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梨花雪白又清明

2019-04-09 10:10 作者:云水禅心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又是一年清明时,风得意,千树万树的梨花如般盛开着。静静地站在梨花盛开的树下,一缕一缕的清香飘荡着,飘荡着,飞向远方。风过阡陌,梨花一瓣一瓣地飘落,白得触目惊心,我分明听到那一瓣瓣落花的叹息,那些纷飞的花瓣,就这样在我眼前诉说着一场又一场的别离啊!

四月的陌上,杨柳依依,桃红李白,海棠盛开,樱花飞舞,春光鼎盛,人间处处洋溢着温暖。我在这寂寥的尘世间默然独行,没有来处,不知归路。记得林徽因是这样写四月:“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这样的四月应是要多美好便有多美好的。为何我的心里却满是悲伤?偌大的世界,我的哀伤却无处寄存。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必是生与死的距离,任凭你如何肝肠寸断,都无济于事。生死相隔两茫茫,唯有泪千行!

清明时节纷纷,梨花胜雪柳依依。心底的痛无法言语,长长的思念没有尽头。站在今生的水边,望不到遥远的天堂。回到故乡的老屋,我找不到生我养我的父母啊!千百年前那个骑在牛背上的牧童啊,我知道你曾经指引过路人酒家杏花村的方向,那你能否告诉我,我的娘在何方啊!

故乡的老屋,老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院墙倒塌,荒草丛生,还有一层厚厚的尘埃,没有任何声息。这一切都在告诉我,父母不在家!院子里空荡荡的,偶尔有几只麻雀来探路,再无其他。再也看不到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再也听不到父亲那熟悉的咳嗽声和响亮的笑声了,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我泪流不止……

我多想再吃一碗母亲亲自做的手工面啊!忘不了儿时母亲一声一声唤我乳名,喊我回家吃饭的情境。那时年幼的我常常和小伙伴们玩得天昏地暗忘了时间,母亲就满村子的唤我回家,那一声一声悠长悠长的呼唤,就像一首动听的歌一样,温暖着我长大。淘气的我常常把自己弄得像小猪一样脏,母亲一边嗔怪我一边给我洗,我知道她不会打我,于是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如今想起来,觉得自己也太不识好歹了,成天跟她作对,真是不应该!此刻我多想母亲可以活着啊,哪怕她打我骂我,我都会欢欢喜喜地接受的。

我多想再陪父亲一起下地干活啊!忘不了父亲整整夜抽烟不睡觉的情景啊!那年失去了母亲的我们都还太小,太不懂事了。失去了妻子的父亲,是如何忍痛挨过那许许多多的漫漫长夜的,我不知道,父亲从来都没有说过。我只知道,为了我们,父亲如钢铁般地坚韧不拔,给了我们在人间继续走下去的勇气。无数个日日夜夜,我们和父亲相依为命,我们一起对抗命运,一起抵挡不幸的日子,一起努力地过着荒凉的岁月。父亲是一棵大树,给我们遮风挡雨,从不畏惧苦难,直至奉献完自己的所有。然而我们却没有给过父亲同等的回报,就连他离开人世时也是带着遗憾离开的,我的心难安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陌上花开,又是一年春草葳蕤时,人间四月逢清明,小城的春色撩人,满树的落花伤感的叹息着世事无常,思亲的忧伤飘满四月的天空。不知道遥远的天堂是否也已花开春暖,心里一直惦念着父母在天国是否安好,你们的世界是否和我在的尘世一样也会有诸多纷扰和疲惫,亦或是无忧无虑,一派岁月静好世外桃源的样子呢?我无从得知,只有在午夜回的时候,偶尔看到曾经和你们一起生活过的片段,感受到那些久违的幸福,我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刻骨铭心的记忆罢了。

我深深地感谢你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并给了我这人世间最伟大的爱,尽管你们走了,但是在我心里你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们把爱早已深深地种在我心里了,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活得无所畏惧,我想这才是你们希望看到的样子。想念你们时,我会默不作声,一件一件地回忆和你们一起生活过的画面,我把这一切都好好地保存在心里,妥帖安放,伴我一生不孤单

门前的大白杨还没有抽出新芽,但它依旧站得端端正正的,守护着属于老屋的一切,包括我们曾经慢慢长大的那些时光,它都一一看尽。抬头仰望,当年的小树如今挺拔笔直,直插云霄。曾经和我一起种树的人已经去了天国,小树长成了参天大树,一年又一年地守望着我的村庄,和家乡的老屋,许是它从不知悲欢离合,又许是它早就习以为常,我不知道。如今的家门口再也看不到白发苍苍的老父亲盼儿归来的身影,唯有这棵白杨树继续不知疲倦地替父亲守候着他的孩子们和他们的家。远行的孩子从来都不知道家里的父母是如何隔空遥望,想念着远在他乡的孩子的,他们只知道累了倦了的时候,飞回去那个叫家的港湾歇歇脚,然后继续展翅高飞,不再回头。当我懂得这些的时候,我已经做了好多年的母亲了。

作家龙应台在《 目送》中这样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已经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些无法言语的深情,而今父母都已离我而去了,我也不过是在走他们当年所走过的路而已。如果人生能重新再来过的话,我一定不会做这样的孩子的,我只要父母健在,承欢膝下,别无他求。

院墙外的桃花依旧笑春风,开得惊艳无比,只是已经没有人再照料它了,不知道它可知道这些?可曾有那么一点点的伤感? 最悲伤的还是后院的梨花吧,白衣胜雪,清寂孤单的样子令人忍不住想落泪。四月的风路过人间,它不知道世事无常,也不知道花开终有花落时,它是那样地无心,又是那样的有意,恰逢花开,也恰逢花落,命定的缘分不可抗拒。梨花开得触目惊心的白,一眼望去,一树雪白雪白的花,在阳光下格外耀眼。风过处,满树的白色花瓣纷纷扬扬地飞舞着,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是在下雪了!站在梨树下的我,忽然之间就白了头。

站在时光里,方知这美丽的人间从来都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人,我们只是路过而已。生命来去匆匆,来的时候什么都不带便来了,去的时候什么都带不走,无论你曾经在这世上拥有过什么,回去的时候都得一一归还,世间的万物没有一样是你的,你能留下的也许只有一个躯壳而已。

隔着清明的烟雨,遥望天堂的方向,我想念着我的双亲。想念母亲,便想起母亲做的花布鞋,一针一线都是满满的爱;想念父亲,便想起父亲背我过河去上学的日子,一步一步趟过冰凉刺骨的泾河水,送我去远方。想念母亲,便想起故乡的炊烟袅袅,甜甜的枣馍,青青的苜蓿菜,金黄的玉米棒子,满院的小鸡……想念父亲,便想起村子里那条弯弯的小路,清清的河水,舔犊的老黄牛,一台旧电视,一壶苦涩的老茶……

春风又绿江南岸,梨花雪白又清明。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独自在人间摸爬滚打,痛了把泪往肚子里咽,冷了只有自己找件棉衣包裹单薄的身体,再也没有人嘘寒问暖,再也没有人为你擦拭脸上委屈的泪水。独自徘徊在这深深的尘世间,静静地走父母走过的路,看父母看过的风景和他们没有看过的一切,我能做的,只有替他们好好地活着!

又是一年春草绿,借着清明的和风,去长满青草的坟头,烧些寄托念想的纸钱,添一抔黄土,敬双亲一壶老酒,祈愿亲人在天堂过得清明安康!

2019.4.5清明节

(文/云水禅心微信号yunshuichanxin)

原创文字首发空间和江山文学网,谢绝平台加原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aepkqf.html

梨花雪白又清明的评论 (共 9 条)

  • 紫色的云
  • 漫舞洛城
  • 听雨轩儿
  • 草木白雪
  • 少华山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