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生三旬

2020-01-16 12:57 作者:飞雪飘凌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过三旬,还想指望什么?

暮色晕染的天空,微风也略显苍白,走过川流不息的人潮,这世界很大,这世界也很小,我无处寻找,何处才是逃生的径道。

就这样老去吧,想别再醒来,我怕我会愤愤不甘。已经年过三旬,还祈求什么激情岁月,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似好像人生完美,但心中却总隐隐作痛。

鲜衣怒马少年时,苍山映秀,气宇星斗,梦想的骄阳能冲淡所有疲惫痛伤。可曾想这岁月蹉跎,人生沉浮,而今我们如那拖着长长铁皮车厢的火车,疲惫不堪的四处彷徨。

人过三旬,便喜欢上了旧时光景,怀念旧时的人,思念旧时的物,想念旧时的事。回忆像老旧的磁带,发出沙哑的噎调,它又像一把沉痛的刀,寂寞来袭的时候,总能让你遍体鳞伤。推开窗向外看去,屋外的熙熙攘攘仿佛都与我无关。墙上的老时钟,还在嗒嗒的向前走着,时光的流逝不会因现实的困顿而停滞不前。

不知不觉想起首歌,有那么一句歌词:“旧时车马很慢,一生只够一个人。”便四处去寻找你写给的信、你送与的物品,岁月那么悠长,此情还存几何。还好,情不知所起,只在纸笺之间。用力扳开了尘封的匣子,小心的打开对你唯一的存念,细细回读,你在信中说道:“此去经年,不知何时与君相逢,天南地北,但求平安快乐。岁月悠长,君可能会忘了我,忘了相濡以沫的时光,但请无论发生了任何事,不要放弃君之梦想。我永远记得君追逐梦想的样子,白衣轻扬、笑容灿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梦想?在混沌的人生里那曾是一扇窗,一盏黑街头的路灯,一弯寒天空的明月光。然而时过境迁,我们在这纷繁复杂的世界中苟延残喘的攀爬,谁还能保持初心不变,在人生跌倒的地方,梦想已经布满了青苔。

就这样放弃吧,我们已不再是那个戴着耳麦听歌的小孩。人生就是这样无奈,我们假装过得很好,假装生活幸福美满。可这是唯心虚无的精神鸦片,是自欺欺人的风轻云淡,注定漂泊的路上,我们是否还能再次看到希望?不觉得想起了薛定谔的猫,你未看猫时,猫是量子的叠加,它不存在;你看了猫,它就坍缩在你眼前。梦想就像这只倒霉的猫,你逃避它,它就消失不见,只有你勇于面对,那它才会得已实现。

今夜,又一次为了生计喝下了违心的酒,回到家便倒在沙发上,已经不再年轻的我,是否此生真就如此渡过。二十岁的时候后悔十岁的时候没好好读书,三十岁的时候后悔二十岁的时候没有把握机会,难道四十岁的时候又要后悔三十岁的时候放弃了最后的青。人过三旬,不是定型,而是转型,是对不公命运的最后一次反击。抬头仰望着天花板,世界在不停的旋转,我轻轻闭上眼睛,嘴角笑了起来。

梦中我又回到了故乡,在老屋的大槐树下,你从身后抱住我,我弹起了手中的吉他,琴弦述说着过往的情怀。在梦想坍塌的彼岸,是那个永在奔跑的男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ojbkqf.html

人生三旬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