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见清明

2019-04-02 11:10 作者:月射荷塘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又是一年清明时,此时南疆的天气,总会有沙尘在天幕下纷扬,无法形容的情愫在心底蔓延。风轻轻沙疏稀,情悠悠热泪几许。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父母先后离开我们已有二十多年了,每年临近清明时节,我心中总会有一丝淡淡的哀愁,虽不甚强烈,却也挥之不去,在心头隐忍着、纠结着。

每年的清明,我都必与家人回到故乡一一阿拉尔市沙黑里克镇,祭亲扫墓。因为那里是生我养我的故土,那里有对我恩重如山已故的父母双亲。

踏上故乡的田间小路,脚下是青青的野草,田野有绿绿的麦苗。一股青涩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眼前总会浮现出当年父母微笑着迎接我们回家的场景。

站在父母墓前,望着眼前沙尘濛濛,坟前供台上是一层黄沙,满目苍凉。

父母坟前的那几棵胡杨,早已悄然发出了新技绿叶。摘上几支新鲜的绿叶枝条,编织成花环摆放到父母的坟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年父母坟头长出的那棵小胡杨,历经二十多年的风霜雨,现已长成大树。当地老人都说这是父母生前积德行善的因果,至今我都深信不疑。

跪在父母双亲的墓前,摆上几样小菜,点燃一对蜡烛,敬上三炷佛香,献上一束白花,焚一叠纸钱,洒几盅老酒,感念父母的生养之恩;寄托父母的无限哀思,缅怀父母的音容笑貌。

捧起坟前的沙土,堆在亲人坟头,跪在墓前,深深地叩头拜下,泪水早已沾湿了脸庞。

父母坟头的衰草和枯叶,时刻提配着我,黄土之下是九泉,去了的人都不曾回来,来了的人只看见黄土。我闭上双眼除了泪水,还仿佛看到了冥冥之外的另一个世界。苍苍白发的父母,寂寂地站在十字路口。上一步是人间,退一步是九泉。还是当年穿的粗布衣衫,被风吹起,格外沧桑,他们相互搀扶着,身体在风中瑟瑟颤抖。

也许他们正仰望苍穹,渴望人世间的儿孙们在这天想起他们。我不能自抑,无法忍受心里的悲切。泪珠不停地洒落在坟前的沙地上。隔着一层黄土,我在外头,父母在里头。此情此景,供台上丰盛的祭品和果蔬是那样寒酸,泪水和悲情是那样苍白。

我明白在这个世上,自从阴阳两隔的那天起,我就永久失去了父亲的关,失去了母亲的叮咛;再也看不到父母双亲的音容笑貌和慈爱的目光。我们只有用泪水送别他们,用怀念告慰远逝天堂的英灵。任泪水飞如雨下,也表达不尽我们对父母深深的思念

生与死,阴阳两隔,是生命的分界线。生者是动态的自然,逝者长眠地下,静静的变成一堆黄土。

望着父母的栖息地,时光在凝固,记忆在凝固。点一炷香是崇敬,焚几许纸钱是思念,叩首的礼仪是虔诚。焚烧的纸钱,似灰色蝴蝶四处飞扬,爆炸声此,幽静的墓地烟火袅袅。

面对坟前方的那片枣园,视线里便有了纸灰在烟雨中飘荡,树叶尖的水珠在眼前晃动。祭祀来扫墓,告慰思故亲。虔诚叩孤坟,哀惋泣石碑。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残香,纸灰,孤冢,荒烟......

风飘飘纸灰飞扬,雨沥沥泪如泉涌。我们在人间,父母在天堂。忽然发现自己老了许多,不知不觉中感受到了人生的疲惫。蓦然回首,人生路上,我已走过了这么久远。

其实清明祭祀早已是一种民间文化,它提醒健在的人们,记住逝去的人。在现代生活的节奏下,人们平时不见得会记得住逝去的人,只有像清明这样的节日里才会去缅怀。

踏青,祭扫,仿佛人世间的哀与乐都交织在这一天。缅怀追思的心绪,清新明快的心境汇聚在一起。因为扫墓是我与天堂父母的一次聚会。

又见清明,我怀着感恩的心,祭奠已故的双亲。他们的灵魂在我体内升华,他们的美德在我和我的后人中延伸。

人的一生很短,或可歌可泣,或平淡无奇,百年之后,化作一捧黄土。但他们的故事,在人间流传;他们的情感,在世间传承;他们的血脉,在天地间延续。总有几个爱他和他爱的人,为他心痛,为他祭奠。

此时,坟前的那棵胡杨已萌发出了无限生机,泛绿的枝条随风摇曳着,仿佛在向我频频招手,替天堂的父母收下了我深深的眷恋。

返回途中,倍感轻松,幡然醒悟:原来人们扫的不是墓,而是心底沉重的思念;天空下的不是雨,而是故人不舍的泪花。逝者永安息,生者当铭记,且行且珍惜!

清明时节,杨柳如烟。活着的人对逝者的追思和怀念,也如眼前的沙尘,绵绵长长,淡远无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tzpkqf.html

又见清明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