子盖在您微微卷缩的身体上。很多时候,您其实都没有睡着了。您躺在床的中间,享受着整个大床的空间。多少年来您就一直躺在火炕的边上。一铺炕,要留给丈夫、孩子们、瘫卧在床的婆婆。后来,婆婆离世了、孩子们都各自成家了,丈夫也去了天堂。您一个人还是躺在床的边上,只占床的一个边沿。那日,我牵着您的手,指着床说,您就躺中间,不用再给谁留地方了。那晚,我看到您终于躺在一铺床的中间。您侧着身子躺着,小小的身体舒展着,满头日渐稀疏的白发落在枕头上,您睡着了,呼吸均匀,胸口一起一伏。您睡的香甜了。母亲,愿您有一个美好境,在梦里回到了您年轻丰盈的日子,有满村子唠家常的姐妹,有满院子打鸣跑跳的鸡鸭,有满园子有红似白的瓜果梨桃。

          妈,今天是您93岁的生日。每当您生日到来的时候,天就来了。花会开,会鸣唱,燕子过几天就归来了。你生在史家村,长在史家村,生活在史家村。史家村,一个记载着您的全部美好岁月的村落,在村子里,有您居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屋、有老屋前后的一大片菜园、有菜园里挺立着的几株桃树、枣树。院子葡萄架下,猪圈里的那头小黑猪正起劲的在吃您起早熬煮的猪食,红顶黑翅膀的公鸡带领领着一群下蛋的母鸡兴冲冲满院子飞跑,土墙下正在怒放的胭脂花把那条红砖铺就的小路都要遮盖住了。您围着那块粗布藏蓝色的围裙,怀里抱着一捆柴草,阳光洒在您丰盈白皙的脸上。在晨光中,您的手伸进冰凉的坛子里,捞出腌好的青葱、豆角、香菜、胡萝卜。您将它们淘洗干净,放在菜板上切碎,然后,拌上豆腐,星星点点的豆腐沫散在一盘翠绿中。屋里炕上,四角炕桌已经摆好了,一盆白米粥冒着热气,一碟咸菜拌豆腐摆在四方桌面上,我们围坐在桌子旁,您一碗一碗的给我们盛粥,我们一口一口的喝着,咀嚼咸菜豆腐的香味,那块刚从钱家大爷水桶里捞出来的嫩豆腐犒赏着我们的味蕾。您侧着身子,坐在饭桌的一角,随时准备给我们添饭。接过我们递过去的饭碗,添一勺米粥。您侧身落座吃饭的姿势到今天都还难以改变。

      妈,您常说,好日子容易过。难日子不容易过。如今,我们的日子都过好了。以前穷苦的时候,日子难过。但再穷苦,我们的日子都被您打理的鲜亮亮的。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您不知在哪找来一片蓝色的药片,在灶上大铁锅里熬煮一大锅的天蓝色浆水,您裁剪一件沟绒衣裤,放在锅里熬煮染色,那块普普通通的勾绒布在您的打理下泛着天蓝色的光泽。您把布片浆洗晾干,将它铺展在炕头上,您拿起那把大剪刀裁剪,您手纳的针线为我做了一条天蓝色的背带裤。我穿着这条背带裤成了村里让人羡慕的小公主。时光流转,那条记忆里的天蓝色背带裤,成为我童年岁月里跳动的符号,它没有湮没在岁月的风尘之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妈,我还记得您讲过大哥二哥小时候出去捞鱼的事。那时候,我文革被关进了牛棚,您一个人拉扯着孩子们。穷苦年月,懂事的大哥二哥想捞几条鱼给清苦的日子添点荤腥。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二姐也才二岁。天黑了,您发现两个儿子都没回家来。您急了,您背着二姐满村子找。那时候,大哥二哥两个男娃子在野地里的一个个水泡子中迷路了。他们紧紧搂抱在一起。夜幕下,一个穷苦且年轻的母亲背着一个女娃子,脚步踉跄的奔跑在荒野中,发出一声声啼血的呼喊,儿啊----,直到您听到儿子大声的回应,妈!夜幕下,贫寒的母亲流着泪把孩子们紧紧抱在怀里。母亲,这一生您都一直用尽全力在护着我们。如今,您老了,也让我们做反哺的鸟,爱您如您爱我们吧!可是这爱的天枰怎么能平衡呢?我们爱您怎么能与您爱我们相比呢?

    妈,感谢您,让49岁的我能这么轻松的喊一声声妈。每次这样喊一声,都能听到您脆生生的回应。您在43岁的时候生养了我。我18岁的时候,您61岁。我25岁结婚的时候,您68岁。我还记得我婚礼的那天,您和71岁的父亲一起,略显局促的坐在主婚台上。那天,您穿一件紫红色的大绒挂衫,浓密花白的头发整齐的掖在耳后,您抿着嘴微微的笑着。父亲拿着话筒讲话了,那天,我穿着婚纱,与夫君一起站在您们的面前,多少年后回想那日的光景,心心念念那旧时光的珍贵。在父亲母亲大人见证下的婚姻,走到今天,一切皆美好。我38岁那年,85岁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没了父亲,82岁的您痛失了丈夫。我们围着耄耋之年的您,心中无比凄苦。没了父亲,好在我们还有您,我们还是有妈的孩子,有妈的孩子就永远都是个宝。无论孩子们多大,只要有妈在,我们就都是幸福的宝儿。

  妈,您常说,最不尽过的就是日子。一辈子,一眨眼就过来了。真的,一转眼,您已经93岁了。是什么让您手扶岁月的犁杖,跋涉过命运的沟沟坎坎,将生命的列车驶向了93岁的人生旅程,并且还将平稳的行驶下去,让您乐享耄耋之年的生命福泽。我深深记得,那年那月,每日黎明,您早起扒灰生火,您急促而艰难的咳嗽、呕吐声,往往把我们从睡梦里叫醒。我们躺在被窝里,听您悄悄的扒灰、从院子里抱来柴草,您点燃灶火。一缕缕烟火从我们身下的炕道里奔涌而过,我们家房顶上的炊烟升起来了,身下的火炕又热乎了,我们酣畅的睡一个“回笼觉”。直到您做好了早饭,把一切收拾妥当,您才喊我们起来。您一直有严重的肺气肿、气管炎,这疾病几乎困扰了您的一生。91岁那年,时常发作的心脏房颤又一次将您推向了生命的边缘。可是,上天格外眷顾善良的您,这些困扰了您一生的病患竟然悄悄的远离了。您康健着,一年到头平顺康健。每日晨起,一粒降压药丸,每日三餐一粒二甲双胍,除此之外,您几乎不需要其它医疗庇护了。妈,是什么让您得了人生如此的福泽?儿孙绕膝,身体安泰,一生平顺,诸事吉祥。是您在贫困日子里,自己家里都得喝玉米糊糊的岁月里,您还总是慷慨的施舍给要饭的女人的一缸缸大米吗?是您不记劳苦,一把屎尿尽心尽力的伺候卧床多年的婆婆吗?是您将人生的诸般的苦楚都咽到肚子里,却以爱人敬人之心爱亲人、爱世间的一切生灵吗?是您以慈母之心之行,给子孙以教导,正我们之心,立我们之德行吗?

      妈,今天是您93岁的生日。感谢上苍护佑,让我们还拥有母亲。每晚睡下,在第二日的清晨,我听到您打开房门走出来的声音。您迈着缓慢的步子,您那双湖蓝色的拖鞋摩擦地板发出擦擦的声音。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这声音告诉我,我的母亲又一次从黑夜走向了黎明。

      妈,我爱您。祝您生日快乐,愿我们永远都能轻轻快快的喊一声“妈”,您都能脆声声的回应。愿我们永远都拥有母亲。

        您的小女儿

2020年2月26日(农历三月初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debkqf.html

写给93岁的母亲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美文。母恩似海。情节真实,感人。好文笔。推荐共赏。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