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眼镜与眼睛的距离

2018-09-13 11:02 作者:文宇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得了近视眼后,眼镜就成了身体的一个器官而存在,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新器官”,它都像跟你融为一体一样,如影随形。

有个大学室友,他打篮球时也是带着眼镜,这样他的投篮像装了瞄准器一般,但毕竟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情。有一次他的眼镜就在打球时被人打碎了,破碎的镜片成了割肉的利器,它已然忘却了它是“器官”的事实。好在破碎的镜片只是割破了他的上眼皮,他也因此而更换了一副新的“器官”。

我也是一个离不开眼镜而存在,但很多时候也并不是离之不行,比如打篮球、吃饭、游泳就不想带它一起玩儿。为的是保护它,也保护我“本体”,在某些特别的时空段,各自安好是最好的相处。

眼镜作为我的身体的一部分进入我的生活,是从高中时候开始的,那时候的语文课每每讲到名著里面的典故时,班上的同学都是争先恐后的与老师大谈特谈,云里雾里的我一时语塞。因不甘人后,因不想做个出不来气的木桩,我在深人静里大嚼特嚼名著,视力很快就偏离正常了。到现在读过的那些名著早已弃我而去,唯是眼镜形影不离。我并没有怪罪于那些读过的名著,虽然它们在具体形态上消失遁形,却以另一种形态如血肉一般长在了我的身体里,我甚至怀疑它们幻化成了我眼镜的雏形。

当然与眼镜相处久了,自会发生些不快。这里面有不舍、悔恨、还有恶心。

高中至今,前前后后有形的眼镜换了不少,那些被更换掉的,算是使命完成、功德圆满,而那些被“事故”剥离身体这个“本体”的,怨念积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学时有次打篮球,眼镜也跟着,但它只是静静躺在篮架下观看,也因它太安静了,所以什么时候走丢了我无从获悉。它应该是被人“置换”了走的,也不知道它是否与新的“本体”相得益彰,但弄错了身份的另外一副眼镜,我是排斥的。这是一个美丽的“器官”互换故事,却因不兼容,成了一个错误。以至于从那时候起,打球再也不带眼镜出门,不管天气如何,不管灯光明暗。当然我的鼻梁上很快就多了一副全新的眼镜,但不及前任的种种只是无形中加深了回忆下的不舍。

吃饭时我是不戴眼镜的,觉得不应该让眼镜沾染过多的饭菜的气息,毕竟它不是一个消化“器官”。除了让它远离餐桌,我还定期给它做全方位冲洗,是看不惯它洁身自好的虚情,所以每天都用水来把它撩拨。如果让它远离餐桌只是一个初愿的话,有次与它一起共餐的不快成了不能与之共餐的原则。那次我戴着眼镜在一家粉店吃早餐,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一家不大不小的粉馆。老头老太一如既往的热情,忙碌的身形难掩勤劳本性,熟门熟客,坐定后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沫粉就端上来了。简单加点酱油香醋就呲溜呲溜往嘴里扒拉,吃了几口就犹豫下来,感觉碗沿边油层里好像飘着个异样东西,仔细一看这个异状物还长着几条细长的腿------确定是蟑螂无疑。一股莫名的反冲之气在胃低油然而生,往喉咙直蹿而去。还好忍住,叫了老太太来看,她一口笃定是没完全碾碎的辣椒片,然后把“辣椒皮”捞到手里,用大拇指跟食指使劲揉搓,边搓边说你看这是辣椒皮,直至把“辣椒片”搓到只剩下翅膀,跟她说的“辣椒片”相像。我认真看完了一场声情并茂的演出,戴着眼镜。戴着眼镜,我看得清清楚楚,我看到了一个勤劳善良的形象,一个起早贪黑的形象,一个被后人啃噬的形象。于是乎我不忍心告诉周围的食客我所看到的一切,要是当时没戴眼镜,我早就呲溜呲溜把一大碗粉吃下肚里去了,可能连汤都不剩。

前年天,邀着两个远道而来的大学好友去漂流,去发生夏天最应该发生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却在我丢失了眼镜后变了脚本。当湍流的江水与豪迈的盛夏拍打出层层激浪时,我们的身心也就不是小小的游艇能栽得下了。与江上的游人逐闹嬉戏,亦或从游艇上翻身入江,为了在这一江一水里找出夏天的痕迹,我决定纵身鱼跃入深潭。我站长江水中央的一块大石上,用力一跃,身体在蔚蓝的空中划开一道弧线,一头扎进碧波荡漾的江水里。“嘭”——强大的水流的冲击,逼得我睁不开眼,而我的眼镜也在这种冲击下脱离了我这个“本体”。一时慌乱的我,忘记了优美,如一只落水狗般在江水里扑腾。慌乱中我竟天真以为可以潜入江水,然后在水里睁开眼睛搜寻,殊不知金属边框的眼镜遇水则沉,随水而流。我的豪迈一下让我成为半盲不瞎落水汉,但阻挡不了那个夏天的盛情。好在那个夏天足够长,故事足够多。

眼镜与眼睛的距离,多半是没有实用的计量,如果说眼镜与人融为了一体,成了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像一个器官一样,那么就没有距离可言了。如果从物理的角度,那就是一根眼睫毛的距离,可是这一根眼睫毛无法丈量眼镜与心灵的距离。而眼镜往往是人跟生活相处的一种明暗哲学。戴上眼镜,就能清晰的观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便在你眼前呈现出清晰的模样,你要是对这个世界模糊,世界也就把你模糊了。

眼镜与眼睛的距离,多半是心灵与外部世界的距离。面对一汪清泉,当眼镜与眼镜的距离把准了,折射在眼镜上的就是生机勃勃的一汪清泉;当距离把握不准,那折射在眼镜上的可能就是一潭死水。身处凡尘,要常常擦拭眼镜,涤荡心灵。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suskqf.html

眼镜与眼睛的距离的评论 (共 6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草木白雪
  • 听雨轩儿
  • 孤独者
  • 淡了红颜
  • 白草诗人
    白草诗人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佳作,欢迎回踩!。。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