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辜负了所受的苦难之“小七”——卜建明

2020-09-08 14:18 作者:卜明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要说重新点燃我街舞兴趣的人,

那肯定是小七,

我一个认识多年的同事,

对,是同事。

他总是在上班的时候戴着耳机,摇头晃脑的。

当领导来的时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总是撞他的胳膊,

然后他慢条斯理把表情纠正,假装戴耳机打电话

“是这样的张总,你在家里的电脑上按了CTRL+C,然后在公司的电脑上再按CTRL+V是肯定不行的。即使同一篇文章也不行。不不不不,多贵的电脑都不行。。。。”

听着那认真的语气,

我都差一点就信了。

领导走了,他就继续摇头晃脑的听音乐。

脚还在办公桌下面一下一下地打着节奏。

而我作为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竟还给他打掩护,

我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

我说,七爷,我们都已经成年人了,

应该好好工作。。。

小七说,卜大爷,你就是俗,

是庸俗的俗。。

成年人就不能有自己想了吗?

下班后七爷我带你去地震看“梦想”吧。

别着急拒绝,别掩饰,我知道你也喜欢的!

我我我我。。

就这样,那时候,

我经常三番五次被小七强制拉去“地震”!

我对小七也特别的无奈,

他的不修边幅常常让我以为他是快乐的。

有一天,

我问他说,小七,你快乐吗?

听到我的问题,他仍维持着刚刚的笑态,

沉默了四秒,

小七突然转过头,

有些许哽咽又强装正常的说,

我快乐,吗?。嗯,我快乐吧!呵呵!

他说完,

瞬间我就感觉有股忧伤很突然的充满了整个空间。

小七是在他大学刚刚毕业的时候,

父母离婚了,

他没有跟着任何一方,

然后一个人,

住在离我不远的城中村的两居室的出租屋里,

在和我同一家公司工作。

过年时候也从不回家,

他说,他不知道哪里才是他的家。

那两居室的出租房里,有个空房里,

里面有跳舞机,而且房间每面墙壁上贴满了街舞的海报。

并且每张海报动作的下面都有文字说明

那是他自己根据各自街舞的特色写的注释。

他说他生活的主要好就是去跳好街舞,

然后诠释舞蹈。

一个大男人,兴趣竟然停步于舞蹈。

我不理解。我说,七爷,古人云,男儿。。。。

他打断我说,打住,男儿怎么了,就是喜欢跳舞怎么了,

他说卜爷,难道你没梦想吗?

梦想吗?

小七说曾经他也有个梦想就是代表中国去拿世界的街舞冠军杯。

“曾经”?

我问他为什么要用“曾经”这个词,

他望着我带着嘲讽的口气说,

很简单,

因为现在的我,

没梦可做。

现在听歌听到深,跳舞跳到凌晨。。

大汗淋漓后,

然后祝自己快乐

或祝自己平安!

。。。。

后来,后来有一天,

在我还在那家公司上班的时候,

小七就突然消失了。

电话打不通,信息也不回!

他前一天加班时候点的外卖还放在桌上。。

可是我旁边的人却不见了

后来,我去过他那个出租屋很多次,

每次都大门紧闭。

有好几次我将耳朵贴在门上,

企图听见里面震动的声音,

听见各种物品在地上散落的声音,

可是门里面,

却一直寂静如同坟墓。

半个月后,

我又去找他,

结果开门的是个化着浓妆的女人

于是我说对不起找错了,

然后悄悄地离开。

从那之后,

我就再也没见过小七,

我总是在路上经过地震的时候突然就想到小七,

我常常在想,如果说,

小七的消失是属于突然的,

那么,

小九的离开就是注定的吗?

我抬头望向天空,

只看到飞惊慌失措地四面飞散,

翅膀在天上划出寂寞的声响。

梦里醒来,现实依旧残酷

有些人一辈子繁花似锦,

而又有些人

注定孤苦无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gdbkqf.html

辜负了所受的苦难之“小七”——卜建明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水墨残荷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